**没想到三河门的报复来的这么快,快的他都来不及做出应对措施。

    **正zhǔn bèi 今天去郑蕾家解释清楚,礼物都买好了,也做好了负荆请罪的dǎ suàn ,甚至这几天他都很有空,长期作战也没问题。结果不知道为什么,车子莫名的就爆胎了。方向盘死死的握住,保持方向,然后踩刹车减速,竟然毫无fǎn yīng 。

    这下子**明白了,爆胎不是yì ;,不说自己这辆车才开了这么短时间,还都在市区,轮胎绝对不可能有这么大的磨损,刹车的突然失灵,就说明肯定是人为的。

    一瞬间**脑海里闪过好几个人的面孔,白志刚、白崇禧、郭图、向旭天,这几个是目前是最有可能的,但是白志刚和白崇禧暂时排除,他们还求着大师炼丹呢,而自己是唯一能跟大师联系上的中间人,没拿到丹药之前,他们不应该对自己下手。

    那么就剩下郭图和向旭天。向旭天此人做事十分有规矩,否则亨利当年不止会霸占冰城调查行业一半的市场,甚至应该是垄断才对。

    那么最有可能的,jiù shì 郭图。自己和白家的关系表面上越走越近,而凭着郭家的能力,或许不能调查出白崇禧跟自己这边的关系,但是白崇禧当初摆宴,大师可是去了的,郭图也见过。

    什么人对于药园最有兴趣,当然是那些炼丹大师,他们看到极品药材,甚至比一个脱光了的美女坐在面前都要兴奋的多。

    而**能够拿出来那么多的疗伤药,他们已经猜出来。**跟大师有关系。甚至这一点。很多人都想到了。

    或许郭家未必想要杀了**,活捉显然对他们的利益更大,如果能借此引出背后的那个炼丹大师,郭家丢失药园中极品药材就不再是大问题。

    **一边死死的控制住方向,一边赶紧把安全带扎好,他发誓,以后开车一定系好安全带,这样心里才稍微好一些。

    马上抢挡减速。发动机发出哼哼的噪音,但是速度确实是降下来了。**正在庆幸的时候,后面一辆车猛然撞在他的车尾上,**的车又向前一窜。

    原来他们还zhǔn bèi 了后手,如果**没有翻车,那么他们就想bàn fǎ 把**的车顶翻,把人抓走,能抓活的最好,yì ;死亡也无所谓。

    正好经过江桥,**咬咬牙。做出一个疯狂的决定,也是目前唯一能想出来的bàn fǎ 。跳桥。

    他把车行驶在路中间,方向盘猛的向右一打,后面的车再次撞在**q7的尾部,q7一个滑动,正好掉头,变成**逆向行驶,同时驾驶室正好靠近桥边。

    **快速的一脚踹开车门,同时松开安全带,双腿用力一蹬,整个人从车里跳出来,直接从桥上一跃落入十多米的水面。

    桥上车来车往本来就比较拥挤,再加上**的车横过来了,后面好几辆车发生连环碰撞,交通顿时拥堵起来。

    很多下班的人都在桥上骂骂咧咧的,吼叫那个q7装什么装,开个好车了不起啊,是不是酒驾。但是当他们发现q7的驾驶室并没有人的时候,一个个都愣住了,高科技,无人驾驶?

    有些人看到**跳桥,一个个站在桥边往下看,但是本来就有浪花,有已经是傍晚,光线不是特别好,根本就看不见人影,zhè gè 人不是淹死了吧?

    这么高跳下去,不是专业运动员,必然会被水面给拍晕,电影里那种跳了几百米掉在海里还能活着的,那是影视剧,至少现实社会是不太可能。

    **在水里就没敢露头,在水下潜水一直往对岸游去,远远的到一个没人注意的角落,**从水里钻出来,爬上岸,浑身**的。

    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呸的一下吐出嘴里的水草。

    平复了一下气息,**摸摸身上,钱包电话都在,可是电话显然进水太多,不能用了。

    找到一个快捷酒店,**取出身份证登记入住,然后让他们把衣服送去清洗烘干,自己穿着浴袍躺在酒店的床上。

    此时撞击**车的那辆车也没能跑掉,后面的车也追尾了,把路完全堵住,他们jiù shì 倒车都不行。

    不过从车上下来四个人,直接弃车跑掉,江北岸边可是一片柳树林,天越来越黑,根本就看不见他们往哪个方向跑的。

    “家主,我们失败了,让那小子跳江跑了。我们车也扔在现场,没错,是一辆报失的车辆,没人看见我们长相,好的,我明白了。”

    挂断电话,这人回头冲着其他三个人说:“分头沿着江边寻找,看看有没有人看见有人从江里爬出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此时正在酒店,手里捧着魔镜看着郭图刚才在通话,果然是zhè gè 老家伙!听他们的意思不一定要活捉自己,死了的也行,md还真狠!

    **心里暗暗下决心,这次必然要你们郭家付出惨重的代价,没记错的话郭家背后是三河门是吧,那么就跟白家背后的白水门拼一下吧,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郭图挂断手下的电话,骂了一声废物,然后打电话给三河门的新联络人汇报,这次任务失败,他在三河门的眼中可能就更没有存在价值,必须想bàn fǎ 挽回这种印象,或者现在就启动最后的手段,改名换姓,带着一大笔钱逃亡海外?

    可是郭图不甘心啊,这么大的家业,都是他打下来的,现在他就这么走了,儿女怎么办?肯定会被三河门迁怒,被血洗,甚至自己最后的晚年也只能在国外躲避,孤独终老。

    郭图要在拼一把,这次就把祸水东引,让三河门去灭了白家,也算替自己出了一口气,药园的事情,既然有白崇禧,就肯定跟白家脱不了关系。白家背后的势力必然也会出手反击,到时候自己两不相帮,或许能保全自己的家人和bsp;yè 。

    郭图根本不知道,这件事儿完全是**的注意,甚至当天他杀的人比白崇禧杀的还多,而且那个最牛叉的老家伙也是死在**手里。

    两人同时推动一件事,那么这件事儿发展的就会十分迅速,刚刚入夜,白家和郭家的bsp;yè 就同时受到对方打击,损失不小。(未完待续……)

    ps:  第四更送到,请各位jì xù 支持老四。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