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这段时间黄志航忙疯了,冰城不知道怎么了,经常发生失火等灾祸。昨天zhè gè 房子着了,今天那个房子塌了,上班这么多年,就没这么衰过,每次的蛛丝马迹显示,都是人为的。

    重要的黄志航不但是市局副局长,还是江北分局的局长,管的事情更多。这也是权利大所带来的坏处,那jiù shì 责任也大。

    局长已经发话了,市里其他区黄志航可以不管,但是江北区要是zhè gè 月底还不能彻底消停下来,找不到任何原因,那么江北区的局长你就不要干了,换一个能专心管理那边的区局局长好了。

    黄志航好不容易才能兼任这分局的局长,虽然大局长的意思并没有对他市局副局长有什么不满意,但是失去分局局长的位置,黄志航的话语权肯定要降低,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但是大批的警力撒出去,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而且那些受灾的场所,都是一口咬定非人为,纯粹jiù shì 天灾。

    着火了?那是yì ;,有人烟头扔在地摊上。房子塌了?也是yì ;,老房子年久失修,没事儿,我们正dǎ suàn 翻新呢。

    什么?你说zhè gè 房子是前年盖的?那肯定是当年的建筑商建筑的不合格,我们找找看看,当年的建筑公司是哪一个。

    你说那个我们会所的玻璃门怎么碎了?小孩子闹着玩嘛,扔石头砸的,没事没事,我们换一个门。过几天就能jì xù 营业。

    黄志航是身心疲惫。回到他家。看到那个给他戴绿帽的老婆,浑身就不得劲。拿上钥匙,开车去情人那里,今天就不回来了。

    张建现在每天也不去上班,就在租房里面待着。天天用魔镜看着几个人,怎么他们几个还这么淡定,手下人都打成这样了,死伤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吧。还不出高手?难道非得死光了才行吗?

    **不是不想上班,一来是他更想盯着郭家和白家,看看他们后续会有什么手段,自己也好提前知道,二来**在家更加安全,比在路上让别人制造交通事故,在家发生yì ;的情况小很多,再说他还有许多手段没有施展呢,还有蛤蟆精zhè gè 强力打手呢,上次杀了那个老家伙。**可是看到蛤蟆精一旦爆种,貌似也不比白崇禧差。

    诶?郭图zhè gè 老家伙出门迎接谁呢。还是个年轻人,貌似也就三十多岁吧,郭图居然这么谄媚,难道是三河门的人?

    “卞长老,您老亲自来了,欢迎欢迎,快快里面请。”

    “嗯。”对于郭图的热情,对方只是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声音,算是答应了。郭图也不觉得尴尬,反而更加热情,似乎zhè gè 卞长老就应该是这样,随便答应一声,就算是给足了他的面子。

    “听说我们派过来的外门弟子死伤不少,还有挺多都失踪了?”卞长老质问道。

    “是,白家背后的势力也出手了,他们本来就比我们地盘大,每年shōu rù 更多,能从国外买来更多的好东西。我们这些年虽然靠着走私贩毒等积累了不少资金,但是花的也多,各位长老的供奉可是每年都在增长。而且这次白水门的弟子比我们的多,实力也在伯仲之间,虽然我们是偷袭出手,但是冰城毕竟被白家经营多年,所以……”

    “说了那么多fèi huà ,就直接说打不过不就完了?行了行了,我也知道你为三河门还是立过汗马功劳的,这些年门派bsp;yè 经营的也不错,可是千不该,万不该,你告诉我们药园毁了,上了年份的药材都没了,zhè gè 可是大错。功是功,过是过,功过不能相抵,宗门对你很失望,当年你投奔我们三河门,要是没有三河门,你还能活着吗?这次你就把家族名下的bsp;yè 划一半到少门主名下吧。”

    郭图眼睛眯了一下,还是开口了吗?这份bsp;yè 是你三河门打下来的吗?是我郭图打下来的,投奔你们当初也是给了不少利益的,否则这些年我郭家有怎么会只发展的这么慢,不说成为国家首富,成为一省首富总差不多吧,现在还需要一直看着白家的脸色吗?

    每年给你们的钱都要涨,你们真的是上交给宗门了吗?真的是用来发展宗门吗?你们那一个长老没有三五个小妾,就连长老的儿子都能包养小明星,我呢?

    现在因为药园毁了,就要剥夺我一半的家产,药园也是我的,姓郭,不是你三河门的!

    郭图深吸了一口气,眼神中的疯狂消失。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他往境外转移的钱财还不够,而且儿女家人还没有妥善安排好,不过逃走的路线已经联系好了,到时候自己跑到加拿大去,看你们怎么抓我。

    “卞长老怎么说怎么是,我这就让人zhǔn bèi 文件去。卞长老一路风尘仆仆的到来,是不是先放松放松?”郭图看到卞长老没有jù jué ,招招手,两个年轻漂亮的洋妞就走进来,卞长老的眼睛一亮。

    张建记住了zhè gè 卞长老的长相,回头盯着zhè gè 人看,郭图貌似已经zhǔn bèi 好,让三河门跟白家死磕,他最近一直在转移钱财,好几次都看他在电脑前往一个账户转账,肯定不是门派的账户,估计jiù shì 郭图的私人账户。

    zhè gè 郭图似乎是zhǔn bèi 逃跑,**可没dǎ suàn 放过他。zhè gè 人坏事做尽,丧尽天良,**觉得自己应该替天行道,铲除掉他。主要因为郭图是一个普通人,**很有把握单对单战胜他,要是白崇禧,**会毫不犹豫的逃跑,硬拼胜算太低。

    而他观看郭图的时候,白家也迎来了一位贵客,白水门的外门长老楚天雄,跟三河门的卞长老一样,都是先天黄级高手。

    不过此人对白崇禧倒是十分客气,可能是因为白崇禧的儿子白尚武也是长老,并且地位实力皆在他之上吧。更何况白崇禧也是外门执事,掌管外门财务的,平时对他们也多有孝敬。

    楚天雄也是询问了一些白水门弟子的情况,然后十分倨傲的说,他就在这里等着三河门的人,无论是谁来了,他都保证让对方有来无回!(未完待续……)

    ps:  求支持,求包养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