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抽奖盘,上面的奖励是如此的诱人。异能那一格是一个小黄人,上一次他记得小黄人给的是铁档功zhè gè 牛逼的异能,这一次又会是什么呢?

    法宝那一格是一把剑,**有些纠结。现在zhè gè 社会,你要是带一把剑出去,要么是公园练剑的,要么是演员道具,要么是出售古董的,就没听说过作为武器使用的。现在都是用热兵器,没见到白崇禧那么牛逼,还不是被郭图三枪放倒?

    金钱那一格是一张纸,看样子这回不再是彩票,不知道zhè gè 是什么,不过**现在不缺钱花,暂时不kǎo lǜ 。

    妖精那一格依然是大鳄鱼,**听蛤蟆精和蜘蛛怪说过,这家伙打架可是很厉害的。蛤蟆精就算是够厉害的一个帮手,它都说厉害,那一定不会错,jiù shì 不知道好不好养。

    丹药那一格是一枚看出来是什么的丹药,不过**对于丹药已经失望了,上一次抽取的先天丹,现在还在空间里面扔着呢,完全用不上啊。

    杂项那一格还是小本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证书?还是什么其他东西?

    最后jiù shì 那个刺眼的空白格,超过抽奖盘的一半大小,让**每次看见都恨的牙根儿都痒痒。

    “器灵,我要抽奖。”**大声喊道。

    “宿主您好,目前宿主拥有抽奖次数三次,是否现在开始抽奖?”

    “是,开始,停。”

    “恭喜宿主抽中法宝刚柔阴阳剑。”

    擦。第一个jiù shì 他不太喜欢的东西。这玩意只能放在空间里作为收藏吧。能拿出来用吗?开了锋的,拿出来就会被作为管制刀具没收,到时候都没处说理去。

    “jì xù ,开始,停。”

    “宿主什么都没抽到,补偿宿主rmb五十一万二千元。”

    擦擦擦擦擦!为毛又是空白格?**愤怒的想要捶桌子,但是桌子上就只有一个抽奖盘,他还怕捶坏了呢。强忍着没有下手。

    “jì xù ,开始,停。”

    “恭喜宿主,抽中《**剑法》一本,宿主拥有抽奖次数不足,请宿主再接再厉。”

    素,**剑法?**很想骂娘,听名字jiù shì 女子练的,这给我有个毛用,灵葫你还能再坑一点吗?

    “器灵。给我解释一下刚柔阴阳剑和《**剑法》!”**强压着怒气说道。

    “刚柔阴阳剑,可刚可柔。柔的状态下。为一柄软剑,无论什么弧度,都不会折断。刚的状态下坚硬无比,怎么都不会有一点弯曲。此剑削铁如泥,吹毛短发,杀人不见血,是不可多得的宝剑。备注:想要让此剑在何种状态,只许心里默想即可。”

    **听到器灵的解释,就有一种恶寒,削铁如泥,吹毛短发这些都听着不错,但是杀人不见血是什么意思?教唆老子犯罪吗?

    软剑这一点**十分喜欢,看到楚天雄从腰间抽出来那把软剑,**就十分喜欢,甚至有些羡慕。现在老子也有了,可惜**根本就不敢缠在腰间。

    这可是吹毛短发,削铁如泥,杀人不见血啊,要是**一个没整好,一弯腰,把自己给腰斩了,这tm可就乐子大了!

    还是先放在灵葫空间算了,以后弄到那种专用的剑鞘再说吧。

    器灵jì xù 解释:“《**剑法》,相传为白欣茹所创,动作轻巧灵敏,姿态优美,剑招连贯性极强,一招接着一招,招招不绝,可循环施展。总之,是一门不可多得的剑法,建议女性练习。”

    动作轻巧灵敏,姿态优美,建议女性练习!这些话字字都打在**的心头,这还有天理吗?!

    这是老子抽出来的奖励,你还不让老子练习,什么适合女性练习,那我给谁练去?

    “器灵,我要投诉,这分明jiù shì 女性练习的剑法,我抽出来算怎么回事,完全用不到啊!你必须给我换一本,《独孤九剑》有没有?那《太极剑法》也行,要不换成《金蛇剑法》?”**怒气冲冲的想要器灵解释。

    “对不起,宿主,器灵无法解答。抽奖是由灵葫自主控制,奖励也是早就定好的,抽出来什么jiù shì 什么,不可更换。宿主所说的剑法,器灵无法提供,如果宿主想要获得更多的功法,请完成更多的任务,获取更多的抽奖机会,才有更多的可能抽到宿主满意的功法。”

    一连串更多的更多的,把**都说懵了。zhè gè 器灵是油盐不进啊,**说尽好话,甚至dǎ suàn 用《**剑法》加上刚才抽奖补偿的五十一万二千元钱一起更换一次抽奖机会,器灵同样jù jué 了。

    这次抽奖坑死了,**十分不满意,手里拿着刚柔阴阳剑和《**剑法》,至于那些补偿的钱,他没有提取出来,就扔在灵葫空间好了,取用也十分方便。

    翻看了一下《**剑法》,**一看还是精美的彩色插图,每一招都用动作详解。但是**看了半天,也只能;的放下。

    真不愧是姿态优美四个字,哪里是优美,分明jiù shì 魅惑。这剑招他要是练了,非得被人当做人妖不可,连同志可能都会鄙视他。

    将《**剑法》丢回到灵葫空间,**打量起这把刚柔阴阳剑。这可是让器灵吹嘘的跟绝世宝剑一样,可刚可柔,锋利无比,jiù shì 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

    手中的剑现在是刚的状态,笔直的剑身,闪烁着寒光,**看起来还真觉得漂亮。软,心中默念,刚柔阴阳剑瞬间变成面条一样,**用手一抖,能跟纸片子似的。随手挽了一个剑花,窗帘遭殃了,下半截直接掉在地上。

    我擦,这么锋利,**根本都没有感觉割到窗帘。那试试吹毛短发,看看有没有那么神奇。

    **从头上忍痛拽下来几根头发,没bàn fǎ ,他是短发,比长发拽下来要难得多,本dǎ suàn 拽一根的,结果掉下来的足有十多根。赶紧照照镜子,还好没秃。

    放在剑刃上,呼的吹了一口气,所有的头发整齐的断成两截。

    我擦,还真是锋利啊。**放弃了用手指抚摸剑刃的想法,生怕自己手指头不小心就掉一截。至于那个杀人不见血,**是不敢试验的,就留着以后杀个鸡实验一下好了。(未完待续……)

    ps:  感谢各位正版支持,求推荐。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