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刘经理,我的途观保养完了没有?完事了是吧,好好,我一会儿就去开走,多谢了啊。”

    昨晚方芳就已经离开,带着必胜的信心,去游说郑蕾,一定要bāng zhù **解释清楚郑蕾的误会,这样**才会bāng zhù 她提升实力,让她有报仇的机会。

    昨天**可是跟她说了,会先bāng zhù 她提升到暗劲巅峰,然后赐给她一枚先天丹,bāng zhù 她晋级先天。必要的时候还会传授她一门绝世剑法,让她有可能手刃仇人。

    手刃仇人,这是多么大的诱惑啊。方芳当时就懵了,撂下一句jiù shì 给郑蕾磕头,也要求她原谅**。

    **打车来到4s店,将途观开走。没有直接去郑蕾学校,而是绕道去花店,买了一束郑蕾最喜欢的蓝色妖姬。

    到了郑蕾学校,**将车停在校门口,没想到门卫竟然出来撵人。

    “开走开走,校门口禁止停车,停到对面去。”怎么禁止停车了,以前还可以呢,现在就不允许了?看来自己很久没来学校,这边发生变化,自己都不知道,真是该死!

    主要是上一次**引发的校门口溜车事件,撞了大领导的车啊,学校领导就决定,以后校门口禁止停车。反正真正跟学校有关的车辆,贴着通行证,都能开进来在学校的停车场停放,无关的车辆,对不起,停到对面去吧。

    **刚刚把车停好,然后就zhǔn bèi 在校门口等郑蕾。他知道,郑蕾每天中午喜欢在外面吃饭。学校食堂的东西她吃不惯。

    可是他刚下车。就发现一辆车飞快的停到他身边。差点就擦到**。

    我擦,赶着投胎啊,开车这么猛。**一抬头,发现还是熟人啊。这不是赵坤那个贱人吗?居然还敢来纠缠蕾蕾,md,正好拿你出气。

    “呦,这不是赵坤吗?怎么,上次闯了那么大的祸。居然还能开车出来?驾照没被吊销?”**揶揄道。

    赵坤刚刚下车,手里又捧着一束红玫瑰。听到**的话,心里也十分害怕。他是真的是没有驾照的,至少在冰城,他还拿不到驾照。正在联系人帮忙在外省办理一个,随便找一个小县城,弄一张驾照还不是轻松的事儿。

    一抬头,看见居然是**,这不是上次那个郑蕾的男朋友嘛,gù yì 陷害自己。早就想跟他算这笔账,要不是老爹花了大笔钱疏通关系。领导也没有为难他,他甚至拘留十五天都出不来。意图谋害领导,光是zhè gè 罪名,就够他蹲个十年八年的。

    “是你,你来干什么?”赵坤咬牙切齿的问道。

    “笑话,这儿又不是你家,我怎么就不能来?再说了,我来接我女友吃饭,你呢?该不会又是来缠着我家蕾蕾的吧?”**脸色阴沉的说道。

    “你家蕾蕾?你早就被甩了好不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分手至少有一个多月了,否则蕾蕾不可能一直做校车上班。哼,我劝你还是走远一点,别一会儿蕾蕾看见你不开心,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

    “你放屁!她看上谁也不会看上你。你连她最喜欢蓝色妖姬都不知道,还吹什么?我看你是癞蛤蟆想吃天鹅头,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那一副猪哥像。”**言语恶毒的说道。

    要不是他心结已经解开,刚才肯定会暴怒。但是想通了,再加上他对郑蕾的了解,郑蕾是绝对不会看上赵坤这种人的。

    “爱好是可以改变的,不信你就拭目以待。”赵坤愣了一下,然后强辩道。

    **耸耸肩,做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刚才跟方芳通过电话,方芳说已经解释清楚了,**就不信,误会已经解除,他只要到郑蕾家给郑蕾父母道个歉,认个错,然后答应郑母的要求,一切应该就能回到原点。

    说实话,两人本没有争吵,甚至两人都没有一次红过脸,除了那次天大的误会,正常情况下,根本就不该发生这种情况。**心里已经坚信,zhè gè 女人,他要定了,别人谁抢,他就打谁,打得他妈都认不出来!

    中午放学铃声响起,许多同学回家吃饭,一片学生从学校里涌出来,大家都注意到门口居然站着两尊门神,一边捧着火红的玫瑰花,一边捧着蓝色妖姬,这是什么节奏?

    “诶,那个人不是昨天被郑老师撵走的人吗,怎么今天又来了?”

    “谁知道呢,脸皮厚呗。你知道那个拿着蓝色妖姬的是谁吗?长得也好帅啊。”

    “不认识。”

    “我认识啊,那个好像是郑老师的男朋友,不过好长时间没见过了,是不是出差了啊。”

    “没有,我听说郑老师跟他分手了。”

    “分手?不会吧,为什么啊?”

    ……

    **竖起耳朵听同学们在议论他跟赵坤,幸好他听力不错,也得到了一个满意的dá àn ,zhè gè 赵坤果然是自吹自擂呢,郑蕾压根儿就没理他。

    远远看到一个穿着白色上衣,天蓝色裙子的郑蕾走出来,同行的还有两个女老师。

    “蕾蕾,你看,那个赵坤又来给你送花了,我说你就答应他算了,怎么说他对你也痴心一片呢。”郑蕾旁边的女老师说道。

    “欣欣,你也单身,你要是喜欢他你答应好了,但是我真的不喜欢他。而且我也奉劝你一句,他不是什么好人,目的可不是奔着结婚去的。”郑蕾;的说道。欣欣都劝了她好几次了,要不是真的知道她不可能收赵坤的好处,都想要kǎo lǜ kǎo lǜ 是不是以后还跟她一起吃饭。

    “你不是跟男友分手了吗?还想着他?他要是有良心,早就该来找你才对,怎么一直都不来?”

    叫欣欣的女老师正说着呢,就听见一声洪亮的声音喊道:“蕾蕾,这边这边。”

    她一扭头,看到一个人手捧着蓝色的花再冲这边招手。这是谁,好像有些眼熟,咦,不是郑蕾那个分手了的男友吗?

    郑蕾扭头就往学校里走,**快步追上去,同时赵坤也往郑蕾那边跑,两束花同时递到郑蕾面前,周围围满了看热闹的同学。

    “你给我一边儿去啊,上次的jiāo xùn 还没够?”**威胁道。

    “哼,我能出来,自然就有过硬的关系,倒是你,怎么还有脸回来?”赵坤讽刺道。

    “她甩的我,我还不能追回来啊?我这些天认真的反思了自己的错误,总结了自己的过错二十一条罪状,现在写了一份保证书,这些错以后绝对都不再犯,蕾蕾,请你收下我的歉意。”**说着,掏出一份他的制胜法宝——保证书!(未完待续……)

    ps:  感谢各位正版订阅,谢谢。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