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蕾蕾,是我。”**闷声说道。

    郑蕾慌张的抬起头,看到是**,脸上瞬间出现怒色:“你来干什么,你以为弄那个可笑的检讨书就行了吗?”

    “蕾蕾,都是我的错,可是我们本来不是zhè gè 样子的,jiù shì 因为我的一意孤行,惹怒了阿姨。我想清楚了,公司反正是我们的,多两个人少两个人又能有什么问题,如果阿姨介绍来的人真的不行,我跟阿姨坦诚的说,阿姨也肯定理解,是我太不懂事,我zhǔn bèi 去跟阿姨道歉,但是怕进不去门。”**诚恳的说。

    本来没多大的事儿,结果就因为冷战,接着又是一个误会。重要是的是误会之后,**也没解释,才导致接下来的结果。

    “蕾蕾,我认识到错误了,而且保证不再犯,你相信我,这些天我很不快乐,没有你在身边的日子,我真的很难熬。我很想你,真的真的很想你。”**jì xù 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我不接,你不会jì xù 打吗?”郑蕾yī zhèn 见血的指出**话语中的漏洞。想我,想我不给我打电话?我电话号换了吗?我有把你拖进黑名单吗?

    **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不过幸好这小子编瞎话很有一手,当年找监理签字的时候,苦情牌也是一种绝佳的手段之一。比如过了签字期限,想要找监理补签,这时候就要看能不能打动监理了,要么动之以情,要么诱之以利。当然前者比较省钱。

    “本来十一前我是zhǔn bèi 跟你好好道歉的。结果十一我接到一个生意。在大安?地区,四号你看我参加林明金玲的婚礼,我是凌晨才到的冰城,然后一会没睡觉,忙前忙后的,忙懵了。”

    “现在是十一月下旬。”郑蕾冷静的说,十一跟现在好像有很长时间吧。

    “你等我说完啊,然后我不是接手了一个地产公司吗。冰信地产。你知道,我大学学的jiù shì zhè gè ,开始的工作也是zhè gè ,对着地产也很有感情。公司人员严重超编,财务状况也不清晰,我忙着改制,还请了专门的人资高手来帮忙,花了不少钱呢。公司一百多人,现在就剩下三分之一,其它的都开除了。你知道。开除别人的时候,我必须在。而且每天都要面对那些不愿意走的人,十分头痛,那时候一天才能睡几个小时,好几次都是直接在公司休息室就睡到第二天早晨,我连毛巾牙刷都带去了。”

    **看到郑蕾的脸色有些松动,果然,她还是关系自己的,还是爱着自己的。自己受苦、受累,她依然会心疼。

    “上个月底,冰信地产终于改组完成。期间护路公司员工受到别人报复,我联系了几个公司共同抢占市场,也忙得脚不沾地,zhè gè 凯哥肯定知道。”

    “还有啊,月初的时候,我出车祸了。”**看到郑蕾依然没有表态,决定下一剂猛药。

    “你出车祸了?在哪?我怎么没听说?”郑蕾果然中计,焦急的问道。

    “就在大江桥上,我从江北回来的时候,爆胎了,车子打横,我掉江里去了,游了很久才游上岸的。后来将近一个星期都没上班,凯哥肯定知道,我一般最多三天,怎么也会去护路公司一趟的。”

    “你掉江里了,然后游到岸边的?哼,我记得你跟我说你根本不会水,上次你救那个李明月,我就很好奇,现在你又说你能从江中间游到岸边,从桥上掉到江里没晕就不错了,还游到岸边?一般专业的游泳运动员都不一定能做到,你做到了?编瞎话麻烦也编的真一点,我不是十几岁的小女生,没那么好骗!”郑蕾冷着脸说道。

    擦,弄巧承诺了。**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子,苦情牌怎么就变成谎言了呢?我真是从江里游到岸边的,真是从桥上跳下去的啊。说实话怎么还不如刚才的谎话有效果呢?

    “我要说我是上班以后学会的游泳你信不信?上学那时候我真不会,这点林明可以证明,大学游泳馆就在我们宿舍不远,夏天他们都去,我就不行。我跟你说一些秘密,我爸妈都没告诉,你可不能告诉别人啊。”

    “我不想听。”郑蕾扭过身子,但是却一直等着**说呢。

    “那个你知道我lì qì 比较大是吧,但是肯定不知道到底有多大。我能把一辆车抬起来,zhè gè 是真的,你不信我可以现在就演示给你看。”**说着,一只手就把郑蕾坐着的椅子抬起来,上面还有郑蕾坐着呢。

    “啊,你放我下来。”郑蕾叫道。

    “你看,我说的是真的吧。还有啊,林明婚礼你注意了没有,我怎么喝酒都不多,事实上我体质有些特殊,千杯不醉。”

    郑蕾仔细想了想,好像是没见过**喝多过,那天林明婚礼他好像是喝了不少,听他们说一个人就最少干掉了好几瓶白酒,这难道是真的?

    “接下来给你看的东西,你别惊讶啊,千万别出声,让人把我当成怪物了,你看。”**说完,手掌上忽然冒出火焰,郑蕾吃惊的长大了嘴巴。

    “切,手上抹的白磷吧,这种老掉渣的魔术,我没有一点兴趣。”郑蕾说道。

    “不是魔术,你看,我嘴里也能喷火。”**说完,侧身从嘴里吐出一股火苗,然后想拿出烟来证明这火焰的温度,结果才想起来,烟都给门卫大哥了,只能从郑蕾桌子上拿起一张纸,手一晃,整张纸就烧成灰烬。

    “你相信我,我是因为身体有些特殊,或许你可以把我当成非人类,但是我真是父母亲生的,zhè gè 可以做亲子鉴定的。我有时候会控制不出身体内的能量,每一次进化的时候,脾气就会有些暴躁。而且身边也不敢有人,你想啊,我身上要是突然冒火,在哪哪都得成为火场啊。有些时候真的不是我本意,我是爱你的……”

    **还没说完,郑蕾忽然站起来,抱住**送上香吻。**当然不会jù jué ,然后还傻傻的看着她。

    “我相信你,不管你变成什么怪物,都不会伤害我,也不会再不理我对不对?”郑蕾看着他问。

    “嗯,我保证。”**用力的点点头,然后再次吻下去。(未完待续……)

    ps:  求推荐支持。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