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郑蕾送到门口,目送她上车,然后返回到仓库二楼,还是那间小屋。不过屋里原有五个人,再加上外面的黄毛,应该是六个人才对,现在只剩下一个,jiù shì 那个于哥。

    于哥此时已经尿了,哆哆嗦嗦的窝在墙角,嘴里一直在说不要过来,手里还拎着一条凳子腿,不过跟鳄鱼统领的身材比起来,也jiù shì 正常人面对擀面杖的感觉。

    **走进来,鳄鱼统领回头看了一眼。于哥眼睛忽然放光,然后左手一撑墙壁,迅速站起来往前跑,想要冲出屋子。

    他知道,或许他未必跑得过这只大鳄鱼,但是能跑过**就行。大鳄鱼吃了好几个人,应该吃饱了吧?

    哪知道他刚刚跑过大鳄鱼身边,这条大鳄鱼的尾巴忽然卷起来,然后轻轻一甩。于哥感觉自己的后背被人用棍子狠狠的来了一下,踉跄两步就趴在地上,嘴里也往外吐血。

    **蹲在他面前,捏起于哥的脸。

    “于哥啊,你看,你的弟兄都走了,就剩下你一个人,怎么的,也想跟他们作伴?”**一脸的狰狞。

    “不想,我不想。大哥,你放了我吧,我可以给你钱,我给你当狗,求你放了我,不要让它吃我。”

    **狠狠的瞪了一眼大鳄鱼,老子让你处理了他们,意思是干掉,谁tm让你吃人啊?老子也是人,真是一点脑子都没有。

    “那倒是不用,不让它吃你也行,告诉我。你的雇主是谁?”

    “告诉你就能放了我吗?”

    “hā hā哈。你猜呢?我说能。你信吗?”

    “你不放了我,我死也不说!”于哥强硬的说道。

    “是吗?鳄鱼啊,你有没有什么招数能让他招供的,表演一下吧。”**退后两步,然后指指zhè gè 趴在地上的于哥。

    于哥惊恐的回头,看到大鳄鱼竟然变小了,他正gāo xìng呢,结果小鳄鱼一口就咬在了他的腿上。一下子撕下来一大块肉,然后嚼都不嚼就咽下去,看样子似乎还想再吃一块儿。

    “别,快把它拉走,别让它吃我,我说,我什么都说。”于哥哭喊着往后挪,声音有些嘶哑。

    “看看,早说了不就没事儿了,何必吃这种苦。要不你再坚持一下。我看它好像还没吃饱。”**拍拍于哥的nǎo dài 建议道。

    “不用了,我不坚持。我这就说,求你快把它拉走,我求你了。”

    **摆摆手,鳄鱼统领往后退了两步,然后用指甲在旁边剔牙,嘴里的血迹顺着下巴滴落在地上,于哥看一眼就紧紧的闭上双眼,不敢多看。

    “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清楚,不要有遗漏,也不要想着骗我,否则你可能眼看着它一口一口吧你吃掉,我不骗你。”**说的很慢,语气也没什么变化,但是于哥听在耳朵里,就跟催命咒一样。

    “前天,前天我接到一个电话,是我以前的一个狱友,呃,jiù shì 一块儿蹲监狱的。他跟我说有个好活介绍给我,绑架一个人,也jiù shì 你,他给我看过你的照片。我们觉得你不太好绑架,于是觉得应该从你身边人下手。你身边就这么一个女朋友,我们一合计,觉得绑架她你肯定会自投罗网,甚至我们还能多弄点钱花花。”

    “那么你们怎么绑架的她?”

    “jiù shì 中午的时候,看她在外面吃饭,我们就跟她说有几个学生在那边打架,问她是不是老师,跟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她路过我们的面包车,我们就直接捂着嘴给拉上车,就这么简单。”

    “听你这语气,你还挺得意的啊?”**啪的扇了他一个耳光,把于哥的牙都打掉了两颗。

    “没有没有,我只是在阐述事实。但是我们没打她,也没骂她,更没有碰过她,你不信可以问她。”

    “那如果我交了赎金,你们zhǔn bèi 怎么做?帮了我去找你那个狱友换钱,那我女友呢,你们会放过她吗?还在这边给我装好人,赶紧的,怎么能联系上你那个狱友?”

    “电话,我给他打电话,说你已经被我们抓了,他肯定过来。”

    “那还不赶紧打电话?”**斥道。

    哆哆嗦嗦的于哥从兜里掏出电话,还tm是个水果机,生活挺不错的啊。

    “喂?李哥,人我已经搞定了,你是不是带钱过来?说好了啊,现金,不要支票。”

    不到半个小时,**就听到楼梯上传来脚步声。但是顿了一下,然后听声音是往外跑了。擦,被发现了!

    幸好**已经将蛤蟆精先偷偷放出来,蹲在门口,就不信这么一个普通人,还能打得过蛤蟆精?

    果然,不到一分钟,**就看到蛤蟆精用舌头卷着一个人走上来,这人个于哥一样,也尿裤子了。看着都淌到蛤蟆精嘴里了,它也不嫌恶心。但是**决定,以后蛤蟆精冲着他说话,一定转过头去,太tm恶心了。

    啪的一声,这位也跟于哥一样,并排趴在地上。蛤蟆精蹦蹦跳跳的又到楼下去守着,这里有鳄鱼统领,主人安全绝对不需要它担心。

    “这位是李先生吧,看我眼熟吗?你想抓我,不知道为什么?”**蹲在姓李的面前,抓住他头发把他nǎo dài 提起来。

    “啊,你是,你是**!有妖怪,你看见没有,快跑啊。”

    “啪。”**一个耳光下去,又一个掉了几颗牙的人出现了。

    “老实点,别跟我装傻,傻子的眼神不会这么灵光。我的审讯手段可能你不知道,鳄鱼统领,给他表演一下。”

    鳄鱼统领忽然就变成大鳄鱼,然后一口把惨叫求饶的于哥吞下去,这回zhè gè 姓李的又尿了。

    擦,这家伙尿怎么这么多,zhè gè 味儿啊。

    “说说吧,为什么要抓我?”

    “不,不是我要抓你,是有人雇我抓你,他出价一千万,不过要活的。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啊。”

    **嗤笑了一下,那个倒霉的于哥临死都还不知道呢,他们办事的人才拿了一半,而zhè gè 姓李的自己就拿了一半。

    “怎么联系,叫什么名字?”**皱着眉头问。

    “他给我打电话联系,叫什么我也不知道,只是知道他姓郭。”(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