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郭?**心里一下子就冒出一个人影。这老家伙跑到国外了还不消停,这不是逼老子为民除害吗?

    至于眼前zhè gè 人,**也没zhǔn bèi 留活口。转过身去挥挥手,大鳄鱼一口把zhè gè 人也吞了,然后被**收到灵葫空间里面。

    看着地板上的血迹,**确信没有留下自己的什么线索。但是还吐出一些水,把地板冲洗一下,然后放火把木质的桌子凳子全部点着。

    他发动隐身术,然后跑出仓库,一直跑到车旁边,才忽然现身。当他敲窗户的时候,郑蕾还吓了一跳,然后赶紧给他开门。

    **上车,打火,往家里开去。在车上,郑蕾一句话都没问,**也没解释,回家再说。

    到家以后,郑蕾抱住**狂吻,**被弄懵了,但是这种好事儿,他怎么可能错过,马上就把查看郭图的事情放在脑后。

    屋子里的异响停止以后,郑蕾靠在**的肩膀,然后默默的问:“那些人怎么了?”

    “消失了。”**吐出一个烟圈儿,然后担心的看着郑蕾,她能否接受zhè gè 结果。

    “哦。”没想到郑蕾并没有多问,只是说了一个哦,这是什么意思,知道了?既然她不愿意多谈这件事儿,那就让她忘却吧。

    “我去做饭,明天周末不上班,我们去逛街好不好?”郑蕾跳下床,随手捡起地上**的衬衫穿上。

    “没问题,我这强壮的臂膀,专业拎包的。”**比划一个健美的姿势。逗得郑蕾hā hā大笑。

    第二天。**逛街的时候飞拉着郑蕾去宠物店。说是买一只小鳄鱼,这玩意小时候特别可爱。

    郑蕾一看,还真的挺可爱的,而且也不咬人,还认人,也喜欢上了,jiù shì 担心它要是长大了怎么办。

    “长大了怕什么,到时候咱们换一个带游泳池的大豪斯。它可以养在游泳池里,到时候未来咱们家的bǎo bèi ,肯定是一个游泳健将,说不定能拿金牌呢。”

    “就你贫,那就它吧。家里没bàn fǎ 养猫狗,平时我们都上班,没空照顾。这要是把它们自己单独放在家,肯定回来就感觉进贼了一样。小鳄鱼可以养在阳台或者卫生间,要不阁楼也行,肯定不会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你别说,还真挺好的。”郑蕾兴奋的说。

    **松了一口气。还好她不反对,回头就给掉包成鳄鱼统领,让它看家,偶尔也可以让郑蕾带着它出门,放在车里,总算是多一分保险。

    只是zhè gè 不适合带在身上,郑蕾总不能带它去上班,那样学校肯定不同意,家长更不会同意,你说不咬人就不咬人啊,万一呢?赔钱?这是赔钱的事儿吗?

    可惜**实在是没什么好东西bāng zhù 郑蕾防身。本来想把金网给她的,但是咨询了器灵以后,说郑蕾无法使用,只限宿主及灵葫空间出现的妖精使用,让**十分郁闷。

    倒是**给郑蕾包里强行塞了三颗药丸,告诉她遇到危险,赶紧吃掉。精力丹、解毒丹和大力丹,都是初级的,属于蛤蟆精最早炼制出来的丹药,按照它当初的说法,这玩意属于次品,但是勉强也可以命名为丹药,对普通人同样有效。

    郑蕾这次倒是十分听话,装在包里,然后问**,我有危险了,你会很快赶过来的对吗?**用力的点点头,然后吻上她的唇。

    **后来曾经偷偷看过郭图,这老家伙在国外过的很低调,而且好像身边并没有什么人服侍,更没见他打过电话,会不会不是他?

    十号,**打电话给白志刚,白水门委托的第一批丹药炼制完成,剩余的月底一次交付。

    **手里抱着四个二十厘米高,十几厘米粗的茶叶罐子,进入白志刚办公室。这里面装的当然不是茶叶,**能买到的茶叶,白志刚都能买得到,而白志刚能买到的茶叶,**或许都没听说过。这里面装的是丹药,四种丹药。

    “白哥,你看一看,一种一百枚,数量绝对没少,当然,也没多。”**自认幽默的说了这么一句,白志刚还真跟着笑来着。不知道是他笑点低,还是在给**或者说**背后的大师面子。

    白志刚当然不会当着**的面去数到底是不是一百枚,这不是明显怀疑**吗,他可不会那么傻。

    “张老弟说的哪里话,我相信你,不用开。丹药的名字都在盒子里面吧?那就好,多谢老弟亲自送来,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这,就不用了吧,还有一些丹药没有完成呢,等到全部完成以后,咱们再吃饭好了。对了,zhè gè 是给白哥,平时用来提神醒脑,效果不错。”**又拿出一个小瓶子,里面装的是精力丹,不多,只有十颗,但是价值可不低。

    “这怎么好意思,你们帮了我们的忙,我怎么还能拿你们的东西。”白志刚假装客气,但是眼神可一直没移开zhè gè 小瓶子。

    “诶~~白哥说的什么话,zhè gè 是小弟送给白哥的,消除疲劳,让你精神饱满,也可以拿给令尊试试,一般人我可不给呢。”

    **为什么要给白志刚免费送一些药丸呢,当然是为了任务。月中了,他还没有接任何一个任务。如果到下旬,还没有hé shì 的,就只能接取那个赚取一个亿的任务,到时候怎么赚,还不得从白志刚身上下手?所以先交好他,到时候再卖给他一些丹药,才能拿到钱。

    现在整个武修界炼丹高手凋零,当然也跟上年份的药材越来越难找有关。现在很多宗派都自己弄一片药田,可惜炼丹师不是那么好培养的。这才给**一个机会,一个闯入武修界的机会。

    白志刚很gāo xìng的收下丹药,至于他什么时候吃,怎么吃,就不是**能关心的。不过**能猜出来,不询问辛重罗虎这些高手,也得找人试药他才敢吃。

    送走**,白志刚回到办公室,罗虎走进来,在白志刚身边说道:“白哥,这小子现在越来越嚣张,你看他刚才在你面前都跷二郎腿了,下次不一定什么样呢,我们就这么一直忍着他?”

    “嗯,先不谈zhè gè ,我自有定论,白水门的人招待的怎么样了,可有什么有用的消息透漏出来?(未完待续……)

    ps:  求推荐,求打赏,谢谢。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