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自己新学的一套太极剑法施展开,连绵不绝,可惜没有一次能够刺中对方,甚至就连衣服都没能划破一下。

    这已经是**会的最强的一套剑法,至于他瞟了几眼的《**剑法》,更是拿不出手。

    “太极剑法?哼,有意思,你到底是异能者,还是古武高手,学的东西倒是挺杂的,但是没有一样能称之为精通。靠着你这四不像的功夫,也想跟我作对。如果你没有新招,那么你要死了。”

    **趁着对方说话的功夫,忽然飞起一脚,踢向对方的腰部。这一脚又快又狠,让对方根本无法闪避,只能抵挡。

    但是他没想到**这一脚竟然有如此力量,他虽然已经用内力护住双臂,但依然感觉双臂发麻,整个人也蹬蹬蹬的后退了好几米才稳住身形。

    但是**岂会放弃这种好机会,趁胜追击,嘴里迅速喷出一个水柱,再次击中对方。虽然水柱的伤害力有限,但是在这种寒冷的冬夜,零下二十多度的时候,身上被浇上冷水,饶是对方内力深厚,肯定也会受到影响。

    “寒冰掌。”对方大喝一声,**看到他手掌浮现一层白霜,正好击中自己的胸口。可惜**浑身冒着火焰呢,这寒冰掌的冰寒之力,对**根本没有伤害,只是被打中一掌,有点疼而已。

    “不可能,你怎么没事儿一样?就算你挡得住我的寒冰之力,也应该骨折才对。”对方有些难以置信的喊了出来。

    **嘿嘿一笑。咱这是什么身体啊,服用过洗髓丹的强横身体。而且经过力大无比和幻形术的强化。身体强度提升不少。根本没那么容易骨折。疼倒是挺疼的。

    **忽然原地转了一圈,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拎着一个巴掌大的小香炉mó yàng 的东西。对方还在yí huò 这玩意什么时候出现的呢,就看到它冲着自己飞过来。

    这么大的东西,这种速度,也能当做暗器?哼,你太小看人了!哪知道就在他微微一歪头,以为躲过去的时候,听见**喊了一声:“大。”

    就看见zhè gè 小香炉忽然变成一个十斤的酒坛大小。他拼命用手想要推一下的时候。听见**又喊了一声大,然后就被变成一个水缸大小的丹炉给砸飞出去,嘴角也第一次出现了血迹。

    同时,**从旁边跑过去,并没有跑上自己的车,而是跑到金网掉落的地方,伸手捞起来。

    左手金网随时zhǔn bèi 出动,右手拎着刚柔阴阳剑展开连续的进攻。哪知道对方明明已经受伤,但是速度竟然还没有变慢,**抢攻了不到一分钟。就被对方搬回劣势,甚至再次用寒冰掌给了**一掌。

    战斗经验远远不如对方。**却越战越勇。而对方看到**不但不惧自己的最强的武功寒冰掌,而且lì qì 大得惊人,手里还拿着一把可刚可柔的宝剑,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冒出来一些奇怪的东西,也终于萌生了退意。

    但是他没注意到,他退后的方向,正是寒潭丹炉的方向。身后忽然靠上一个东西,他心里一惊,然后飞快的闪到一边,让**左手忽然摸到丹炉,轻松的收到灵葫空间中。

    左手向前一甩,口中默念:“金网金网,天罗地网。”一张大网兜头罩下。

    眼看着对方又要闪过去,**又将寒潭丹炉扔出来,打开盖子,倒着变大,直接将这人扣在里面。

    寒潭丹炉被**控制着火焰,不会一下子把里面的人烧死,他还zhǔn bèi 问问题呢。

    **死死的压着寒潭丹炉,里面的人拼命想要撑起来,但是无论手碰到哪里,都是一片滚烫的感觉,怎么像是孙猴子进了太上老君的炼丹炉一样,根本无法逃出去。

    “hā hā哈,你不是想要我手里的剑吗?你倒是出来拿啊?现在被我抓住了,我一个念头,就能烧死你。”**得意的说道。

    “你敢动我,我三河门不会放过你的。”里面的人喊道。

    “呦,是三河门啊,我好怕啊。可是我放了你,你们就不会再来打扰我吗?我们本jiù shì 不死不休的局面,还谈什么放不放过的问题。我问你,你叫什么,为什么来杀我?”**寒声问道。

    “不说话是吧,看来你觉得里面挺暖和,那就再暖和一点吧。”**说着,控制丹炉火焰变大一点,马上就把里面的人烤的受不了,开始求饶。

    “我说,我叫周天恒,是三河门的长老。这次是听说白水门从一位炼丹大师手里购买了一批丹药,我是来打劫的。但是找到他们运送丹药的车辆,发现已经被抢了。我就顺着方向追过来了。”周天恒说道。

    “听说?白水门也是大门派,门派中不乏先天高手,你是怎么得到消息的?”**yí huò 的问。

    “是有人gù yì 透漏给我们,我也不知道是谁,但是总归是好机会,不想放弃。前辈一定是异能界的高手吧,我们古武与异能井水不犯河水,前辈犯不着因为我引起两大势力的开战。”

    **心中一动,古武界,异能界,原来这世界真的不止他一个异能高手,肯定有一个庞大的组织,不知道自己能否加入进去呢?

    “据我所知,你们三河门远不如白水门,怎么敢跟白水门作对?”

    “三河门原本是不如白水门的,但是后来我们新增了几位先天高手,实力也绝对不比白水门差。虽然白水门的门主是地级高手,但是常年在闭关。而且我们门主也已经突破地级,未必就怕了他。两派交锋,气势最重要,怎么可能不打就认输?再说了,就算打不过,白水门也不敢鱼死网破,盯上他们地盘的,可有不少人呢。”

    “你这次是一个人来的?”**问道。

    “是啊,人多了怕被白水门的人发现。”周天恒还傻傻的回答。

    “那么就可以去死了。”**瞬间发动寒潭丹炉的火焰,将周天恒吞噬掉。

    惨叫声持续了将近半分钟,但是**还是压着丹炉五分钟,才将丹炉收起,同时手里还扣着金网,以防不测。

    地上只有一摊灰烬,周天恒zhè gè 先天高手,死了。(未完待续……)

    ps:  感谢龙飞200、美须公、书友130506181734519投出的宝贵月票,谢谢。

    领外在本书内容介绍下方,有一个梦想杯投票的,大家给投一下呗。不过zhè gè 看不到是谁投票,所以老四不能一一感谢,抱歉。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