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康,一个专收旧币、古币等的二道贩子,曾经**的第一桶金,也是从他手上得到的。**本以为发达以后,不会再跟zhè gè 人有什么交集,哪知道今天竟然接到孙康的电话,想让**帮个忙。

    还是那家茶楼,还是那个包厢。孙康似乎是一个有些固执近乎偏执的人,习惯的事情,从来都不会改变。

    “张老弟,今天请你来,可是有事儿请你帮忙。”孙康给**倒了一杯茶,笑着说道。

    “孙老板有事儿直说就行,当初我需要钱的时候,你能帮我,今天你有事儿需要我,只管开口。”**最近心情很好,人也格外敞亮。

    “冰城盛传,寻人找物,无人能比张老弟更强,听闻白家白少都请你帮忙,所以今天也想请张老弟帮帮忙,帮我找一个人。”孙康说道。

    “孙老板谬赞了,都是公司弟兄们团结协作,我占了一个名声而已,当不得真。不知道孙老板想要找谁,可有什么线索提供?”**摆摆手,谦虚的说道。

    “喏,zhè gè 是照片,zhè gè 是资料,不知道张老弟能否接下zhè gè 活儿。需要多少钱,张老弟只管开口,我绝不还价。”孙康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这不是说不介意**狠咬一口吗?

    “hā hā,孙老板说笑了,我先看看资料。资料越详细,公众影响力越小,收费就越低,zhè gè 公司有统一规定,不会漫天要价的。”

    **拿着资料那张纸。不过a4大小。上面也就几百个字而已。介绍了一下这人的姓名、年龄、平时喜好等等,算不上详细。

    “孙老板,你què dìng zhè gè 人在冰城?”**问道。

    “不què dìng ,但是张老弟不要生气,如果找不到,我也可以付一半的钱表示歉意。”孙康急忙说道。

    **一想,这就有些麻烦了。魔镜只能显示出此人所在的地方环境,想要判断具体在哪儿。就要借助窗外景物等。**现在也就对冰城稍微有些熟悉,还经常需要对照地图查找。这要是出了冰城,哪怕是龙江的其它城市,**都没有任何把握找到zhè gè 人。

    “孙老板大概多久要找到zhè gè 人?”

    “越快越好,如果可能,三天可以吗?”孙康试探的问。

    “好,三天内我给你答复。如果zhè gè 人死了,或者不在冰城,那就恕我力有不逮。如果zhè gè 人在冰城,活着。我有八成把握找得到,只要你给我的资料是真的。”**晃动着手里的资料说道。

    “那就谢谢张老弟了。我等你的好消息。对了,需要多少钱,我现在就转账给你。”孙康说道。

    “不用,如果找不到,或者不在冰城,我也不好意思收你的钱,如果我找到了,孙老板送我一盒好茶叶,我拿huí qù 孝敬老爹。”**笑着说。

    他也不傻,孙康这里的好茶叶,一盒都在万元以上。按照寻人找物的价格,这种资料,找人限定在一个月以内的,应该在万元左右,要是三天,价格应该是几万块。

    **现在缺这几万块吗?光是灵葫空间中抽奖补偿,就有上百万,还有护路公司出售股份,**也弄了几百万,都还没怎么花呢。

    要一盒茶叶,zhè gè 跟要钱不一样,有些像是朋友间的礼尚往来。**帮你一个忙,你回我一件礼物,不涉及到金钱交易。

    万一将来**有需要孙康帮忙的时候,也好开口,这叫隐性投资。

    现在**跟白家就要闹掰了,必须扩大自己的关系网。以备将来白家报复的时候,他能在明面上做出反击,而不需要暗地里下手。

    “好,不管成不成,我都为老弟zhǔn bèi 一些好茶。”孙康微微一笑,站起来握着**的手说道。

    孙康要找的zhè gè 人叫沈坤,今年四十三岁,看照片人还挺成熟帅气的,不知道是哪里得罪了孙康,难道是骗了孙康一笔钱?

    在家里的小阁楼,**取出魔镜。

    “魔镜魔镜,让我看看zhè gè 沈坤在干什么。”

    画面波动了几下,然后huī fù 平静,什么都没显示,连黑色都没有,jiù shì 魔镜正常的古铜色。

    怎么回事,魔镜坏了?不应该啊,昨天用zhè gè 看岛国某片场实拍还好好的呢,今天怎么就罢工了?

    “魔镜魔镜,让我看看孙康现在在干什么。”

    画面yī zhèn 抖动,孙康正在欣赏几枚古币,不时的用手里的手帕擦拭一下上面的污痕。

    挺好啊,跟以前一样清晰,没有任何差别。

    “魔镜魔镜,让我看看沈坤在在干什么。”

    还是没fǎn yīng ,怎么回事,难道zhè gè 沈坤真的被自己不幸言中,死了?有没有这么倒霉,自己还有乌鸦嘴的潜质?

    后面两天**又尝试了几次,可惜没有一次成功的。画面jiù shì 不显示,搜寻别人都一切正常。

    “孙老板,我有负你的委托,zhè gè 人,我没找到。你确信zhè gè 人还活着?”**问道。

    “你的意思是他已经死了?不可能,昨天我们还通过电话呢。额,我不是怀疑你的意思,会不会你方向搞错了?”孙康尴尬的说。

    **也很尴尬,昨天还通电话呢,自己三天前就以为别人死了,到底是哪里出的错?

    “方向搞错了,孙老板指的是?”

    “你是照着照片找的人?”

    “当然,否则靠你这不详尽的资料吗?”**有些生气的说。自己找人还从来没出过错,今天竟然被一个外行给职责了。

    “要是他整容了呢?”孙康试探的问。

    **猛的一拍大腿,擦,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没错,他通过魔镜找人是脑海里想着zhè gè 人的样子,然后通过姓名查找。同名同姓,还长得一样的人,至少他还没遇上过。

    也jiù shì 说,**查找的张成那张脸那样的沈坤肯定是不存在了,但是别人可以换成另外一张脸,甚至可以换另外一个名字。这样**想要查找,可就不是简单的事情了。

    “孙老板,你觉得如果一个人整容了,你把以前的照片给我,我能找的到吗?警察也找不到好不好?算了,今天当我没来过,再见!”**差点被气乐了,你都知道别人可能已经整容,还给我一张旧照片,这不是耍人吗?(未完待续……)

    ps:  小坑,不知道大家喜欢不喜欢,后文会引入一个小有意思的桥段,短时间不会出现。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