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号下午,**跟孙康约好,在老地方jiàn miàn 。**大大方方的开着车去茶楼,手里拿着一个盒子,里面是用蜂蜡密封的丹药。为了zhè gè ,**还特意去了一趟御药房,家里可没这些家伙事儿。

    jiàn miàn 的时候**有些紧张,蜘蛛怪一直就蹲在他领子上,万一那个唐装男忽然跳出来,蜘蛛怪顶上去,然后**就zhǔn bèi 拼命。

    还好,或许是他们zhǔn bèi 细水长流,或许是不想得罪**背后的炼丹大师,总之没有对**玩什么特殊手段。

    丹药顺利交给对方,而钱也划到**的瑞银账上。现在那个账户里面的钱终于再次超过一个亿,让**十分有成就感。

    “合作愉快。”两人站起来,握握手,双方都很满意。

    **大赚了一笔,丹药卖出了高价。孙康完成了老板的嘱托,老板满意,花点钱根本不算什么。如果老板生气,才是最可怕的事情。那时候少的可不是钱,而是命。

    四号早晨,刚刚六点钟,冰城的天还没亮呢。**跟郑蕾就从被窝里面爬出来,然后抓紧时间洗漱,一人喝了一盒牛奶,开车直奔火车站。

    七点一刻,**爸妈、小叔小婶、哥哥嫂子就排成一排从出站口往外走,**跳起来挥手。

    “爸妈,这边,小叔,哥,这里。”

    从人群中挤过去,接过他们手里的大包小包,郑蕾也很殷勤的把**妈手里的包接过来,让**妈很满意。

    “回家吃饭吧。火车站门口也没什么好吃的。我家楼下小区有一个粥铺。早餐特别全。天南海北的都有。”**说道。

    “行,走吧。”**爸作出决定,就没人能再改变。

    **的q7虽然是七座的,但是如果放上行礼,那就比较拥挤,所以才把两辆车都开过来。

    哥哥嫂子上了途观,后面放了好几个箱子。**爸妈和小叔小婶上了q7,四个人坐进去。还很宽敞。

    “你这车多少钱?”**妈问道。

    “没多少钱。”**含糊的回答。

    “大嫂,你管**这车多少钱干嘛,他挣的就让他花呗。再说他开公司当老板的,这也是一个门面,你开一小面去,谁跟你做生意?”小叔说道。

    **感激的点点头,小叔不愧是在京城混过多年,这语言水平,一下子就切中**妈的要害。

    小区对面的江海粥铺,一家人在里面吃了早饭。才上楼回家。

    家人都知道他买了一个带阁楼的复式,但是不知道zhè gè 房子到底有多大。当进屋以后,才看出来,还真宽敞。**爸妈都跑到小阁楼看看,直接就能看到江,还真不错。

    “爸妈,你看,那边走路十分钟不到,jiù shì 江,现在上面的冰雕雪雕都可漂亮了,晚上咱们出去转转。这边你看,老大一个公园了,不比京城的小,人也不少,傍晚特别热闹。

    “呀,**,你们俩养的鳄鱼?”嫂子忽然惊叫,她看见了鳄鱼统领。

    “啥玩意儿?养鳄鱼?你俩nǎo dài 进水了是不,zhè gè 也是能当宠物样的?你养个猫狗,养个鱼鸟都行,养什么不好,养zhè gè ?长大了一口把你吃了咋整?明天拿去卖了!”**妈一扭头看到在墙角趴着睡觉的鳄鱼统领,马上严令**处理掉。

    “妈妈妈,你消消气。首先zhè gè 是新品种,长不大的,你问蕾蕾,我们养了好久了,都没长大。而且它性格可温顺了,还聪明,能看家。你不信,我让它跟你打个招呼。”

    “统领,跟我妈招招手。”**给鳄鱼统领起的名字就叫统领,叫大鳄鱼什么的它不干啊,闹情绪。

    他们就看见鳄鱼统领站起来,然后冲着**妈招招手,还摇了摇尾巴。鳄鱼会摇尾巴讨好吗?他们不知道,动物园里的大家伙,都离得老远的看,好像就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小鳄鱼。

    “呀,阿姨,你看,它还真的会打招呼啊。”嫂子gāo xìng的说。

    “不止呢,它从来不随地大小便,知道自己去厕所,三天喂一次就行,直接给生鸡蛋就可以。咱们说话它也能听懂,可听话了。”郑蕾补充道。

    这是**给鳄鱼统领定的食谱,当然,平时也会偷偷的喂它一些白条鸡什么的,反正就算是不喂,也饿不死,只是给他打打牙祭。

    **妈冷笑一下,然后冲着鳄鱼统领说道:“那么聪明,来,给我跳个舞。”

    **爸……

    家人……

    聪明也得有个限度吧,你这根本jiù shì 抬杠啊。哪知道他们忽然听到音乐响起,回头一看,**在用手机放歌呢。然后他们就看到鳄鱼统领忽然就站起来,原地转圈,摆手,摇头晃脑。

    我勒个擦,这家伙真的在跳舞?!

    所有人都惊呆了,只有已经习惯了这条鳄鱼不同的郑蕾脸上毫无变化,她第一次知道这鳄鱼能听懂她说的话,也吃了一惊。

    “老弟,你怎么训练的,还有没,我也想养一条。”大哥张骁拽着**的胳膊说道。

    “天下只此一只。也不看看是谁养的,能跟宠物店的一样吗?我看你养的那个松鼠就挺好,回头我给你调?教,调?教,肯定也比别人的强。”**开始胡吹。

    “爸妈,你们睡主卧,我跟蕾蕾住阁楼,小叔小婶住这间,大哥大嫂住这间,每个房间都有卫生间,所有的被褥都是新的,绝对没别人用过。你们休息一下,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叫你们。”**领着他们挨个看房间。

    他们在冰城要待两天,今天晚上出去玩,看看冰雪大世界。明天跟郑父郑母jiàn miàn ,两家人还没坐在一起好好聊聊呢。

    “蕾蕾,中午就看你biǎo xiàn 了,拿手菜都别藏着掖着了。”**说道。

    “放心,昨天我就把肉食都买好了,你到楼下的超市买点蔬菜上来,我先把冻肉什么的缓上。”

    十点多钟,大家就都休息好了,纷纷走出房间,坐在客厅聊天。郑蕾一个人在厨房忙碌,嫂子詹晓芸倒是想帮忙,但是实在比**手还笨,最后只能帮着摆摆碗筷什么的。

    小婶想要帮忙,郑蕾给推了出来,哪有让长辈帮忙的道理,这可是郑蕾第一次在主场biǎo xiàn ,不容有失。(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