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下午刚过一点,**就开着途观带着郑蕾去参加同学会。订的是一个山庄,据说野味儿做的不错,还有棋牌室、桌球厅和ktv,累了还有住宿的标间,算是不错的周末聚会场所。

    这次同学会组织者是曾经的中学班长姜波,家里本来就有一个物流公司,听说这几年越做越大,生意已经遍布好几个地市。

    **将车停在停车场,周围已经停了不少的车,从几万到几十万都有,甚至**还看到了一辆卡宴,看来有钱人也来这里,说明这里真的不错。

    “**,这边。呦,这是嫂子吧,长得可真漂亮。嫂子可有妹妹,表妹堂妹什么的都行,介绍给我吧。”

    “你小子一边儿去,她还有一大哥,你要认识不?”**一把推开在门口迎接的毛涛,揶揄道。

    后面紧跟着就又来了几个同学,他们好多人现在都没买车,蹭同学的车来,更狠的是有一个同学居然开的是依维柯,下来七八个同学,这小子把他老爸公司的通勤车开来了。

    **本以为姜波还没来呢,结果等他们都到齐了的时候,姜波才从里面出来,这小子早来了,在楼上睡觉呢。

    **有些不gāo xìng,你一个组织者,不说在门口迎接,也要在大厅坐着吧,跑到楼上睡觉算怎么回事儿,显得你很特殊吗?

    尤其是姜波看到郑蕾时候的眼神,让**很不爽,似乎充满了欲?望。你没见过女人吗?

    “来来来。都进来。今天这里被我包下了,大家住一晚,明天白天再huí qù ,都没问题吧?”

    “班长请客,绝对没问题,我一定吃好喝好。”有人捧场说道。

    “hā hā哈,那必须的,大家先分开打打麻将。打打扑克桌球什么的怎么样?”姜波问道。

    “没问题啊,但是玩多大的,太大了班长玩得起,我们可玩不起。”

    “没事儿,大家凑搭子嘛,打多大的自己说,然后随意凑桌就行。**,你来跟我们打吧,听说你在央企,肯定有钱。”姜波gù yì 说道。

    呸。什么逻辑,央企就有钱啊。央企虽然平均年shōu rù 在十万以上。还算上保洁大妈和食堂大妈,但是有钱的是领导,年入百万甚至数百万,普通员工一个月就几千块。不过貌似今天你有点针对我,那就别怪我晚上灌死你!

    想到这,**hē hē 一笑,说:“行啊,我还就带着现金多,还有谁来?”

    一会儿,又有两个人过来,但是**都不认识,看到他们身后的女同学,就知道在今天跟郑蕾一样,是属于家属那类的。

    “一百底儿,可以飘一百,五百,一千,胡牌不封顶,能算多大算多大,怎么样?”姜波挑衅的看着**。那两个女同学的丈夫他都知道,以前家里开矿的,后来被国家回收,弄到了不少补偿款,现在好像在做其他生意。在煤岗,开煤矿的就没有穷人。

    郑蕾跟其他几个女同学一样,搬个椅子坐在**旁边,帮他端茶倒水,洗个苹果剥个香蕉什么的。

    在煤岗,麻将很有意思。上听是必须吱声的,否则不允许胡牌。而且上听不能换牌,除了自摸,不点炮不输钱,所以对**很有利。

    他悄悄的把蜘蛛怪放出去,当然不是催眠他们,没zhè gè 必要,只要蜘蛛怪偷偷的看一看他们的牌,然后爬回来告诉自己就行。凭**现在的记忆力,对方摸什么牌,打什么牌都能记得住,绝对不会点炮。

    “飘一千。”第一把**就扔了一千出去,吓了其他几人一跳,一般都是一直在赢或者一直在输的人才飘,一个是为了乘胜追击,一个是为了翻本,**这一上来就飘顶的,还真没见过。到底是不差钱,还是根本就不会玩儿啊。

    姜波眼皮跳了一下,然后咬咬牙也拿出来一千飘上,气势上不能输。今天他就没带女友过来,zhǔn bèi 跟那些单身女同学好好亲近亲近呢,现在换目标了,看上了郑蕾。

    他刚才打听了一下,**zhè gè 土鳖竟然开着途观来的,看来混得不错。但是自己可是卡宴,差着一个档次呢,就不信自己搞不定一个女人。只要**今天连番的输,自己最后再稍微找人引诱一下,把他的车也赢过来,那个妞还能跟他,啥都没有了。自己招招手,还不就手到擒来。

    姜波第一把牌还不错,上来打了三手,就上听了,虽然只能胡二五万两张牌,但是听得早,还有机会自摸呢。

    **拿出一张二万,刚想打出去,但是没落在桌子上,也没吱声,又拿了回来,打出去一张三条。

    姜波都zhǔn bèi 推牌了,被**晃了一下,差点没被一口茶水呛死。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这么巧,**愣是抓上来两张二万,两张五万,彻底跟姜波对死,谁都别胡牌。结果姜波给旁边的一个人点了一炮,输了四百块,还不算他飘的一千。

    当**把牌推开,姜波一看这小子根本就听不了,纯粹是拆牌扛着自己,差点没气死。这小子是不是看到我牌了,再看他打出来的牌,分明jiù shì 拆听啊。

    一连一圈,姜波次次第一个听牌,但是一把没胡不说,还连放了四炮,每次好像都能被**看住,邪了门儿。

    第六把,**摸到一张五条,把牌一推。

    “庄搂,自摸卡五,三家立一人三千二,加上我飘的一千,一人四千二。”**把自己和姜波飘的钱都搂过来,然后冲着他们伸手,那手都快伸到姜波脸上去了。

    打了八圈,姜波一个人输,三家赢,他都不知道说什么了,烟是一根接着一根的抽,手都有点哆嗦了。

    当他再次拉开包的时候,发现包里的十万块钱,竟然已经输光了。光是**自己,就赢了八万多,其他两家一人赢了一万左右。

    “输光了?班长,你看才四点多,吃饭还早,要不你先从我这拿点翻本儿?”**好心的问道。

    “行,那借我一万。”姜波咬咬牙说道,不翻本儿,他也不甘心。只是想要翻本儿何其难,尤其是**能知道他什么牌的情况下。另外两家都学乖了。看到姜波上听,**打什么,他们就打什么,愣是没一个人给姜波点过一次炮!

    一直到晚上五点半吃饭,姜波已经从**这里借了八次,也jiù shì 八万块,不知不觉,一个下午他竟然输了十八万!(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