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他怎么死了?”**傻了,这tm的怎么回事儿啊。

    “应该是被人下了某种诅咒之类的控制手段,我也没想到。”蜘蛛怪有些尴尬的说。

    “算了,zhè gè 尸体你处理了吧。”**在怀特身上搜了一下,找到一个钱包,其他什么都没有。他转过身去,然后蜘蛛怪瞬间变大,一口将怀特的尸体吞入腹中,然后被**收回到灵葫空间。

    回头开车到家的时候,让蜘蛛怪出来把郑蕾唤醒。郑蕾还以为自己太累了,也没多想,回家就上楼睡觉去了。

    过了十五,家人一起开车回冰城,这次又是大包小包的往京城带。到了冰城,他们也没住下,直接上了下午的飞机,当天晚上就能回到京城的家里。

    **将父母zhǔn bèi 的煤岗特产,送到郑蕾父母家,晚上跟一家人吃了个饭,才huí qù 自己江海家园的房子。

    第二天郑蕾就要去上班,过两天马上开学,老师们都去备课什么的zhǔn bèi 一下。

    **倒护路公司看了眼,昨天郑凯也跟他说了,一切都很正常,甚至一些单身的狂人,过年的时候都接了不少活,听说还挺好赚的。

    三月一号,御药房也正式huī fù 营业,依然是半死不活的,而传说开发的消息,也好像忽然就消失了。

    让**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又接到了孙康的电话,这家伙该不会又想委托自己炼丹吧,这丹药这么贵,他们还玩儿命的用?再说蛤蟆精冬眠沉睡了。自己根本就不会炼丹啊。

    “孙老板。过年好啊。给你拜个晚年。”**打个hā hā,十分虚假的说道。

    “张老弟也过年好,对了,上次你介绍给我的那个楚河楚xiōng dì ,还能联系上吗?”

    楚河?这是**上次自己扮演的一个人,可是上次分明是谈崩了,自己没有担保人的啊,怎么现在不需要担保了吗?

    “应该能联系上。我听说你们上次谈崩了?”**gù yì 问。

    “hā hā,张老弟跟我说实话,你跟他挺熟的吧,为他担保一次没问题吧?”孙康试探道。

    “那要看多少钱的,十万八万,我无所谓,几百上千万的,我可赔不起。”**也有些好奇,究竟是押送什么东西,孙康会再次联系上自己。

    “价值大概五百万。张老弟只要给他担保一百万就行,如何?”孙康问道。

    “听孙老板这意思。你这东西,好像不太能走明道。如果他被抓了,不会影响我吧?”**假装担心的问,为什么孙康一定要把自己拉下水呢?

    而此时,**也偷偷拿出魔镜,念动咒语,咱们来个视频通话吧,不过是单方面的视频。

    擦,这老小子果然在家呢,身边正是那个唐装男,这大过年的,都没回家,就在冰城过年了?

    **这一犹豫,bsp;mò 了十几秒钟,就看见孙康有些紧张的看着唐装男,但是唐装男什么表情都没有,依然带着墨镜,靠在沙发上。

    “张老弟,kǎo lǜ 的怎么样了?”

    “你等我一下,我打个电话,五分钟后,给你回过去。”**挂断电话,进入灵葫空间。

    刚才左手腕忽然感觉温热,他知道,这一定又是该死的随机任务,说不准jiù shì tmd强制任务呢。

    果然,灵葫空间给他布置了一个强制任务:宿主完成孙康的嘱托,将孙康交付的物品,顺利交道接货人手中,任务完成,奖励抽奖一次。备注,此为强制任务,不可jù jué 。

    擦,又来zhè gè ,能不能不要老强迫我做这做那,普通的任务让我自己选择不行吗?但是**只能心里发发牢骚,还是不得不完成zhè gè 任务,他可不想受到惩罚。

    “好吧,我给他担保,谁让我欠他一个人情呢,一百万,就当送给他了。回头我让他联系你。”**给孙康拨huí qù ,答应了这件事儿,两人又聊了两句,**挂断电话。

    “老板,他答应了。您说zhè gè 人行吗?上次我考察了一下,似乎zhè gè 人什么都会一点,胆子也大,但是他跟**还有那个炼丹大师有不清不楚的关系,我们能控制的住吗?”孙康有些担心的问。

    “放心,有我。这次会让他乖乖听话的,甚至那个**,如果有机会,我也会控制住,要不是怕得罪那个大师,我何至于束手束脚?”唐装男坐直了说道。

    “好的,老板,我知道了。”

    擦,**看到这里,骂了一句。果然没按好心,居然想要精神控制我?那么咱们就试试,看看你厉害,还是蜘蛛怪的催眠之力更牛。

    第二天,**化身楚河,又来到天府茶楼。

    “孙老板,听说这次有生意交给我做?”楚河说道。

    “楚xiōng dì ,上次没谈好,不过不要紧,这次我有找了一个新生意,先说好,这事儿可不太见得光。”孙康淡淡的说。

    “我还是那句话,有钱赚,不是杀人贩毒掉nǎo dài 的事儿,怎么都行。我不敢说多么小心,但是这么多年,也还依然逍遥自在。”楚河拍着胸脯说。

    “楚xiōng dì 说哪儿去了,杀人贩毒我也不会做。这次是带点东西到河间,你敢不敢?”孙康盯着楚河。

    **的耳朵动了动,门外有人。从他的耳朵后面,爬出来一只小蜘蛛,然后快速的在桌子下面织网。

    等了半天,门外的人又退走了,不知道因为什么。

    “好,那明天zhè gè 时候你过来,我会给你送货地址,一个新电话,还有一万块钱路费。事成之后,酬金二十万,如何?”孙康问道。

    “没问题,运送方法就没必要通知你们了吧?”楚河看着孙康说。

    “当然,我不管你怎么送到地方,只要对方收到,我这边就给你现金。这次你办得好,以后我们合作的机会多得是,钱也肯定不会亏了你。”

    孙康不知道为什么老板没进来,但是先计划好的事情,还是jì xù 说出来。可能老板改变主意了吧,老板的心思,他从来都猜不准。

    等到**离开五分钟后,唐装男才进入房间,整间屋子都查看一遍,然后摸着下巴靠在椅子上。(未完待续……)

    ps:  求推荐,求首订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