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初,**查看了一下灵葫空间,刷新了几个新的任务,但是对**来说,都太艰难了。

    任务一,将护路公司发展成为冰城第一调查公司,奖励抽奖三次;任务二,将御药房发展成为冰城第一中药房,奖励抽奖三次;任务三,将冰信地产发展成为冰城第一地产公司,奖励抽奖三次;任务四,生一个自己的孩子,奖励抽奖一次。

    前三个根本不用kǎo lǜ ,别说一个月的时间,jiù shì 一年的时间,**也办不到。调查公司**能发展到今天的冰城第四,已经费老劲了,更不要说第一,其他三家肯定会联合打压他的。

    御药房曾经倒是最赚钱的中药房,但是被人举报一次,难道**还想重蹈覆辙吗?至于说催眠控制那些药?监局的官员,更不可行,那不是逼着别人把他网上曝光,到时候怎么收尾?

    冰信地产就算加上**自己的所有钱,也不过一个多亿,不到两个亿,冰城不说有省建集团,数十亿的上市公司,还有冰红集团压在头上,超过他们,没个十年八年不要想了。

    最后一个生个孩子,是**的备选,如果最后实在是没什么能接的,**就zhǔn bèi 接zhè gè ,希望一次抽奖的任务惩罚不太严重,最好是损失一点金钱就行,可千万不要给他弄绝育了啊。

    冰信地产招聘终于完成,公司的人数也再一次达到一百四十多,四个项目部全部组建完成,zhǔn bèi 入场做前期筹备工作。

    但是**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再一次被人给告了。而这一次来的还是警察。

    “**先生是吗?冰信地产的法人是你吧?”一个警察站在**面前询问。

    “没错。是我,几位警官有什么事儿吗?”**有些莫名其妙,还没开始施工呢,能有什么事故需要警察处理吗?

    “我们是市局经侦处的,请跟我们走一趟,我们想了解一些你们此次西城工程的中标情况,有人举报冰信地产窃取标底。”

    擦,是不是哪个调查员被人抓包了。举报自己吧?不过不要紧,当时**用的是另外一个形象,肯定找不到zhè gè 人。虽然冰信地产是受益方,但是完全没有证据,怕个球啊。

    “没问题,我们开车走吧,我就没必要上你的车吧?”**问道。

    “当然没必要,自己开车去就行,只是了解情况,并没有定案。我们也相信。能一下子捐出上亿巨款的公司老板,肯定不是什么坏人。”

    警车在前面领路。**开车在后面跟着,同时拨打护路孙鲁的电话,这家伙可是专业律师来着,尤其擅长处理经济纠纷。

    到地方后,**说稍等,他的律师到来就能回答他们的提问。几个警察也很耐心的等着,并且还给**倒了杯水。

    不一会儿,孙鲁开车过来了,到**跟前了解了一下情况,然后跟**一起进入问询室。只是询问,不是审问,所以大家面对面平等的坐着,**也没有什么不爽的。

    但是紧跟着进来的记录人,让**稍稍有些尴尬。

    “李菲菲?你怎么在这?”**惊讶的问。

    “fèi huà ,我是市局的警察,部门之间正常调动很奇怪吗?我倒是想问,你犯什么事儿了,被带过来问话?”李菲菲白了**一眼。

    “怎么说话呢,什么叫犯事儿,别人请我来是询问,注意你的措辞,小心我投诉你。几位警察同志,不能换一个记录员吗?”**大声说道。

    “为什么要换人,菲菲,你们认识?”一个老警察问道。

    “不熟,一点都不熟。”李菲菲摇摇头,很肯定的说道。

    “那是,我就不知道你家在哪,也没到你家里吃过饭,更没跟老爷子下过象棋。”**抬头看着天棚,mó yàng 十分欠揍。

    旁边警察一听,怎么的,到李老大家吃过饭,还下过象棋?这肯定是熟人啊,一会儿问话的时候,小心点,可不能把他给惹毛了。诶,李菲菲好像还没有男朋友,zhè gè 该不会jiù shì 吧,好像他资料上是未婚来着。

    “菲菲,你出去,让小何过来记录。”

    “队长~~”

    “什么都别说,这是命令,去吧。”

    **很得意的看着李菲菲,让你讽刺我?上次利用完我就不管不问了,连个谢谢都没有,今天也让我借你家老爷子的大牌子用用,免得还得麻烦黄哥。

    果然,一会儿问话的时候,对方十分客气,**每次也看孙鲁一眼,孙鲁从来没有摇头,说明都是可以正常解释的。

    **就解释说,投标中标最多的又不是他们公司,标价最高的也不是他们公司,之所以中标,你应该询问那些招标人为什么选择他们,怎么就说他窃取标底?是谁举报的,我要告他诬陷好人。

    **仗着自己做的没有一点证据,十分高调,并且不断的诱导对方,说肯定有人嫉妒他们公司中标,必然是那些实力一般,甚至可能是皮包公司的建筑公司诬告。

    等到半个小时以后,**以shèng lì 者的姿态昂首挺胸走出问询室。告我又能怎么样,项目已经中标,只要没查到违法情况,老子就jì xù 正常施工,jì xù 赚钱,你们只能羡慕嫉妒恨去吧。

    等到**离开,许多人都指着李菲菲小声议论什么,而李菲菲走过去的时候,他们又都不吭声了。

    想到**离开时那欠扁的嘴脸,李菲菲很肯定,**zhè gè 贱人一定gù yì 说了什么,让他们误会了,哪天一定要他好看。

    **从警局离开,屁事儿没有,但是却知道,肯定是有人举报,至于举报人是谁,他还不知道。

    打发孙鲁离开,跟他说回头请他吃饭感谢,然后**就躲在车上,拿出魔镜查看刚才那个问询室,可惜并没有人跟外人联系,难道他猜错了,这次不是警察勾结外人?

    等到**驾车离开以后,几个远远拿着相机偷拍**的人才冒出头,什么都没拍到,一切都很正常,他们可怎么交差啊,都收了别人钱了,这回砸了。(未完待续……)

    ps:  预定明天保底月票啊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