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香格里拉大酒店,冰城最好的酒店,没有之一。

    **进入包厢,还是他们两个人,白志刚没带人吗?难道不是鸿门宴?**有些yí huò ,但是身为一个吃货,有人请吃饭,还是顶级的酒店,怎么可能不放开了吃。

    依然是满满一桌子菜,**胡吃海塞,根本没有一点客气的意思。然后当白志刚将以前答应他的那种传说中最贵的啤酒拿上来的时候,**还真有点小jī dòng 。

    这可是啤酒中的劳斯莱斯啊,没想到咱也有今天,能够享受到世界上最好最贵的啤酒,爽!

    半个小时以后,**打了个酒嗝,然后放下筷子,又灌了一口啤酒漱口。

    “白哥,什么事儿,说吧,我吃好了。”**一点没有客气的意思,完全不管白志刚只动了几次筷子而已。

    “张老弟,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只是想让老弟帮忙,请大师炼制一些丹药。”白志刚笑着说道,只是**怎么看,怎么觉得他笑的很假,有种想要照他脸上来一拳的冲动。

    “不知道想要什么丹药,上一次那么多,这么快就消耗完了?”**gù yì 问道。

    他明明就知道,上一次的丹药,九成以上,都被毁了,剩余白志刚可能截留一点,但是也绝对不敢交给白水门,否则不是不打自招,说他中饱私囊吗?

    “啊hā hā哈,人太多,不够分啊。”白志刚脸上的阴霾一闪而过。

    “是啊。人多了jiù shì 不好弄。这次白哥又想炼制什么丹药?不过我先说好。大师最近出门云游。最快也要一个月才能回来,炼丹也需要时间。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所以你现在就跟我订好,拿到丹药也要三五个月以后才行。”**说道。

    不是**不想挣这份钱,他还是比较爱财的。但是没bàn fǎ ,手里清醒的妖精就没有懂炼丹的,唯一懂一些炼丹的蛤蟆精,还在冬眠,你说都五一了。咋还没醒来呢?最大的可能jiù shì ,这货吃的好东西太多,还没消化完呢,肯定是瞒着**又偷吃了不少好东西。

    “三五个月?不能快一点吗?”白志刚皱着眉头问。

    “没bàn fǎ ,大师出门云游,我是联系不上的,只有他跟我联系才行。怎么丹药要的这么着急吗,听我说,这玩意总吃也不太好,效果会越来越差。用咱们的话来说,jiù shì 有抗药性了。”**装作一副好心人的样子。

    “那。我再kǎo lǜ kǎo lǜ ,反正大师还没回来呢,等到过段时间,我kǎo lǜ 好了,再跟你联系。”白志刚想了想说。

    “没问题,等到大师云游完事跟我联系,我给你打电话。你也是,有事儿电话里说就行,没必要请我吃饭,你看你都没怎么吃。”**腆着脸说道。

    就**那吃相,跟狗似的,谁敢跟他抢啊。再说堂堂冰城白少,满汉全席都吃过,也不差这一顿,就这厨子的水平,也不一定比他白府的厨子强多少。

    “行,那就这样,多谢白哥的款待了。”**擦擦嘴,zhǔn bèi 离开。至于等蛤蟆精苏醒以后给白志刚打电话,他才不会呢。

    强化敌人,不jiù shì 削弱自己?**想跟古武者有交集,甚至还想学一套古武的内功,强化自己。但是怎么也不会再借白志刚的手,这家伙已经变质了,跟老外勾结,肥水流了外人田,**越来越看他不顺眼。

    满意的待着白志刚送他的顶级啤酒离开,**感觉自己像是古时候那种县官儿一样,吃大户的嘴脸应该已经完全暴露出来,不知道白志刚怎么能忍得住。

    等到上车,**将车开走几个路口,就停在一条小路上,拿出魔镜监视白志刚。看到白志刚正在吃饭,**噗嗤一笑。

    hā hā哈,刚才他gù yì 吃相十分凶猛,果然又让白志刚吃了一次鳖。坐在白志刚对面,陪他一起吃饭的,是罗虎。

    “让你在**身边装监视器,你做好了吗?”白志刚一边吃,一边问道。

    擦,在老子身边装监视器?白志刚,你个龟孙子,居然这么猥琐!回头一定到护路公司,让那边专门操作这些设备的工程师给自己看看,可不能被监视了,他许多事情,都不能曝光的。

    “白哥,不太好办。你也知道,他手底下本就有一个调查公司,这种事儿,他们门儿清。我拍了几次人过去,都说不好下手,现在zhǔn bèi 装到他家里,那边比较容易下手。”罗虎说道。

    什么不好下手,是罗虎根本就没下手。他心里可是把**当做自己人的,怎么可能给**装监视器,jiù shì 窃听器都不行。

    “嗯,你决定好了。或者派人远远的盯着他,一直到他联系上大师为止。不管用什么手段,大师必须联系上,那边对这些丹药十分感兴趣,好多成分据说都化验不出来,我们只能提供更多的样品才行。大师如果是我们的人,我们就能要求更多的利益,甚至也不再只是做他们的一个合作者。早晚有一天,我要他们统统臣服于我!”

    白志刚手里的高脚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等他的手离开,高脚杯的脚已经断裂,红酒顺着桌子边滴在地上,滴答滴答……

    可惜白志刚就说了这么多,然后jiù shì 默默的吃完饭回家,**想要知道更多消息,也无从得知。

    等到罗虎跟自己联系吧,到时候看看他能不能知道一些什么。自己不能再跟罗虎联系,自从上次白水门取丹药的人全部死亡,好像白志刚就把周围人都调查了一遍,说不定罗虎的身上,也被装了窃听器什么的呢。

    **点燃一根烟,深吸了一口。白志刚zhè gè 人看来还不能除掉,至少弄清楚他背后那些老外的事情以前,还不能下手,否则那帮人联系其他人,**更找不着头绪。

    在老家煤岗的时候,那种控制人思想的迷药,不计成本的实验,让**心有余悸。家里的亲人都在煤岗,万一有一天被称为实验对象怎么办?

    所以**为了守护亲人,也要把这些人连根拔除,永久性的毁灭掉。(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推荐票、梦想票,谢谢。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