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耽误了好几天,才开始复工,而这几位也在看守所度日。什么时候抓到那位他们说的雇佣者,什么时候就可以宣判定罪。

    因为是比较恶性的投毒案件,造成的影响也比较重大,所以没有在派出所,而是在市局的看守所待着,哪知道,jiù shì 这样,还是出现了yì ;。

    “黄哥,你可别跟我开玩笑,他们怎么可能自杀,都有小孩,有的还有老人要供养,怎么可能?”

    张健接到黄志航的电话,说那几个投毒的人,自杀了。张健第一fǎn yīng jiù shì 黄志航在开玩笑,但是听语气又不像,而且黄志航zhè gè 人好像没那么多幽默感。

    “老弟,你来一下吧,你作为受害人代表,有知情权。”

    张健急匆匆的开车到市局,而现场已经拍照取证完毕,尸体都送到法医那里检查去了。初步tuī duàn ,几个人都是自杀。没有外人接触的痕迹,没有明显外伤,没有中毒,属于自己用衣服把自己勒死了。

    听起来似乎很不可思议,一个人正常是不可能把自己勒死的。因为窒息以后,人体的肌肉会失去力量,从而重新获得呼吸的能力,这些都是被动的,不是你想闭气就能做得到的。

    但是偏偏这几个人都是用衣袖打结,就把自己给勒死了。当然,也有可能他们是某一个人下手,勒死别人在自杀,但是又没有挣扎的痕迹,怎么都解释不通。

    张健很后悔,还没用蜘蛛怪催眠他们呢。万一他们在说谎。蜘蛛怪肯定能问出来他们的雇佣者。现在好了,人都没了,还怎么问。

    回到家里,张健将蜘蛛怪召唤出来,问它能否催眠别人自杀。蜘蛛怪很肯定的说,能做到,但是像这种一点挣扎痕迹都没有,它做不到。这比催眠还要恐怖的多,肯定是精神控制。

    精神控制?张健脑海里显现出孙康家里那位唐装男的样子。那位好像jiù shì 能通过眼神控制别人,但是昨天的监控都好好的,没有外人潜入。如果真是他,那么他是如何做到的呢?难道他跟蜘蛛怪一样,也能通过声音控制别人?

    “魔镜魔镜,让我看看唐装男在干什么。”虽然不知道他的姓名,但是张健脑海里能显现出他的形象,魔镜一样能搜索的到。

    画面yī zhèn 晃动,但是这次并不是孙康家的宅子。好像也不是冰城,他离开冰城了?

    “老板。这两天您都不吃不喝,身体肯定不行,还是吃点东西吧?”一个职业经理人mó yàng 的人说道。

    张健敏锐的抓住他话语里面的信息,两天,他两天都不在冰城?那么这件事儿不是他干的?

    “行了,晚上我会吃的,不要打扰我,我还有事儿。”唐装男盘坐在一个蒲团上,似乎是在修炼的样子。而这里也不像是普通的住宅,倒是有点像是一个庙宇,还能看到他的面前有一个小香炉,上面燃着一根香。

    盯了两个多小时,这货也没动地方,张健没得到更多消息,但是看起来他不像是有那种能够千里之外控制别人的手段,至于是不是蜘蛛怪这种潜意识催眠,张健还无法què dìng 。

    开发商也找张健谈了一次,问张健是不是得罪过什么人,怎么别的项目部就没出事儿,偏偏就你的项目部出事儿了?而且除了杜光辉zhè gè 项目部之外,其他三个项目部的员工和民工也有些人心惶惶的,每次吃饭,都是厨子先吃,半个小时以后,他们才敢动筷子,有心理阴影了。

    辛辛苦苦重新整顿了一下冰信地产,本以为今年做一年施工,积攒一些经验,也磨合一下新员工,明年就可以自己开发房地产,zhè gè 才是房地产中真正赚钱的。做施工,像冰信这样,今年四个项目部,上百员工,几百民工,也不过能挣个几百万而已,还是因为标价比较高。

    而施工中最赚钱的防水、装修等根本就轮不到冰信,早就已经被那些国字号的或者暗中沟通好的中标走了。或许剩下几个,但是竞争更加激烈。

    张健这几天很上火,本来一切都顺顺利利的,张健做一个甩手掌柜,只需要出钱就行,现在居然变成这样。

    但是无论如何,zhè gè 项目张健是不会退出的,一定要完成,还要是精品,才能保住冰信的口碑,否则明年就算开发房地产,也不会有人敢买他的房子。

    二十九号,黄志航约张健出来喝酒。两个人坐在一个烤串店,啤酒烤串,也没什么特别贵的东西,也不嫌弃脏,就这么一边撸串,一边聊天。

    “那几个人你查了没有?我这边是没什么线索了。法医定性,窒息死亡,颈部只有一道伤痕,jiù shì 他们的衣袖。那几个看守所的警员惨了,一下子自杀了好几个人,他们现在都被停职了。可是这事儿也太tm邪门儿了,我怎么都不相信,他们是自杀。”

    黄志航摇着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黄哥是想说他们被人控制了?”张健说道。

    “嘶——你也知道?”黄志航还想呢,自己说出来,肯定违反规定,但是不说,有好像敷衍张健的意思。公司被坑的那么惨,最后不了了之,谁能接受?

    “听说过,好像有些人就能控制别人的行为,就像是催眠一样。但是这种人怎么会杀人,又为什么杀人?”张健有些不明白,究竟是孙康他们的人,还是北边的那些疯子?

    “这我也不知道,你最近没得罪什么人吧?好好想想,一个都不要错过。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随时给我打电话,咱们哥俩谁跟谁啊。”黄志航拍着张健的肩膀说。

    “行。黄哥,咱们不说那些不开心的。六一,我看天气预报了,晴天。游艇咱也买回来了,虽然我的驾照还没下来,但是雇了一个驾驶员,咱们游江钓鱼去,你能请下来假吗?”张健笑着问。

    “从过了年,我就没休息过一天,请一天假,局长肯定批准。放心,到时候我肯定带他们来,说好了,鱼竿鱼饵可得给我zhǔn bèi 好。”

    “hā hā哈,放心,到时候看看咱们谁钓的多。”(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