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ǐ sài jié shù ,张健的兰博基尼以绝对的优势获胜,获得了所有人的称赞,包括哪些对赌输了的人,也都心服口服。

    “哥们,咱们对赌的配件国内都能买得到,直接按价转账给你吧?”输了的人围过来,跟张健说道。

    “不用不用,jiù shì 图一乐呵,哪能真要xiōng dì 们的。这辆兰博基尼,jiù shì 我车行的车,开出来溜溜,你们谁要是喜欢,五百万开走!”张健拍着兰博基尼的车盖说道。

    “五百万?你què dìng ?那我要了!”

    “别的啊,虾子,这车还是让给我吧,我就一辆老款的保时捷911,zhè gè 我正好喜欢。”有人说道。

    “我还喜欢呢,给我算了。”有人争抢,但是为什么他不加价呢?

    张健是不知道他们的圈子,张健已经开价五百万卖,他们就算是竞争,也不会躲出钱,只会相互之间争抢一下,然后买到的那位,自然要出一些好处给他们想买没买到的人,而张健是不能多赚到钱的,这一点,张健又失算了。

    md,二代不全是低智商,想坑他们,还真有点困难。怎么感觉把他们当傻子,自己就可能变成傻子。

    “哥几个,别争了,说实话,我手里有一个车行,专卖二手车和改装车,几位要是有兴趣,明天可以来看看,保证你们不后悔。不说别的,布加迪威航,我那都有一辆,只要你们出得起价钱。”

    张健把地址留给他们,就等着明天他们上钩了。只要有第一个买的。然后口口相传。就不信这一周买不出去十辆八辆的?

    “这就完了?你那一百多万的配件钱就真不要了?捐出去也好啊。他们都不差钱的二代。”郑蕾不满的说道。

    “嗨,明天他们要是消费,咱们赚的更多,放心,你要是想捐钱,就自己捐啊,我给你的那个卡里,钱不够了。那明天再转给你一些。”张健开着车往回走,跟郑蕾两人聊着天。

    “够,我根本就没动,工资都花不完呢。我们学校还真用不上什么捐款,要不你回头弄一个助学基金算了,bāng zhù 更多的想上学的孩子好不好?”郑蕾问道。

    “多大事儿啊,明天我就让人弄起来,一年多了不敢说,几百万咱们肯定捐的起,只要符合标准。咱们都捐。不过咱们这儿可不需要捐建学校什么的,大钱也用不上。要不咱们今年再弄两所老人院?”张健跟郑蕾商量。

    “你决定就行,我觉得直接给老人院捐物品比较好,不容易出差错。”郑蕾建议道。

    “行,回头让人搞定。过两天忙完这边,咱们正好去京城,我大哥下个月四号结婚,可不能忘了。”

    第二天,张健上午十点多到车行的时候,发现居然来了二十多个人,都见过面,都是昨天去看赛车的人。

    可是张健对赌的就十几个人,这其他的人是来干什么的?

    “老板啊,出事儿了,出大事儿了!”车行经理看到张健过来,赶紧跑过来说道。

    “怎么了?你说清楚!”张健心里大吃一惊,该不会是黑车的事情曝光了吧?

    “这帮人都是来改装车的,咱们车行虽然扩建了,车间也变得多了,但是同时就能改装个八辆,再多师傅也不够啊。他们一个个都不肯排在后面,咱们吃不下这么多单子,你说看着钱流走,我这心呐~~”

    “行了行了,赶紧去招呼客人,我去看看他们,刘刚怎么也过去了?”

    “他,他说咱们搞一个置换,让他们把自己的车留下,然后置换我们改装了速度、外观等的跑车,补偿一个差价,好像挺多人都很感兴趣。”

    张健大喜,刘刚果然是人才,竟然想出来这种好bàn fǎ 。置换,你那可jiù shì 二手车了,我zhè gè 是改装车,定义不同。

    置换的差价还不是我们说多少就多少,还能免去后面的麻烦,一具数得,好,实在是太好了!

    刘刚前天就把每辆车的定价弄好了,几乎jiù shì 新车的价格,可是咱这是二手的啊。二手怎么了,咱们改装过,jiù shì 新车!而且性能、外观都是比新车还赞,怎么就不能卖出zhè gè 价?

    “诶哟,这辆车我可早就想买了,可惜老头不给钱,用我这车置换,只要添八十多万就行?”

    “那个你看看,r8还能这么拉风?这色彩,我喜欢,我用我这辆车换,价格应该差不多吧?什么?我这前年的车,价格也差不多,还要补三十多万?算了,要了!”

    ……

    张健很满意的抱着膀子在旁边看着,刘刚zhè gè 团队还真不错,一个个口才了得啊,忽悠的这帮二代一愣一愣的,好几个现在就已经签支票了。

    “凭什么不给我改装,你必须给我改装,现在,马上,now!”一个声音从旁边传过来,张健扭头一看,是那边改装的车间。

    “怎么回事儿,今天客人这么多,你搞什么!”张健压着声音,质问车行经理。

    “老板,这是一个闹事儿的。他都没预约,非要我们现在给他改装车。咱们自己的车还没弄完呢,再说了,好几个客户那边买车的,还有置换的,都让我们给再弄弄,必须优先他们啊,这是咱们一条龙的服务啊。他非要插队,你说怎么办?”车行经理也苦着脸说道。

    张健一看,那个人他还真见过,不是给林明的婚礼当过司机吗,这么说应该是白志刚的朋友了?

    “这位哥们,怠慢了,怠慢了。我是车行老板,咱们见过面,在去年十一我朋友的婚礼上,你在白少那桌对不对?我在旁边那桌,还过去敬酒来着。”张健上去握着对方的手说道。

    “哦~~对对对,你也是白少的朋友?”

    “hā hā哈,大家都是朋友,怎么看你有些气不顺?”张健问道。

    “啊哈,zhè gè ,早知道是哥们你的车行,刚才我就不找他了。我听说你zhè gè 车行改装车特别厉害,昨天一辆改装车,把钟少给甩了七分钟呢?”

    “hā hā哈,这你都知道了,消息很灵通啊。那你是想改装车?那我就要实话实说了。昨天,你要是来,我随时给你安排,但是今天,不行,至少一个月都不行。你看那边,都是买我的车改装或者置换改装,别人必须优先吧?所以说,你要想弄一辆跑得快,又拉风的跑车,你这车不行,你得买我的车!”(未完待续……)

    ps:  感谢葫芦仙儿再次打赏,感谢,今天jì xù 补欠,还是一共四更。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