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号的时候,孙康终于打过来电话,说是那些东西全部鉴定完成,让张健过去一趟,是委托他拍卖,或者是当给他,或者直接卖给他都行。

    张健兴冲冲的赶过去,这可是大事儿,不是钱的事儿,guān xì 到灵葫空间的任务。他现在对完不成任务有着很深的恐惧感。

    刚一进门,张健就喊道:“怎么样,有没有特别值钱的古董什么的?”

    虽然说就算没有,张健也能把这些东西卖出灵葫空间要求的价格来,但是那样势必会让孙康这边帐对不上,回头被他老板查出来,万一纠集一些同行杀过来,张健可不想跟他们硬拼一次。

    “张老弟,来来来,里面请,咱们好好谈谈。”孙康将张健请到座位上坐下,给他倒了杯茶,然后拿出一个文件夹,递给张健,示意他自己看看。

    张健有些好奇的拿过来,翻开才知道,竟然是孙康他们做出来的所有货物价目表。分门别类,十分详细,但是张健翻看了一会儿,就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有的货物后面,价格是一种,有的两种,还有的是三种,差别也太大了吧。

    张健仔细看了看,价格最低的是第一列,上面是一个当字;价格居中的第二列,上面写着一个卖字,价格最高的是第三列,上面写着拍字。

    张健明白了,这jiù shì 抵当、售卖和拍卖的价格。抵当还能赎huí qù ,跟抵押贷款差不多,当然价格比较低。而且很多商品。不但没有拍卖价格。就连抵当价格都没有。一看,jiù shì 几千上万的东西,孙康估计张健要么卖,要么拿huí qù ,根本不会拿来抵当的。

    卖断的价格所有货物后面都有,卖给孙康他们,他们也要kǎo lǜ 利润,自然价格就不高不低。这样才是双赢。

    而最后那个是拍卖,不是所有的物品后面都有zhè gè 价格,每一个最低都是几十万,太低的上拍卖会没意思。当然,拍卖场还会抽取一部分费用,比卖断虽然划算,但是会麻烦许多。

    第一页上面基本都是卖断价格,从几千到几万,多为现代金银首饰工艺品,也有一些损坏比较严重的钱币。张健看了一眼,上面的总价是二十二万多一点。

    这些张健没有意见。当然是卖掉,否则这些二手的首饰,难道他真的拿给郑蕾去吗?就算郑蕾不介意,张健还不愿意呢。

    再往后翻看,价格越来越高,其中那枚镶着硕大钻石的铂金戒指,卖断价格竟然是六十八万,这一枚戒指,比前面那好多东西都值钱。

    张健慢慢的往后翻看,终于看到了一个让他心动的数字,卖断价格一百五十万,拍卖估价一百八十万。

    仔细一看,也是一枚古钱币,不过不是国内的,是欧洲那边的,要不是在河水中腐蚀的有些严重,品相jīng guò 修复,也太差,后面单位应该是美元,而不是rmb。

    zhè gè 还不是最值钱的,在张健找到的那些瓷器中,还真有十分珍贵的古董,一件明青花,一件元青花。估价卖断都在五百万zuǒ yòu ,拍卖价格在六百万,让张健真想仰天大笑一番。

    任务要求不过jiù shì 一千万而已,光是这两件如果卖出去,就足以完成任务,还不影响孙康,能让他jì xù 卧底,将来duì fù 那个老板的时候,说不定就能出其不意呢。

    张健将文件合上,直接问孙康:“你就说,这些东西全部卖给你,你是否都能收下,总价多少,不拍卖,不抵当。”

    孙康将文件接过来,然后指着其中一行文字中的数字说道:“看这里,这是售卖给我们的总价,一共是三千八百六十六万五千三百元,张老弟真dǎ suàn 全卖了,一样不留?”

    张健感觉很奇怪,为什么明明就他们两个人,孙康还是叫他张老弟,那时候不是叫他老板的吗?催眠失效了,不可能啊,要是失效了,孙康怎么会把价目表给他送过来,早就汇报给他老板要干掉自己了吧。

    张健看着孙康在其中几个图片上面点了一下,心中一动。

    “当然留一些,我家里也要装扮一下嘛。都是一些现代艺术品,咱也玩儿点古董,zhè gè ,zhè gè ,还有zhè gè ……都留下,其它的卖了吧,你算算价格。”

    张健指了七件东西,都是古董,瓷器,也是孙康特意提醒他的,看来这些是有猫腻在里面。

    孙康用一个小计算器按了几下,然后对张健说道:“刨去这几件东西的价格,应该是一千一百三十六万三千二百元整。您看hé shì 吗?”

    张健一听,刚刚好超过一千万了,hé shì ,怎么不hé shì 。剩余的那些肯定是价格上有问题,要是占便宜,孙康不会提醒他,一定是吃亏了。

    zhè gè 价目表,肯定被人动过手脚。那七件物品的价格,肯定在两千七百万以上,甚至可能高出许多。

    让他们帮忙鉴定一下东西,这是想要蒙他不懂行,价格看似给的很高,但是跟宝物的真实价值相比,远远不如。

    孙康喊了一声,外面就走进来一个人,看样子一直站在门口。门口一直有人,张健竟然没听到,以他的听力,怎么会听不到呢,肯定是被金钱冲昏了头脑,没注意。

    不用说,zhè gè 应该jiù shì 大老板派来盯着孙康的人,否则孙康也没必要小心翼翼,刚才还用眼神提醒自己,那么说,这位应该多少有点本事。

    张健看他jiǎo bù ,不像是古武高手,那么是异能高手?是那个老板梅振涛的儿子,徒弟,还是手下?

    “小梅啊,这几样东西张老弟不想卖,回头他拿走,其他的都谈下来了,zhǔn bèi 合同去吧,下午就签合同,然后银行转账。”孙康将文件夹递给zhè gè 年轻人。

    他姓梅,这是在提醒张健,zhè gè 人是梅振涛的人。张健心中有数了,未必是孙康的意思,应该是zhè gè 小子,想要从中赚一笔,gù yì 这么搞的。

    年轻人拿着文件夹往外走,脸上表情很不gāo xìng。张健gù yì 揶揄道:“孙老板,zhè gè 小子谁啊,这么没眼力价,见我面都不知道打招呼,信不信我卖别家去,白家跟我guān xì 可也不错呢。”

    “诶哟,张老弟,别跟他一般见识,这是我朋友家小孩儿,咱们hé zuò 不是也挺好,这些东西价格也没怎么往下压,就不用换别家了吧。小梅,还不赶紧去zhǔn bèi 合同!”孙康训斥道。(未完待续……)

    ps:  大家可以去看看首页强推的《都市小片警》,写的很有意思,金手指是精神力。另求订阅,求票票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