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健跟郑蕾说出差,去趟京城,回来给郑蕾带烤鸭。看到郑蕾有些纳闷的看着他,就解释说把那些古董送去拍卖,弄点现金周转,明年好开发房地产。

    当天晚上就订火车票,带着两个大空箱子出发去京城,真正的bǎo bèi 当然装在紫金葫芦里面呢。他都没跟家里打电话,到京城以后,第一时间联系黄文轩,大清早的,不好给王局长打电话。再说黄文轩不只是王局长的秘书,还是张健的发小。

    “大黄,赶紧来车站接我,你老大知道,中午我们肯定坐在一起吃饭。”张健假传圣旨,就算王局长知道了,也不能把他怎么样,不是还有王老爷子的人情在嘛。

    黄文轩上班自然迟到了,王局长问他干什么去了,他说:“接张健啊,他说是你让我去接他,中午饭店都订好了。”

    王局长笑着摇摇头,zhè gè 秘书啊,平时挺机灵的,怎么这么好骗。算了,中午jiàn miàn ,自己跟他说。

    中午就在距离单位不远的饭店,也不是什么星级,但是家常菜炒的还不错。

    “大黄,今早我是忽悠你的,别介意啊。王局,晚上约了哪位领导?”张健笑着说。

    黄文轩有些忐忑的看了一眼领导,发现领导没生气,恶狠狠的瞪了张健一眼。

    “是谁你就别管了,反正你这件事儿,他说话肯定好使。成不成,看你能不能说服他,我就带着吃饭的嘴去。还有。你说给我的那丹药呢?”

    “带来了。zhè gè 。我药房曾经的主打产品,您自己试试,一颗分成几天服用就行,这些足够您吃几个月的,用的好了别找我再要,没多余的。”张健啪的一下把一盒帝皇丸拍在桌子上,面容倨傲的说。

    下午张健就在酒店待着,晚上请客也在这里。如果谈的好,直接就能上来查看拍品。

    “张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利宝拍卖行的钱总,这是拍卖行首席瓷器鉴定专家彭老先生,也是大收藏家。”王局长给张健介绍道。

    “钱总您好,我叫张健,托王叔把您请来,还望不要见怪。”张健为了拉近guān xì ,愣是管王局长喊上了王叔。

    “hā hā哈。没事没事,他给我打电话。别说还是这种好地方吃饭,jiù shì 吃大排档,我也必须到。”钱总虽然身材并不高大,但是声音倒是非常洪亮。

    看得出来,zhè gè 钱总跟王局长guān xì 不是一般的铁。

    “彭老您好,我这次真的是有些急事儿,需要钱,才赶到zhè gè 时候送拍,不过您放心,要是您说我的东西不够资格,我马上就走,不烦您一句。”张健又对着彭老说道。

    “hā hā哈,既然来了,当然是看过东西再说,要是不够格,就算是他允许,我也是不会签字的。”彭老说的非常直白,似乎根本不在乎钱总zhè gè 领导,或许钱总也领导不了他。

    “我们先吃饭?”张健说道。

    “先看东西,看完了,才有心情吃饭。要是到时候得罪了,这顿饭,就免了吧。”钱总还没开口呢,彭老直接做主了。

    “张先生,我们请吧,彭老可是难得来一次,我也是好不容易请他一起过来的,就听说你有一件宋代汝窑青瓷。”

    “那好,我们先上楼,先跟二位说清楚,我那些都是打捞出来的,所以jīng guò 水流的侵蚀,可能品相不算太完美。”张健说道。

    “哦?张先生倒是掌握了一个发财的好路子,如果东西不错,以后我们要常联系啊。”钱总笑着说。

    “hā hā哈,当然,当然。”

    带几位上楼,张健订的是一个豪华套房,里面很宽敞,所有的灯都打开,亮度也足够。

    张健打开一个箱子,从里面搬出来四个盒子,随手打开其中一个盒子,然后递给彭老。

    彭老皱着眉头,这颜色一看就不是青瓷,难道还有其它珍贵拍品,值得他来鉴定的吗?不知道他鉴定的东西,都要千万以上的价格才行吗?

    “康乾之间的珐琅彩,您老给掌掌眼,值不值得再宣传册上增加一页?”张健在旁边说道。

    “可惜了,我很què dìng 是真品,具体年代应该是康熙年间,工艺水平还不如乾隆年间的,不过是少见的珍品。品相保存只能说是完整,送拍价在一千五百万到一千八百万之间。没想到小张你倒是有不少好东西。”彭老看了不到五分钟,就做出决断。

    “好眼力,我请的那个鉴定师,可是花了好长时间才què dìng 的呢。这件元青花,您也看看。”

    “元青花?现在拿出来卖的可不多见,咱们国内瓷器拍卖的第一高价,jiù shì 元青花鬼谷子下山罐,因为总共就八件。你zhè gè 虽然不是鬼谷子下山,但是也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如果是真的,价格不会低于三千万。”

    张健把一件件瓷器都拿出来,给彭老鉴定,gù yì 把宋代汝窑青瓷放在最后,zhè gè 才是今晚的重头戏。

    “最后一件,jiù shì 我说的宋代汝窑青瓷,请彭老给掌掌眼,别被人骗了,我收购这些,可花了不少钱呢。”张健说的好像真的是他花钱买的一样。

    过了快半个小时,彭老才长出一口气,说道:“难得一见的珍品啊,小张,我的收藏馆里还没有这种珍品,你开个价吧,我要了。”

    擦,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老子要送拍的,你现在说要了,我怎么办?卖给你,剩下的东西送拍肯定不够2.5亿,不卖,这不是得罪了说的算的人,剩余的东西也不能送拍,您不能这样啊!

    张健一脸的纠结样,看着彭老,最后还是咬咬牙说了:“对不起,彭老,这件东西真的不能卖给您,我必须送拍。”

    “哦?如果你这件品相完好,拍卖价肯定超过一个亿,但是品相不好,一些大收藏家,未必肯要,价格不会炒的特别高,你卖给我,其余的东西,都能拿去拍卖,并且我亲自给你出鉴定文件。”

    彭老在这瓷器圈子里,他的鉴定,那jiù shì 一锤定音了,其他人绝对不敢反驳,现在那些专家,还都是他的徒子徒孙呢。

    “其实是这么回事儿,我跟别人打赌,今年的春拍瓷器,我要一鸣惊人。没有它压轴,我那其他东西肯定不行。我卖东西说白了也是为了钱,这些东西,按照您老的鉴定,拍卖价能有2.5亿吗?不够吧,我必须要拍卖到2.5亿以上才行,才能做到一鸣惊人。您老若是真的喜欢汝窑,我先想bàn fǎ ,下次弄到,第一个给您送来成不?”

    “也罢,不能因为我的爱好,影响了你的生意。不过咱们可说定了,下次有,必须卖给我,价格我不会亏了你。”

    彭老一听张健这么说,也不管他说的打赌是真是假,反正他承诺,如果再有,一定卖给他,这就够了。(未完待续……)

    ps:  感谢葫芦仙儿的打赏,谢谢各位的月饼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