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所有物品全部拍卖完成,拍卖师惊喜的发现,今天拍卖不但没有一件流拍物品,而且超过半数,都比他们预估拍卖价高,部分还创出了天价,此次拍卖,空前的成功。

    而此次来参加拍卖的买家,九成以上都有东西入手,只有个别几个人,空手而归,比如替身傀儡所化的张健,就坐在角落里面,只有寥寥的几次举手,但是都没有到最高价就放手了。

    拍卖jié shù 以后,成功的人都去后面进行交易,就算没买到一件东西的,也都等在这里,跟交好的朋友沾沾光,就算是摸一下,他们都觉得很满足。

    张健快步离开,同时替身傀儡也跟在后面,两人进入卫生间同一个隔间。张健将替身傀儡收回来,换上傀儡所穿的衣服,变回自己本来的样子,然后从隔间出来。

    gù yì 点燃一根烟,在卫生间吸了几口,烟头扔进马桶冲走,才走出来。万一别人怀疑他怎么这么长时间,闻到他身上的烟味儿就明白了。

    “诶,听说了吗,36号失踪了,花了两百万高价买下来一件瓷器镇纸,居然失踪了,你说他是不是gù yì 的?”有人在不远处聊天。

    张健动了动耳朵,听到他们的tán huà ,心里暗暗后悔,擦,早知道就不出zhè gè 风头了。拍下来东西,竟然忘记付款了,以后那张脸可不能再用,估计就要上黑名单了。

    张健也假装熟络的走过去,跟那几个人一起臭骂zhè gè 跑了的人。大家知道,现在出来最早的。都是送拍的卖家。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有所交集。所以相互之间还比较客气。只是当别人递出名片的时候,张健则有些尴尬。

    他不是没有名片,也不是说名片名头拿不出手,一家地产公司的老总,虽然小了点,但是也有自己的事业,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可惜他忘带了,这件衣服里面就没装什么东西。

    只能客气的跟别人说。忘带名片了,以后补上。然后赶紧离开,去其他人堆儿转悠。等张健离开,这几个人嘀嘀咕咕的说,该不会这小子jiù shì 来混着玩的吧,看着挺年轻,说不定是哪位大藏家的晚辈,估计是没有名片,你看刚才他多尴尬。而且咱们说一些专业术语的时候,你发现他一脸茫然了吗?

    别说这些真正的懂行之人。就算是一些琉璃厂出来的实习小贩,水平都能甩出张健两条街。他这还是因为要送拍。才临时背了一些跟他那七件瓷器有关的知识,还都是孙康说,他硬记的,举一反三他都不会,因为万一不懂装懂,说错了,更丢人。

    这一堆儿人也在谈论那个跑了的小子,能进来的人,谁没点身份,两百万的东西,就算是买高了,也不过亏了几十万而已。放在手里,没准过两年就赚回来了,至于跑了吗?以后国内的场子,他是甭想进来了,就算是一些私人收藏家,也不会跟他再有任何交集,人品就不行!

    听说zhè gè 人是国外一个大藏家的代理人,估计是不懂国内的人情世故,可是国外拍下东西不付钱跑掉,也是很严重的事情啊。

    拍卖行值班副经理非常生气的说:“查,给我仔细查!”

    倒不是为了这两百万的事情生气,而是今天所有拍卖品全部成交的完美结果,就被这点事情给毁了。而且跑单这件事,如果不严肃处理,保利拍卖行岂不是成了所有同行的xiào huà ?

    “什么?人消失了?监控也没查到?有几个地方是没有监控的,你们给我jì xù 找。”副经理十分生气,这些保安还都是退伍侦察兵呢,这么点事儿都办不好。

    “周经理,只有三个地方没有监控。一个是餐厅、一个是卫生间、还有一个是咱们的办公室。”

    “那么就给我仔细查,是咱们出内鬼了,还是有人化妆成咱们的人gù yì 使坏。也密切注意,是否有同行过来,进行不正当竞争。”

    “你再说一遍,门口的宾客录像没有zhè gè 人?监控也差不多?都tm吃屎的,这点事儿都办不好。不是说门口迎宾的保安认人特别厉害吗,让他们过来认人。”

    副经理把一段录像放给他们看的时候,他们都摇摇头,zhè gè 人,不是他们放进来的,根本就对这张脸一点都不熟悉。

    于是jì xù 排查,发现张健带进来的一位宾客,居然很快就消失了,而且穿着打扮,跟那位跑单的一模一样。

    再然后张健就被请到办公室,询问一下。

    “张先生,请问zhè gè 人你认识吗?”

    “不认识。”

    “那怎么解释,今天是你带他进来的拍卖场?”

    “我带他?有没有搞错,我自己一个人来的。我是卖东西的,过来看看而已,没看见我就象征性的举了几次手,一件东西都没买吗?zhè gè 人跟在我身后,他没出示请柬吗?那是你们安检不够严格啊,跟我什么guān xì ,你们拍卖行就这素质?钱总呢,我要见钱总,他邀请我来的,还有没有王法了!”张健gù yì 大呼小叫,做出一副被冤枉了的样子。

    “呃,张先生,我们jiù shì 例行询问,没别的意思,给您带来的不便,我愿意道歉,对不起。”

    擦,zhè gè 副经理还挺光棍的,不过这样张健就没法借题发挥,只能耿耿的离开。

    zhè gè 跑单捣乱的人,竟然人间蒸发了。谁也不知道他怎么出现,又怎么消失的。为什么能换一张脸,是魔术,还是易容术?

    这件事儿被汇报到钱总那里,钱总bsp;mò 了一下,然后说把那个传出去zhè gè 消息的负责人开除,然后zhè gè 镇纸拿过来,他处理掉。

    md,这么丢人的事儿,你居然大声喊出来,让那么多人都知道了,真tm废物一个。

    “张先生。”

    “钱总,您好您好。”

    “这件镇纸你看帮忙买了行吗,我是拍卖行的人,回头我给你钱,你再卖给我。”

    钱总似笑非笑的看着张健,让张健莫名的有些心虚。但是很快又坚定决心,反正zhè gè 人你们找不到,我也不承认,你们能则么办?不过这次多亏了拍卖行给加塞的机会,才能完成任务,要不这件镇纸就买了吧。

    “不用不用,我要了,正好huí qù 送给岳父,他喜欢毛笔字。不过您要给我配上玉笔、古墨、古宣纸什么的,我买不到。”张健说道。

    “没问题,那过来办一下手续,就算议价好了。”

    张健把镇纸买下来,心里多少舒坦一些,咱这也没给拍卖行抹黑吧,至少不算流拍,我买了嘛。(未完待续……)

    ps:  订阅怎么下降了~~~~老四很惶恐啊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