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老头已经有些意识不清了,真不愧是异能高手,张健的高压电居然这么长时间都没能电死他,又被鳄鱼统领尾巴抽打,又被摔在地上的,居然好像还没受重伤,抗击打能力挺强啊。

    “诶诶诶,别装死啊,瞳孔都没散呢,装什么装。赶紧说说,你叫什么名字,跟你一起来的都有谁,还有,那个上次刺杀白志刚的杀手在哪,后面来的那个姓古的在哪儿?”张健拍拍田老头的脸问道。

    田老头露出朦胧的双眼看了他一眼,然后默默的闭上,似乎不zhǔn bèi 回答一句话。

    我擦,跟老子玩硬气是吧,看来有必要给他吃点苦头。

    呼~~

    田老头身上忽然冒出火焰,但是张健就挨着他,除了衣服同样燃烧起来,其他一点事儿都没有。

    张健忽然想起来,自己的火焰异能好像还有吸收火焰的能力。他施展默想吸收火焰,果然,田老头身上的火焰变成火苗,然后变成火星,最后熄灭了。

    “你,你做了什么,我的火呢?”田老头慌了,他感觉自己的火好像消失了。无论shì fàng 多少,都不能收回来。此人的火焰异能掌控力竟然如此之强,以前怎么没听说过zhè gè 人?

    “啊~~”张健舒服的打了个哆嗦,比撒尿都爽。

    “多谢啊,还有没有,我感觉自己火焰之力略有提升啊,你再来点,说不定就能升上一级呢。”张健说道。

    “妖怪,你们都是妖怪。”

    这句话算是捅了马蜂窝了。蜘蛛怪他们几个都眼神不善的看着田老头。鳄鱼统领看了张健一眼。张健点点头说:“别玩死了。把那几个问题都问出来,我有用。”

    说完,张健就裸身坐在沙发上,从地上捡起手包,摸出一根烟抽,幸好刚才手包放在茶几上,没有被烧毁,钥匙钱包手机都在里面呢。要是真烧了,还挺麻烦的。

    “主人,那您在这边看电视,我们到里屋去拷问,放心,肯定不影响你。”美女妖说道。

    “姑娘,你放了我吧,跟着他不会有好结果的。”到房间里面,田老头忽然来了精神,开始祈求美女妖。

    “啧啧啧。他还以为你是人呢?”蜘蛛怪说道。

    “你,你会说话?!”田老头傻眼了。菜墩大小的蜘蛛就够给他吃惊的了,居然还会说话,这怎么可能?

    “会说话有什么了不起吗?”鳄鱼统领在旁边阴阳怪气的问。

    “你也会?这不可能!”田老头都要疯了,现有蜘蛛会说话,现在鳄鱼也会说话,这世界是疯了吗?

    张健在外面翘着二郎腿,感觉光着身子不舒服,到卫生间去洗了个澡,找条毛巾围在腰间。

    打开电视,将声音调大,张健感觉差不多了,正好放的是娱乐节目,掌声多,尖叫声多,一会儿就算是田老头喊叫,别人也会以为是电视,不会报警。

    房间里,田老头躺在地上,瑟瑟发抖。这回他终于是感觉到恐怖,这根本不是一般的驯兽,而是妖怪啊!

    “呐呐呐,你看,你老老实实把我们主人的问题回答了,我们也不为难你。看主人的意思,你不一定要死。”鳄鱼统领笑着说。不过它那笑容,在田老头的眼里,怎么那么的狰狞恐怖。

    “不可能,我要是说了,你们肯定杀了我!”

    美女妖冲着鳄鱼统领摆摆手,一点审问的技巧都没有,看我的。

    “说出来,有你的好处。主人还是比较宠我的,我帮你求情,让你也当他的手下如何?”一边说,美女妖一边冲他忽闪忽闪的眨眼睛,施展色诱之术。

    “不可能,你是妖怪,他们说了,你也不是人,别想骗我!滚开,丑八怪!”

    美女妖恨恨的跺了跺脚,真想直接弄死他。敢说老娘是丑八怪,你眼睛该看医生了!

    还是蜘蛛怪tòng kuài ,一句话不说,上来就用足刃划开了他一条腿,然后把沾着血水的腿放在田老头眼前,滴答,滴答。

    “说不说,不说我可就用毒了。别以为你能抵抗我的精神催眠,就能抵抗我的毒素,你问问他们,抗不扛得住?”蜘蛛怪厉声说道。

    “你毒的着我吗?咬我一口试试,看我不撕了你!”鳄鱼统领瞥了它一眼。

    “要不试试老娘的金耳环,我跟你说,主人可把zhè gè 也给我用了,由此就能看出来,主人最喜欢我,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招我侍寝呢。”美女妖炫耀道。

    “拉倒吧,你jiù shì 一个妖怪,脱了衣服根本就不是人,看主人不把你踹下床。”

    张健刚刚打开门,想看看他们审问的怎么样了,就听到刚才那段话。这帮妖精都想的什么,思想这么奇葩呢?

    “都干什么呢?让你们干什么来的?问出东西来了吗?我上次怎么教你的,从他的脚趾头开始,一点一点的往下咬,咬碎喽,但是别断,让体会一下被人嚼碎了是什么感觉。还有你,给往他身上扎蛛毛,顺着他血管流动,让他浑身难受。还有你,金网这么松松垮垮的怎么回事,给我往死了勒!”

    再关上门,屋里就传来惨叫声。然后马上变成被捂住嘴的叫声,看来长脑子了,知道堵住嘴,有进步。

    蜘蛛怪开始在田老头胳膊腿上四处开血洞,然后鳄鱼统领趴那吸血,一会儿美女妖在控制金网勒紧,止住流血。

    还不到三次,田老头就开始疯狂的挣扎。可惜他嘴巴被金网勒死,舌头根本动不了,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如此六七次之后,蜘蛛怪他们开始尝试下一招。蛛毛在他身上扎几根,然后鳄鱼统领的口水就玩命的往他脸上滴,甚至都流进他的嘴里。

    呀喝,还没尿裤子,看来还要加把劲。

    美女妖把金耳环摘下来,勒住他的脖子,用力勒紧,勒紧。田老头感觉已经喘不过气了,眼神也越来越模糊。

    但是身体内猛然传来yī zhèn 又疼又痒的感觉,让他根本昏不过去。蛛毛开始渗入到他体内,随着血液运行,浑身上下全都难受。

    “现在愿意回答我们主人的问题了吗?如果愿意,你就点点头,我说我们可还没玩开心呢,还有好多种组合没有施展,你再挺挺。”美女妖说道。

    呜呜呜~~

    田老头拼命的点头,这比让他去死,还难受。现在他算是知道,什么才叫做生不如死。(未完待续……)

    ps:  我擦,定时发布竟然出了问题。前面还有两更,不要漏了。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