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未露面的方芳忽然联系张健,说要有些事情请二师兄帮忙。张健纠正了她很多次,你直接喊师兄会死啊,要不喊张健师兄也行,非得喊二师兄吗?

    方芳租住的是一套一室一厅的小房子,可能不到四十平米,张健进去一看,比他以前的窝还小一些,不过一个人住也足够,太大了空旷,显得孤独。

    张健坐在沙发上,方芳很殷勤的端过来一杯热茶。张健四处打量,这还是他第一次来方芳的房子呢。

    没有什么精致的装修,家具也十分简单,家电倒是很齐全。从空调冰箱热水器,到电视电脑洗衣机,一件不差。地方不大,但是很干净。

    “怎么租了这么小一个地方,我给你的钱不够用吗?”张健问道。

    “够用,现在还有挺多没花呢。我反正一个人住,要那么大干什么。再说我也不喜欢跟别人合租,不方便。”方芳解释道。

    “嗯,你喜欢就行。今天喊我来什么事儿,觉得自己可以冲击先天了?”张健上下打量方芳,其实他根本就看不出来方芳的具体境界,他对古武者的实力表象还不是非常清楚。

    “那倒没有,不过也快了,jiù shì 一两个月的事儿,肯定能,所以现在二师兄把先天丹给我正好,我随时zhǔn bèi 冲击先天呢。”方芳鬼灵精的说。

    “哼,等你真的稳固好基础再说吧。报仇的事儿不能急,而且现在三河门与白水门战况正激烈呢,你要是掺和进去。肯定没好果子吃。”张健摇摇头。就知道好高骛远。

    “诶呀。都让你带偏了。我今天找你来是想请你帮个忙,帮我找一个人。”方芳忽然想起来,今天的目的不是要先天丹。反正等她实力足够,先天丹还是她的。

    “找人?你朋友?男的女的?”张健皱了皱眉头,该不会是zhè gè 方芳的男朋友吧?

    “男的,但是不是男朋友,你别想多了。算是同行吧,前几天来冰城了。说是来看看我,但是忽然就联系不上了。”方芳解释了一句。

    张健也不知道为什么,听说不是男朋友,心里还有些gāo xìng。不过同行是什么意思,方芳以前是干嘛的来着?

    “同行,什么同行?你不是不上班吗?”张健好奇的问。

    “其实我一直是上班的,只是工作时间比较自由。有时候忙好多天,有时候能闲一两个月。”

    “作家?网络作家?”张健突然有些兴奋,这可是他梦寐以求的职业,虽然听说扑街的不少。好多根本不够生活。

    “呃~~不是!我说出来你别惊讶,我的主职业其实是杀手!”方芳一本正经的说道。

    “噗~~~哇hā hā哈。你,杀手?别逗了好吗,就你那心态,能做的了杀手?你知道杀手是干啥的不?除了会玩小片刀,还会啥?”张健笑的前仰后合,就从她在郭家药园动手就能看出来,她根本没有杀手那种杀伐果决的意志。

    “我真的是杀手,而且我真的杀过好多该死之人。我不但会匕首,还会枪械,只不过第一次跟你jiàn miàn 的时候,枪械都丢了,现在才刚刚重新入手了一些新枪。”方芳急忙解释。

    “枪?你可拉到吧。手上都没茧子,还说什么啊?你现在有枪了是吧,拿出来我看看啊,证明给我看。”张健冲着方芳伸出右手说道。

    “你~~好,我就给你看看!”方芳说完,就冲进小卧室,然后从床底下抱着两个鞋盒子出来,嘭的一下摔在张健面前。

    她冲着张健努努嘴,示意张健打开鞋盒子。不会吧,难道她真的有枪?什么时候冰城的治安这么不好了,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弄到手枪。

    张健心怀忐忑的打开鞋盒子,里面是一本圣经。张健无语,还是逗我呢吧。不对,好像电影里,打开圣经,里面jiù shì 掏空的,装着手枪啊。

    张健看了方芳一眼,然后将圣经取出来,打开。

    我勒个擦!还真tm是手枪啊!

    张健把手枪拿出来,将弹夹退出来,好像都是真的子弹啊。打开第二个鞋盒,里面还是圣经,同样从里面拿出来一把一模一样的手枪。

    张健瞪大着眼睛,看着方芳:“你这是从哪儿弄来的?”

    “网上买的喽。现在网上什么都有,说是仿真玩具枪,但是里面的零件是真家伙。只要买一套回来,就能组装一把真枪,还附赠弹夹跟子弹,快递直接送到家门口。”方芳睁着大眼睛,一副这么简单你都不明白的表情。

    “那你单干,还是有搭档?”

    “单干啊,其实我很少用枪的,水平也一般。我主要是下毒,zhè gè 水平还不错。虽然我没有继承父母炼丹的天赋,但是对于毒药还是比较有研究的,能让人神不知鬼不觉的中毒死掉,法医都以为是yì ;。”方芳很得意的说。

    “我擦,你该不会在我进屋的时候就给我下毒了吧?刚才你给我喝的是什么,鹤顶红?”张健gù yì 捂着脖子,装出一副中毒了的样子。

    “行了,二师兄,毒药平时是不放在家里的。万一哪天喝醉了,给自己下毒怎么办?再说我用的都是混合毒药,一般没有药引,是不会发作的。”方芳自信的说道。

    “呃,我表演的不行吗?我还一直以为我爸妈应该送我去电影学院进修呢,居然被你看穿了。好吧,那这么说,你还有许多事情瞒着我喽?”

    方芳尴尬的笑了笑,说:“也不是很多,一点点,嘿嘿,一点点。”

    “平时怎么接生意,什么人都杀吗?”

    这一点方芳的回答至关重要。要是方芳说是的,那么张健无论如何也不会给她先天丹,甚至会把她干掉。

    “当然不是,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不杀不该杀之人,每一个下手目标,都必须有一个必死的缘由。要不是如此,我怎么会落魄至此?”方芳没好气的说。

    “嗯,那你怎么接生意,有中介人?”

    “是啊,大部分都是通过网络就行,特殊的才需要中介人。”

    “网络?那你听过青衣楼zhè gè 杀手组织吗?”张健顿时来了兴趣。

    “什么叫听说,我jiù shì 青衣楼的成员啊,你怎么知道青衣楼的?”

    “你也是青衣楼的?”张健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未完待续……)

    ps:  有梦想票,就给老四吧,每周一都会有的啊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