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健用一只手开车,来到了给田伟文住的那个小房子。他受伤了,但是车还必须开回来。要是留在现场,等到白志刚的人发现,谁知道会不会出现什么大乱子。

    一进屋,张健就瘫坐在沙发上。说实话,从小到大,他除了崴脚算是大伤,其它比较严重的伤势,他一次没摊上过。这一次居然骨折了,让张健感到有些惧怕,看来他的身体,也不是无敌的。

    拿出电话给郑蕾打过去,说今晚就不huí qù 了,明天再给他打电话,然后张健想了想,还是开车去了一趟杨老家。

    杨老可是骨科专家,对于接骨这方面来说,整个冰城都是大拿。

    当张健变回本来样子,开着车到杨老家的时候,杨老震惊了。我擦,你丫剩一只手还能动,居然敢开车?还真的开过来了?

    “杨老,跟人打架输了,左手好像是骨折了,您帮着看看?”张健一副笑嘻嘻的样子,好像骨折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伤一样。

    “还有脸笑,都伤成这样了。什么时候的事儿,跟谁动的手?”杨老问道。

    “jiù shì 晚上,跟谁动手就不跟您说了,等我好了,自己找回场子去。”张健含糊的回答。

    “那行吧,我送你先去一趟医院,拍个片子,这样接骨的时候更加方便,不会出错。”杨老跟老伴儿打声招呼,带着张健下车上医院。

    杨老一个电话,把他的一个学生召唤来,正好是zhè gè 医院的骨科主任。有他在。拍片子什么的特别方便。不到半个小时。杨老就拿着一张片子进来。

    “没什么大事儿,不是骨折,jiù shì 骨裂。不用接骨,我让他给你固定上,打个石膏就行,办理一下住院吧,在医院养半个月,对你的伤势huī fù 有好处。”杨老对张健说道。

    “那个杨老。我来找您,jiù shì 不想住院。您看您说也不是骨折,jiù shì 骨裂。那您给我固定住以后,就让我回家呗?”张健一边说,一边冲着杨老打眼色。

    他自己就有锻骨丹,对于骨骼huī fù 有着非常好的效果,为什么要住院,让他们开一大堆药呢?

    杨老愣了一下,然后对他的学生说;“给他办理三天住院手续,固定石膏你亲自来。三天后我接到家里去进行后续治疗。”

    有杨老在,jiù shì 好使。张健要是自己跟医生这么说,医生早就呵斥他了,你当你是谁,到医院,就得听医生的,否则医生们怎么挣钱?一个月的伤势,怎么也得按照两个月给你治疗,你要是不听,好不了不怪我们医院,有可能残疾哦。

    zhè gè 骨科主任二话没说,马上安排助手zhǔn bèi 材料,他这就zhǔn bèi 给张健上石膏。老师说三天就三天,三天后病人要出院还是转院,他都给办理。

    打上石膏,张健在医院正式住下。杨老岁数大了,被他的学生送回家去休息,但是专门给值班护士长jiāo dài ,zhè gè 人一定要好好照顾。

    护士长撇撇嘴,住特护病房的,老娘还不知道好好照顾?要是他家属来了发现照顾的好,肯定有红包。要是家属来了发现没照顾好,以别人的财力,自己能有好果子吃?

    房门关上,张健让蜘蛛怪到门口警戒,他拿出魔镜,看了一下白志刚。

    白志刚在书房走来走去,似乎再等什么消息。一个人进来,跟白志刚说,白尚武失踪了,那个田伟文也失踪了,他们派去的狙击手,也失踪了。

    都tm失踪了,白志刚有些后怕。要说堂叔跟田伟文两败俱伤,去追杀他,倒是有可能,但是那个狙击手怎么失踪了?

    狙击枪什么的都还在,这可是狙击手的最好的伙伴。这tm到底是怎么了,是有外人插手了?

    田伟文所在的梅家家主不是失踪了吗,听说三个子女因为争夺家主的wèi zhì 反目成仇,老大在舅舅的bāng zhù 下,一统梅家,但是梅家也变成了他们家的傀儡。

    这样的梅家也敢跟自己斗吗?还是说他们又有什么依仗,比如知道白水门跟白家的guān xì 已经名存实亡?或者那个梅振涛回来了,跟田伟文联手了?

    白志刚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梅振涛要来杀他。当天要不是堂叔恰好在,他肯定难逃梅振涛的毒手。

    听说此人擅长控制别人,而且精神冲击十分厉害,堂叔和辛重两个竟然也被他一个人打败。

    但是他绝对控制不了白志刚,因为他有zhè gè 东西。

    白志刚抚摸着自己脖子上的吊坠,要不是有了zhè gè ,他也不会跟那些老外有接触,也不会有后来想要踢开白水门单立门户。

    张健看了一会儿,发现白志刚并没有什么举动,似乎在沉思什么,也就没兴趣jì xù 看下去。转而把画面转移到那个乌培德博士头上,看看zhè gè 家伙现在在干什么,张健总觉得他们似乎比白志刚还要危险。

    乌培德依然在一个实验室里面,跟张健毁过的那个不太一样,似乎老旧一些。但是虽然实验器材老旧,乌培德却依然兴致高昂,因为他正在用武者做着实验。

    zhè gè 武者张健见过,以前跟在罗虎身边,听说是白水门的一个外门弟子,也有明劲巅峰的功夫,现在居然被送来的当做试验品。

    白志刚还真是冷血,一点人情都不讲。张健随后嗤笑了一下,他能把自己的堂叔都送进来,还有什么人性可言。

    张健现在对于乌培德所在的zhè gè 实验室又有了兴趣,因为他看到那个武者现在明显受到乌培德的控制,甚至乌培德还控制他自己抽自己的耳光。

    这怎么看着那么像是迷魂香的效果呢,该不会他们是一伙儿人吧?

    这么说zhè gè 组织现在得到白志刚的资金支持,恐怕研究的速度会进一步加快,到时候他们要用这些药剂干什么?控制富豪,还是控制政要?

    摇摇头,张健把魔镜收起来,把蝙蝠精放出去,让它jì xù 去监视白志刚。他自己则吃下锻骨丹huī fù 骨骼伤势,然后忍者左臂传来的刺痒的感觉,翻个身,找到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陷入沉睡。

    第二天,张健就在医院看电视,到郑蕾下班的时候,张健才给她打个电话,让她来zhè gè 医院看自己,最好带点好吃的,医院的食物虽然营养足够,但是那滋味,跟张健的水平有的一拼。(未完待续……)

    ps:  承诺的为他加更在今天,所以今天四更啊。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