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人行横道上还有几个路人,虽然距离张健的车还有十几米,但是都zhǔn bèi 过来跟zhè gè 司机“友好的交流”一下。

    当听到张健喊炸弹的时候,他们所有人都愣了一下,然后看到张健在地上打个滚起来并没有关心自己的车,而是抱着nǎo dài 往远处跑,一个个也都瞬间变成兔子,生怕自己跑得慢。

    q7嘭的一下撞在人行道边上的树上,前面的玻璃瞬间就碎了。然后发生侧翻,在人行道上滑行了十几米才又撞在一个树上停下。

    跳车后张健一直在往远处跑,他虽然自负身体强悍,但是有过一次骨折的经历,他明白自己还不是超人,爆炸或许毁不了他的下半身,但是上半身必然会变成肉酱。

    预料中的爆炸声并没有响起,张健飞快的速度已经跑出去一百多米,但是车还只是出车祸的样子,跟们没有爆炸。

    张健路人已经打电话报警,不管是不是有炸弹,大家也怕这辆车爆炸,所有人都离的远远的。

    这时候,炸弹终于爆炸,整辆车炸得粉碎,火光冲过树梢。汽车的碎片飞的非常远,一些躲在远处观看的行人也因此受伤。

    十字路口指挥交通的交警快速赶过来,更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居然还有一队当兵的跑过来,迅速将这段公路进行隔离。

    张健作为车主,很多人都看见他了,他想躲也躲不开,乖乖的跟着交警做进警车里面。不过张健也不会坐以待毙。马上打电话给黄志航。跟他说了这边的事情。

    不到一会儿。车里钻进来一个一毛三,冲着张健敬个礼,然后问张健为什么说有炸弹,他是怎么知道有炸弹的。

    张健一看zhè gè 当兵的还挺客气,但是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他要等到黄志航来了,才肯说。

    不到十分钟,黄志航驱车赶到。市区出现炸弹的消息。闹的沸沸扬扬的,他作为市局副局长,亲自过来也说的过去。

    “首长好。”一毛三一看到黄志航,马上敬礼问好。

    “你好。”黄志航还了一个礼。

    “怎么回事儿,说吧。”黄志航看了一眼坐在车里的张健,看起来有些狼狈啊,衣服好几个地方都破了,好像还带着血迹。

    “我刚才开车的时候,接到一个陌生电话,他跟我说我车上有炸弹。让我赶紧跑。我就跳车了……”

    张健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清楚,他现在已经想起那个电话是谁打来的。那个声音是罗虎,这么说这件事很有可能是白志刚派人做的。

    “你先坐在这里,一会儿跟我回局里做一份详细的笔录,这位同志,我相信这件事不是冲着你们军属来的,你们大可以放心。也多谢你们bāng zhù 维持秩序,保护现场,没有造成更大的骚乱。”

    黄志航握着这位一毛三的手上下摇晃,原来这条街的后面是一个军属大院,张健幸好没开车冲进去,否则可能直接就被大兵拿枪顶住nǎo dài 。

    张健在车里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这不是他的邻居风起云吗,这小子搬这边住来了?对了,他好像也是文艺兵。

    因为车门开着,风起云也看见了张健,跑了几步过来。他穿着军装,那些人没有阻拦他。

    “张健,怎么是你?”风起云问道。“那辆爆炸的q7不会jiù shì 你的车吧?我擦,你小子是得罪谁了?”

    “我得罪谁了,我还tm想知道呢。这种事都是专业的排爆兵来吧,你一个文艺兵往跟前凑活什么?”张健没好气的说。

    “文艺兵怎么了,你瞧不起人啊,我要不是因为负伤,肯定在特种部队待着,就算是现在,我们师部个人比武,我也是种子选手。”风起云自吹自擂。

    “行了,那你帮忙解释一下,我这次是yì ;,不是非要往你们军属大院这边撞,这边行人最少。如果要我赔偿,等我在警察局录完笔录出来再说,过几天我给你打电话。”张健说道。

    “行了,小贾,带队去那边吧,这里我来看着,一会儿我跟着去警察局拿一份笔录,我以前租房的邻居,我们认识。”

    “是,首长。”

    那个一毛三就这么走了,一个带队的貌似连级干部,居然被一个文艺兵给指挥走了。张健和诧异的看着风起云,他得意的给张健看看肩章,我擦,两毛一,校官!

    一个文艺兵都能当上校官,岂不是这边文工团的领导,按照级别,他确实是那个一毛三的首长,难道这小子真的有些本事,没看出来啊。

    这边有当兵的帮忙,警察来的人也比较多,迅速把现场清理一下,然后huī fù 了对侧的交通,这一侧还是不让行车,至少等着采证以后才能通车。

    张健坐着黄志航的车回到警局,这已经不是小小的交警能够处理的,不过那两个当事交警还是跟过来,他们也要做一份详细的笔录。

    前后两个交通探头的记录已经被调过来,市局的效率还真不错。这么恶性的事件,交通局那帮人也不敢耽误时间。

    张健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再次说了一遍,跟他在车上说的差不多,而他的手机也被暂时收缴,等到从移动那里调来通话清单以后,才能kǎo lǜ 把手机还给张健。

    张健还要被限制了行动,调查期间,每天要来警局签到,不能离开冰城。张健总觉得自己被当成嫌疑人一样,他是受害者好不好。

    但是黄志航安抚了他一下,亲自给他担保,这些天张健不用来签到,如果张健消失,那么黄志航愿意负责。再说张健在爆炸后,也没有逃跑,这件事也没有人员重伤或死亡,最多jiù shì 轻伤,性质虽然恶劣,影响也不小,但是造成的损失还能接受。手机也被张健拿回来,能调到电话清单,要他手机干嘛。

    风起云拿到警局的笔录复印件,按说是不能拿出去的,但是谁让涉及到军属呢,你不给,想让那帮当兵的过来跟你讲道理吗?

    “走吧,哥们,我陪你喝两杯,压压惊。”风起云打个电话,让人把笔录带huí qù ,他自己换上别人拿来的便装,拽着张健非要喝两杯。

    “等等,我也跟你们一起去,咱们在好好唠唠。”黄志航也从警局出来,换上常服,看来是下班了。(未完待续……)

    ps:  感谢张柏梁的月票支持,求大家正版订阅支持老四。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