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白尚文愤怒的是,拿掉他董事长还不算完,章元直接提名孙康成为冰红集团总裁,至于白尚文,这么大岁数了,当个副总裁吧,每天能少工作一些,多多休息嘛。当然,你也可以jù jué ,当个闲散大股东,每年的分红也不会少了你的。

    在五分钟之前,白尚文还是冰红集团的董事长兼总裁,是冰红集团最后权力的人物,现在居然一下子变成了老三,或许还不一定,因为副总裁有三个,弄不好他是排名最后的那一个。

    白尚文一句话没说,用拳头狠狠地捶了一下会议室的长桌,然后起身走人,根本没管会议还没开完,而他今年的股东分红,也还没签字呢。

    “不要管他,我们jì xù 开会,回头把会议纪要发给他一份好了。年龄大了嘛,可能是肾虚,要经常跑厕所的,来来来,我们议一下下面一个议题。”章元挑了挑眉毛,mó yàng 十分得意。

    之所以他把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还给孙康,而没有使用一些其他手段,比如拖到元旦后,到时候至少可以暂时挪用一下股东分红什么的。孙康不只是付出了那么多的现金,还有jiù shì 说会支持他成为冰红集团的董事长。

    本来章元就在dān xīn ,万一白尚文走通guān xì ,把白志刚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继承huí qù ,然后随便那些钱出来怎么办,到时候他还是什么都得不到。

    现在好了,虽然还是没有得到这部分本就不属于他们的股份,但是得到了最为实权的职位。董事长。这一切都是孙康帮忙活动的结果。

    章元不知道孙康怎么能成功游说其他股东代表。但是可以肯定,孙康的能量不小。他虽然是公?务员出身,没有在生意场上有太过精彩的biǎo xiàn ,但是试问哪一个正常靠上的公?务员,不是精英?更何况他在市里下属的投资控股公司能做到一把手,也足以证明他的能力。

    章元投桃报李,提名孙康成为总裁,也就顺理成章。甚至他还能在公司的一些中层管理中。安插一些他的亲信,比如财务部门,比如管理部门,最次也能在后勤部门给一些亲戚朋友安排一个肥差。

    白尚文摔门出来以后,马上命令司机开车回家。还开什么会,都tm被抢班夺权了。你丫一个领导干?部,居然跟我抢董事长的wèi zhì 。

    当年要不是因为私企太过敏感,怎么可能有市里这百分之十的股份,虽然市里是用土地入股,但是我们不能花钱买吗?

    还有白志刚那个臭小子。居然把股份转移给外人,还没跟他商量一下。要是jì xù 支持他也就算了。现在居然反水了!

    冰红集团是他半辈子的心血,是他一步步打拼起来的。那些后加入的股东不过是公司吞并一些其他公司的时候,分出去的股份,不管怎么样,冰红集团一直是掌握在白家手里,它姓白,现在居然改姓章,这一点让他绝对无法忍受!

    白志刚这一个月,居然都没有跟他联系一次,但是白尚文jiù shì 认为,白志刚肯定还活着,或许躲在什么地方,总有一天,会回来的,不过很有可能是改头换面。

    没有白志刚,难道白尚文就duì fù 不了这些人吗?尤其是那两个叛徒,收了他的钱,居然还不办事儿,这一点非常愤怒!正好拿你们两个开刀,你们两个jiù shì 那用来杀鸡儆猴的鸡。

    卓启凡这几天过的可是非常潇洒。现有白尚文用一个几乎白菜价,卖给了他一个公司,让他轻松赚了两千多万,就为了让自己支持他jì xù 成为董事长。

    而且白尚文居然想要收购自己手里的股份,这怎么可能呢?自己好歹通过冰红集团的照应,为自己个人的公司拉了不少生意,这不是简单的钱就能做得到的。

    本来卓启凡zhǔn bèi 答应了,别人公司都收了嘛,但是哪知道市里居然给他一个非常优厚的条件,让他能把自己的公司做大做强。

    在冰红集团,在赚钱他也是小股东,但是那个公司,可是完全是由他说了算的。更何况背靠市里,以后还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于是他很tòng kuài 的答应了章元,会支持章元成为董事长,不过他要最后举手,绝对不会做出头鸟。

    今天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章元成功当选董事长,而他现在就要去跟市里签署合同,将自己的公司发展壮大。

    嘭!

    卓启凡的奔驰车翻滚着撞在路边,这还不算完,刚才将他车撞飞的那个重卡居然毫不减速的jì xù 撞在他的车身上。

    奔驰车瘪了,卓启凡被夹在车里面,挣扎了两下,从嘴里不断的吐血,然后死去。

    重卡车司机从车上跳下来,然后很慌张的打电话报警,说自己刹车失灵,将一个奔驰车撞翻了。

    等到交警和120赶来处理的时候,卓启凡已经凉了。那个重卡司机不断的说是yì ;,他的刹车失灵了,应该是因为老化,刹车油漏光了。

    不管怎么说,他依然是肇事,被带huí qù 问话,看看情况,再决定怎么处理。

    当孙康晚上听说卓启凡死了的时候,他也大吃一惊。交通yì ;,被一辆重卡把车撞瘪了,人都没有抢救的必要,直接拉送太平间。

    这怎么可能,白天还在一起开会呢,zhè gè 时候就这么巧死了?会不会是有人买凶杀人?

    章元听到zhè gè 消息的时候,也很惊讶。该不会真的是yì ;吧,还是白尚文的报复?如果真是白尚文的报复,那么其他股东的安全怎么办,会不会他也派人来把自己干掉?

    章元这时候才发现,zhè gè 董事长的wèi zhì 很不好坐,屁股下面不是钉子,而是刀子,一把能戳穿他内脏的长刀。

    但是现在骑虎难下,他也必须当zhè gè 董事长,这也是一笔非常傲人的政绩。以小股东的身份,获得更多人支持,成为一个大公司的董事长。虽然他的工资不会有任何变化,但是福利待遇可就远超市里的所有干部,甚至可能连省里1、2号都未必有他好。

    孙康将一位股东死亡的消息通知张健,问问要不要趁机收购那个股东手里的股份。他手里的虽然不多,但是也有百分之四zuǒ yòu ,如果被白尚文趁机收购,那么他依然是第一股东。每当有新股东出现的时候,都可以召开股东大会,并且有超过百分之五十股权股东表态,就能重新选举董事长!(未完待续……)

    ps:  求打赏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