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还么处理完,另外一个背叛白尚文的股东,也出了yì ;,他家里的煤气泄漏,发生爆炸,整栋别墅都在烈火之中,等到灭火以后,屋里只有焦炭。

    如此一来,张健就基本肯定,这是白尚文的报复。其他股东没有任何yì ;发生,包括孙康,他的周围也没有一个陌生人出现。

    白尚文这是愤怒,愤怒他们的言而无信。但是张健还不想做出反击,他要靠白尚文这条线,把白志刚引回来。

    这些天他经常用魔镜监视白志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画面会突然消失。可能是白志刚进入了某种魔镜无法监视的地方,也有可能是距离太远。

    张健bsp;bsp;了很多种,但是无法一一验证。总之他可以很què dìng 的说,白志刚现在在欧洲,至于具体是哪个国家,他还没què dìng 。就算是què dìng 了国家,张健也找不到白志刚,他在境外根本没有一点bàn fǎ 。

    倒是方芳给他提出了一个建议,在青衣楼上面发布一个任务,找到白志刚。要说杀了白志刚,那么青衣楼恐怕不敢接的,因为白志刚的身边一直跟随者能力者,这是青衣楼不敢触碰的雷区。

    但是要说只是找一个人,那么青衣楼还是有敢接这种任务的,虽然他们原本是一个杀手组织。

    一百万美元挂单出去,张健就等着消息。什么时候别人把消息传递回来,他这边的钱就会通过中介人的账户自动划过去。

    从魔镜之中,张健还看到了李明月。她居然已经怀孕了。张健不知道李明月是怎么出去的。怎么又跟白志刚汇合在一起。李明月根本没有出境记录。也jiù shì 说,她也是偷渡出去的。

    让一个大肚婆偷渡出去,白志刚肯定花了不少钱。不过张健十分佩服白志刚的一点jiù shì ,此人不好色,没有那么多风流韵事,而且对李明月还真不错。

    但是他跟张健毕竟是死敌,都想把对方处之而后快。只不过白志刚虽然先下手,但是没有成功。张健后下手。也没有成功,却把白志刚从他的老巢中撵走。

    张健觉得白志刚重承诺,重感情,那么也一定重孝道。

    现在白尚文孤零零的一个人在冰城,并且现在麻烦不断。如果他愿意做一个富家翁还好,显然他不愿意。

    白尚文的江北别墅,有着很多的监控设备,但是这又如何,监控又拍不到隐身中的张健。

    叮咚~~

    白尚文别墅的门铃响了,zhè gè 别墅可没有他以前那个别墅豪华。主要jiù shì 院子只有低矮的栅栏,而不是以前那个两米高的围墙。

    一个保姆过来打开门。但是门外并没有人。她感觉突然门好像被往外拽了一下,她踉跄两步,但是依然一个人都没有,可能是刚才没站稳的yuán gù 。

    张健进入白尚文的别墅,这货居然在家里的客厅都装上监控探头,还真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啊。

    张健轻轻走上二楼,来到左手边倒数第二个房间。轻轻拧动门把手,张健打开门进去。

    “谁?我不是说过,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进入我的书房吗!”白尚文躺在按摩椅上,闭着眼睛吼道。

    但是他没有听见回答,这是不正常的。zhè gè 别墅里面都是跟了他五年以上的老人,不可能有人不知道他的习惯。

    白尚文睁开眼睛,没有人,房门也是关着的。但是刚才分明清清楚楚的听见了房门打开的声音,怎么可能没有人?

    他刚刚从按摩椅上站起来,就听见yī zhèn 悦耳的音乐。他的双眼变得迷离,再次坐在按摩椅上。

    张健虽然让蜘蛛怪催眠了白尚文,但是他依然没有露出身形。说不定这里的监控就能上传到网络,到时候还是一个麻烦,再说隐身的情况下,并不耽误他的审问。

    “刚刚出yì ;死亡的两个冰红集团的股东是不是你派人做的?”张健问道。

    “是,他们背叛了我。拿了我价值几千万的两个公司,居然反水,他们该死!”白尚文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还是饱含怒气。

    张健点点头,果然是他做的。他jì xù 问道:“白志刚最近跟你联系了没有,我指的是他离开冰城以后。”

    “没有。”

    “没有?什么联系都没有?电话,网络,信件,或者通过别人传递消息。”

    “没有,什么都没有。”

    我擦,这孙子做的够绝啊。跟自己老爹都不联系了,难道是要有自己的儿子,就不要爹了?

    “那你们可有联系方式?”张健又问道。

    “没有,除非他联系我,否则我联系不上他。”白尚文的表情有些落寞,看起来像极了一个孤独寂寞的老人,嗯,他本来jiù shì 一个60多的老头子。

    张健实在是无语了,跟自己的儿子居然一点联系手段都没有,网络不知道用吗?

    “那你知道他身边的那些怪物吗?比如狼人,比如吸血鬼?”

    “不知道。”

    “那你知道他有秘密实验室吗,在冰城还有那些地方?”

    “不知道。”

    “那你总知道他把那些股东的钱都弄到哪里去了吧?”

    “不知道。”

    我擦!张健真的是愤怒了,这是催眠失败了还是怎么的?这老家伙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做人父母的!

    “那你们白家跟白水门还有联系吗?或者其他的古武门派,异能者势力?”张健想了想又问道。

    “跟白水门还有联系,其他势力没有。”

    嗯?白家又跟白水门联系上了?这老家伙能量不小啊。话说白尚武还在他的紫金葫芦里面关着呢,张健都没想好怎么处理他。

    蜘蛛怪要是催眠他,肯定被反噬,每一个古武者,精神都是非常强的。更何况白尚武还是古武者中的先天高手,还是玄级高手。

    按说白志刚支持三河门的事儿,白水门肯定知道,怎么白尚文又能回到白水门的怀抱呢?这简直不可思议,还能在两个古武门派之间随意选择的?

    “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答应白水门,把今年冰红集团的股份分红,全部给他们,他们就会jì xù 支持和保护我。他们没人会赚钱,我会。”

    擦,真下血本啊,这可是至少十个亿以上,还不算回头因为白志刚的问题补偿的股东收益,难怪白水门回心转意。

    张健又问了几个问题,然后让蜘蛛怪给白尚文心里种下了一个念头,依然白志刚联系他,他要第一时间通知张健。(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