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行天?今天是最后的期限,离开,还是死战,你给个tòng kuài 话!”三河门的门主十分狂妄的说。

    虽然他打不过水行天,但是水行天想要杀了他,也难做到,他打不过还不会跑吗?再说要是玩命拖住水行天,等到水行天那些帮手全部死光,剩下他一个地级高手又能怎样,一样要被围攻致死!

    水行天从别墅里出来,这是他们在老巢最后的一栋居所,还是因为有他在,否则早就被那些疯狂的三河门长老给摧毁了。

    “我选择带着我的人离开,zhè gè 地盘,暂时交给你保管,我会随时找你来拿回来!”水行天咬着牙说道。

    “门主,他一个丧家之犬,还敢威胁我们,大家一起上,干掉他!”一个长老喊道。

    “好啊,来啊,你们谁先来,一起上也无所谓,看看我死之前,你们要死多少人!”水行天疯狂的吼道。

    这也是三河门所dān xīn 的,要是水行天真的不想活了,一心求死,最少能干掉他们这里一半的人,而他也要因此重伤,划不来。

    能不费吹灰之力就撵走他,何必要死磕呢?

    “水行天,水门主。你能带走的,不能超过十个人,这是我的底线。当然,你们每个人可以带着一个箱子,我也可以给你们提供一辆加满油的小金龙,怎么样,hòu dào 吧?”

    水行天咬着牙怒视着对方,老子别墅里还有三辆车,那一辆不是百万以上。你居然想用一辆十几万的小金龙就把我们打发了?休想!

    “不用。我们自己有车。”水行天回答说。

    “哦。那你们有油吗?没有?看来你们开不走。我给你们一辆加满油的车,足够你们跑几百公里,甚至到冰城只要加一次油就行了,这还不够吗?”

    “hā hā哈,门主,我看那辆揽胜非常合眼缘,回头给我行不行?”一个长老嚣张的笑道。

    “当然,回头我们自己分。人人都有份。”

    “好,我们这就收拾东西,把你的车开过来吧,半个小时以后,我们会离开。”水行天bsp;mò 了一下说道。

    他身后的几个还能战斗的长老还想说什么,被水行天伸手拦下。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还有三个重伤的长老呢,必须带走,其他人就算了,相信在三河门的手下。他们也能找到一口吃的。

    半个小时以后,水行天他们都出来了。九个人总共就带了两个箱子,都是衣物什么的。幸好水行天的妻子在魔都照顾读研的儿子,否则他会更加被动。

    让三河门没想到的是,水行天他们上了小金龙,但是还有两个人还是开了一辆车出来。那些车不是没油,只是都不满而已,他们把三辆车的油抽到一辆车的油箱里面,开个几百公里还是没问题的。

    这也是他们不得不做的,万一那辆小金龙有问题怎么办?炸弹他们未必敢用,要是在刹车或者轮胎上做些手段,他们怎么办?开到半路,走着离开吗?

    白水门绝对不会灭亡,他们在南方,也有一个小小的分堂,大不了重新来过,凭他们几个xiōng dì 的本事,害怕打不出一片天地?随便威胁两个富豪,就能弄到上千万的金钱。

    在白水门的一行人离开以后,三河门的长老们发出yī zhèn 阵的欢呼声。过了多少年了,他们终于成为了龙江的真正龙头。

    以后每年这些公司要给他们多少钱,天文数字啊,他们每一个长老,几乎每年都能有亿元的shōu rù 。包括门派给予的,和他们自己名下的bsp;yè shōu rù 。

    几个三河门的长老忽然开始打哆嗦,然后流鼻涕,他们都看向那个高长老。高长老微微摇摇头,他们都低下头,强忍着难受,跟在门主后面离开。

    等到回到他们的居住的酒店以后,都去偷偷找高长老,拿一份高长老白给的极乐散去享受,这种感觉,欲仙欲死,欲罢不能啊。

    方芳打了一个电话给张健,说有些事情要跟张健聊聊。张健有些奇怪,明天jiù shì 元旦,方芳难道是想找人一起过节?那没bàn fǎ ,张健是不可能跟她一起过节的。

    开着从冰风车行弄来的二手路虎,张健很快赶到方芳家里。至于张健那辆超级拉风的加长悍马,被他给了孙康,这货现在是冰红集团的总裁,做这辆车才不会显得过于高调,张健要是天天坐这车上下班,别人的眼神他就受不了。

    “二师兄,我们什么时候去灭了加入三河门的那几个叛徒,我打听过了,他们好像战胜了白水门,以后三河门jiù shì 龙江的地下龙头,再不出手,我想以后更加没有机会了。”方芳开门见山的说道。

    张健犹豫了一下,其实他是想把这件事放在年后的,年前他更像去bāng zhù 田伟文渗透梅家,这样一南一北遥相呼应,看起来就爽。

    再说到时候进攻三河门的时候,有梅家那些异能者相助,更容易成功啊。可惜现在方芳等不了了,而张健kǎo lǜ 了一下,也觉得是时候zhǔn bèi 动手了。

    “你说三河门战胜了白水门,具体什么情况,你跟我说说。”张健说道。

    “白水门损兵折将,被三河门从老巢里撵出来了,要不是白水门的门主还有一些威慑力,恐怕根本一个都走不出来。三河门也怕跟白水门拼命过后,被其他门派所吞并,所以才最后达成协议,白水门离开龙江,甚至离开东三省,而龙江以后的龙头,jiù shì 三河门。”

    “你是说,白水门的门主还没死?并且还带了一些人离开?那能联系上他们么,你说我们联手,他们会不会同意?”张健kǎo lǜ 了一下问道。

    “联手?对啊,我们可以联手,白水门还真有可能同意。只是他们肯定会狮子大开口,要我们让出很多的利益。”方芳说道。

    “不要紧,白水门也没落了,至少以后,冰城我是绝对不会让他插手。想要玩,去其他地市吧。冰城以后我们说了算,合法经营,不玩那些歪门邪道。你想bàn fǎ ,联系上他们,跟他们说,我们做一笔交易,因为我们有着共同的目标——推翻三河门!”(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