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剩下几十个养老院就完事儿了,张健答应给他们买东西,捐一批实物,比如桌椅板凳,床铺行李什么的,估计再有个三四天,就能全部完成,然后jiù shì 等着任务完成就行了。

    张健还特意让所有参与捐款的公司领导留意,你们所有去过的养老院,一定要注意,不管有哪一家有人突然捐款比我们多,没说的,砸钱,一定要捐款数额最高,不能有任何yì ;。

    虽然大家对张健zhè gè 要求有些莫名其妙,咱们已经上省台了,而且像冰信地产总经理,刚刚被张健提拔上来的zhè gè 人,还接受了省台卫星频道一个节目的专访,这样的广告效果还不够,非要弄那个捐款最多有意思吗?

    但是张健固执的告诉他们,老子要的jiù shì 最多,所有养老院,每一家本月捐款最多的,都必须是我们。钱我给,名声你们和公司收着,要是有任何一个人办砸了,收拾东西滚蛋!

    在张健的公司,福利待遇什么的都是非常好的,管理也非常人性化。像什么身份证上的生日当天必然给你放假,还会有一份小礼物送上,像什么公司的每一个员工都在正常的社保以外,给他们买了一份yì ;险,更不用说公司的领导配车,单身员工提供免费宿舍什么的,好多人都挤破头想进来呢。

    在张健的强势要求下,他们都做的非常不错,至少张健没看到任何一个人敢在捐款和捐助的物资上面玩什么猫腻。

    1月14号,芳芳打电话过来,说是找到了白水门的临时落脚点。不过已经不在龙江省。他们在邻省的省会郊区别墅住着。看来是zhǔn bèi 随时反扑huí qù 。

    方芳想错了,水行天他们不是想反扑huí qù ,要向反扑,你也得有钱有人才行。他们加上水行天zhè gè 门主,也才九个人而已,人人都带着伤势,更有三个是重伤。

    这次jiù shì 因为一个长老重伤昏迷,不能再走了。他们才逼迫在这里落脚。还要跟道上的人打招呼,我们不是来踢场的,更不是抢地盘,只是有xiōng dì 受伤了,不能离开,在这里暂时养伤而已。

    南方那个小地盘也去不了,但是那边堂口现在的负责人还是把钱给送了过来。不多,只有几十万。

    要是以前,这几十万水行天看都不看,这点钱够干什么的?分给弟兄们都不够花!但是现在不行。他们虽然没有身无分文,但是能卖的东西也都卖光了。开出来的车卖了。长老们身上的饰品也都卖了,就连水行天最喜欢的一个玉坠都卖了,没bàn fǎ ,这三个重伤员必须有钱医治,否则随时可能死亡。

    南方那仅存的一个堂口,买不到什么高级丹药,勉强能维持他们伤势不再恶化,他们也在当地的武者圈?子里面买了一些丹药,但是没有什么好货。以前这种等级的丹药,都是打赏给下面人的,现在他们自己服用的,这就算是最好的了。

    就在他们zhǔn bèi 用手上最后这些钱买一些丹药的时候,一个卖家联系上了他们,要求亲自见他zhè gè 几乎成丧家之犬的白水门门主。

    水行天只带了一个长老出来,开着那辆破破烂烂的小金龙,没bàn fǎ ,现在就这么一辆车了,要不是还要用,而且这辆车也卖不上价钱,他们原本dǎ suàn 这辆车也卖掉的。

    一个很普通的小饭馆,没有什么星级,最大一个包厢的桌子,也不过能摆下十二张椅子,想想当初他们长老开会的时候,五星级的酒店,唉~~~

    “水门主?”张健用的是炼丹大师的脸带着方芳来的,而替身傀儡则代替张健去公司上班,至少各个公司转一圈,一天就能混过去,张健早上开车来,晚上huí qù ,一点问题都没有,冰城离这里很近的。

    “是我,你是?”水行天皱着眉头看着张健,zhè gè 人似乎没有一点yìn xiàng ,看着也非常年轻,而且看不出深浅。倒是他身后的小姑娘,年纪轻轻就已经进入先天,似乎他们的势力底蕴很深厚。

    “我叫张丹,不过一个小小的炼丹师而已。这位是我小师妹,方芳,家里长辈以前是六丹门的,水门主可有yìn xiàng ?”张健也没等对方请他,自己走过去坐在水行天对面,方芳站在他身后。

    “六丹门?当然听过,二十多年前,也算龙江盛极一时的门派,当时门派中是极为擅长炼丹,怎么,你们是他们的后人?”

    “她是,我不是。这么说是想跟水门主表示,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共同的敌人?三河门?”

    “没错,当初六丹门的几个叛徒,就在三河门做长老!”张健看着水行天说道。

    “什么?原来如此!我说三河门那个废物怎么能突破到地级呢,原来是弄到了当初六丹门炼制的破境丹!”水行天震惊的说道。

    张健回头看了一眼方芳,方芳摇摇头,她也没听说过破境丹的事儿。

    “破境丹?水门主能跟我们说说吗?”张健好奇的问。

    水行天愣了一下,这两个人不知道这件事吗?也是,当初他们还太小,或许都记不住事儿呢。

    水行天告诉张健他们,原来当初六丹门的门主弄到了一株极品药材,要开炉炼制一炉破境丹。

    破境丹也是他们得到的一份古老丹方,还从来没有炼制过。传说破境丹有着非同寻常的功效,能让先天高手更进一步,不过只对玄级以下有效。也即是黄级高手服用,能变成玄级高手,玄级高手服用,能变成地级高手,但是地级以上高手服用,则没有效果。并且这丹药终身只能服用一次,第二次也没有效果。

    六丹门当初也有好几个先天高手,本来若是炼制成功,六丹门可一跃成为顶级门派,至少控制三五个省份是没问题的,任何一个地级高手,都能有控制一省势力的能力跟资格。

    那一炉应该是六枚丹药才对,后来zhè gè 消息不知道怎么流传出来了,再然后六丹门忽然一夜之间就消失了,原来是出了叛徒。

    难怪那几个叛逃到三河门的长老还能受到重视,原来他们几个都服用了破境丹,成为玄级高手,而且献出一枚丹药,给三河门门主,帮他突破到了地级。

    方芳咬牙切齿,这几个叛徒,害死他们一家的叛徒,一定要杀了他们,为父母报仇!

    张健听完水行天说的话以后,突然说道:“嘿,我们联手吧?”(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