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张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水行天愣住了,方芳愣住了,水行天身后的于长老也愣住了。你这好像跟小孩子过家家似的聊天,真的是在商量duì fù 现在龙江最大的古武门派?

    水行天还没说什么呢,他身后的于长老跳出来讽刺道:“联手?凭什么?”

    是啊,白水门就算已经落魄了,但是还有他们这些个先天高手,而且水行天还是那种大高手。他们能被三河门撵出来,但是三河门也不敢对他们赶尽杀绝,就怕他们不要命死磕到底,到时候两败俱伤。

    现在你两个人跑过来,说你也跟三河门有仇,就要跟我们联手?你们两个顶天jiù shì 普通的先天高手,对门派实力提升没有明显的bāng zhù ,凭什么要联手?

    你们若是说来投靠的,那还好说,我们在南边终归是要jì xù 发展的,凭你们两个的实力,或许过两年能捞个长老的wèi zhì 坐坐,现在就想平起平坐,凭什么?

    方芳非常看不起zhè gè 于长老,明明自己身上还有伤呢,并且是被人从老巢赶出来的丧家之犬,居然还这么嚣张。

    要不是大师兄jiāo dài ,让她少说话,她肯定要指着那个于长老的鼻子臭骂:你算什么东西,大师兄跟你们门主说话呢,你插什么嘴?

    张健没有愤怒,而是微微一笑,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水,然后慢慢的说道:“就凭我有钱,就凭我有能够治好你们伤势的丹药,就凭我能帮你们再杀回龙江。就凭我能干掉梅家梅振涛!”

    水行天和于长老都是大吃一惊。有钱不算什么。有丹药才是最重要的。还有他说什么,他干掉了梅振涛,那个一心想要渗透进龙江的那个异能者高手?

    于长老自问自己不是梅振涛的对手,但是梅振涛也不是门主的对手。可是zhè gè 人说他能干掉梅振涛,不是吹牛吧?

    “你有什么证据说你把梅振涛干掉了?”水行天沉声问道。

    “hā hā哈,证据,梅振涛的头号手下田伟文,现在跟我。算是证据吗?”张健狂妄的说道。

    水行天跟于长老对视一眼,然后问张健:“你说你有能够治好我们伤势的丹药,不知道是什么丹药,我们可曾听说过?”

    “也不是什么珍贵的丹药,大还丹听过没有?”张健摆摆手,大还丹在他嘴里,好像跟路边的鱼丸一个价。

    “大还丹?你有大还丹!”于长老双手扶着桌子,身体前倾。

    “瞧瞧,瞧瞧,这是又不相信咱们了。”张健回头跟方芳说道。一边说,一边还用手对于长老指指点点。

    “jiù shì 。不jiù shì 大还丹吗,先天丹我们都有,你们不是好奇我这么年轻,怎么晋级先天的吗?简单,大师兄给了我一枚先天丹,我就晋级了。”方芳十分配合的说道。

    “你还有先天丹!”水行天这下也震惊了,先天丹可是比大还丹还要高一个等级的极品丹药,现在还有人会炼制吗?材料什么的还能凑得齐吗?

    “先天丹对你们也没用,那么jī dòng 干什么。怎么样,谈谈吧,我们联手,把三河门干掉!”张健笑眯眯的说道。

    “怎么联手?以谁为主?”水行天问道,说这话的时候,他身上放出一股强者的气势,方芳都不得不退后半步,可惜对张健没什么效果,因为他就不是古武者。

    “当然是以我为主,这一点不会变!”张健右手敲着桌子强调。

    “放屁!你凭什么,别以为你能干掉梅振涛,就能跟我们门主较量,先天每一级的差距是非常大的,小心自己的小命!”于长老暴怒。

    张健没理会他,你又不是门主,叫唤什么?你能拍板吗?一个小弟,一点觉悟都没有,没看到你的门主水行天都皱眉头了?

    “老于,安静。以你为主,是要我们都听你的?”水行天皱着眉头说。

    “当然不是,我还没狂妄到认为自己能控制水门主的地步。这么说吧,我给你们提供丹药,提供金钱,帮你们把你们失去的东西拿回来。不过你们要记住,那三个从六丹门叛逃去三河门的家伙,我们要亲自处理。”

    “你怎么帮我们把失去的东西拿回来?我们不只是缺钱和丹药,高手数量现在也没有对方多。”

    “高手数量,他们有多少先天以上的,如果你们所有人伤势huī fù ,再邀请朋友,能duì fù 几个?”张健问道。

    “他们应该还有不到二十个先天高手,其中地级一人,是他们的门主,玄级至少十位,黄级在八位以上,并且没什么伤势,随时能够战斗。”水行天说道,“我们现在有xiōng dì 九人,我是地级,五位玄级长老,都带着轻伤,还有三位重伤的黄级长老,如果伤愈,我们再zhǔn bèi 一下,还能请来三五位先天高手,满打满算,也就能duì fù 他们一半。”

    “够了,玄级以上你们全部duì fù ,三河门的黄级高手,我们包了,还有那三个叛徒,同样是玄级高手,也交给我们,如何?”张健自信的说道。

    “那获胜之后,利益如何分配,还有你dǎ suàn 给我们提供多少大还丹疗伤,提供多少金钱供我们使用?”水行天开始kǎo lǜ hé zuò 之后的事情,而那个于长老,也不再吭声。

    “你们三个重伤的长老,一人一枚大还丹,至于你们五位轻伤的,一人一枚小还丹,还有一些辅助丹药,也都会提供给你们,效果绝对能让你们吃惊。”张健竖起一根手指说道。

    “不够,我们每人都要一枚大还丹,还有小还丹备用。”于长老狮子大开口。

    “看来你们那三个xiōng dì 伤势不太严重啊,那么祝你们好运,我们谈崩了。”张健说完,站起来就要走。

    “站住,这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于长老吼道,而水行天并没有吭声,看起来是mò rèn 了他的作法。

    张健微微一笑,冲着于长老勾勾手指,说道:“那么你是想要留下我吗,凭什么?”

    凭什么,张健把于长老开始的话反问会去。于长老暴怒,但是还不敢出手。zhè gè 人说他能干掉梅振涛,他还看不出对方深浅,现在又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难道真的是高手?(未完待续……)

    ps:  感谢kpkkan和jimh的月票,多谢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