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最后,于长老也没敢说什么,倒是水行天说了句话,把张健劝坐下。

    “张先生,请坐,如果你不同意我们的方案,那还能商量,但是我那三个xiōng dì ,真的是不能再等了,还请张先生一定要救救他们。”

    “谈崩了还商量什么?买药,你们有多少钱?知道这一颗大还丹要多少钱吗?一个亿!你们说有三个弟兄是吧,三个亿,拿来吧?”张健冲着他们伸出一只手,不停的晃动。

    “你,怎么这么贵!”于长老涨红了脸问道。

    “贵?你也不打听打听,现在大还丹有谁还在卖?我这是无价之宝,你信不信,你们不要,回头我一个亿起价拍卖,很多人会疯抢。”张健斜了他一眼说道。

    于长老不吭声了,要是换做去年的白水门,一个亿一枚,三枚我们全要了,都不用kǎo lǜ 。但是现在不行,他们总共就几十万,只能买一些阻止伤势恶化的药。

    “好,你的条件我答应了!”水行天闭着眼睛说道。

    “门主,不能答应啊!”于长老劝道。

    “那看着咱们三个xiōng dì 去死?”水行天反问一句。

    于长老不吱声了,他也不忍心看着三个老弟兄去死,而且其中还有一个是他的本家堂弟。

    “如果我们成功把三河门灭掉,我们能得到多少好处?”

    “三河门的生意,除了地产,全是你的。当然。你白水门曾经的bsp;yè 也同样如此。我要地产,其他的归你们。”张健做出一个分蛋糕的手势。

    “凭什么我们白水门的bsp;yè 也要跟你们分?”于长老又拍桌子站起来jì xù 吼。

    “就凭你们现在一无所有,我能让你们拿回来大部分财产,说不定你们还赚了呢。”张健笑着说,完全不理会于长老的叫嚣。

    “好,我答应了,那丹药什么时候给我们?”水行天问道。

    “现在。”张健说完,从怀里拿出一个盒子。里面放着三枚大还丹,六枚小还丹。看到这里,水行天和于长老都是叹了口气,此人是算准了他们会答应。

    “那好,我相信你们的承诺,你们养伤吧。zhè gè 盒子,是我附赠给你们的丹药,里面有使用效果的说明,愿不愿意服用,看你们自己。记住。好好养伤,年后我们就动手!”张健回头一伸手。方芳把一个盒子递到他手上。

    张健左手从怀里掏出一包烟,用手指一弹,一颗烟从里面弹出来,张健张嘴叼住。右手竖起一根手指,弹出一股火苗,把烟点燃。然后他看着水行天两人,很随意的问了一句:“要来一根吗?”

    哪知道水行天和于长老两人脸色大变,对视一眼后,水行天试探着问道:“张丹先生是异能者?”

    “不算吧,我古武异能都会点,学的有点杂。怎么,你们对异能者有意见?”张健反问道。

    “都会?那就好。如果你是纯粹的异能者,那么今天的交易还真得取消了。”水行天松了口气。

    “哦?为什么,你不dān xīn 你xiōng dì 们的死活吗?”张健诧异的问道。

    “dān xīn ,但是这样也不能跟异能者联合。古武者跟异能者之间有过约定,相互之间不能随意插手对方的事情,否则会被联合追杀。如果你是一个纯粹的异能者,那么我们如果联合,那些古武者和异能者的前辈,恐怕也不会放过我们。”

    “前辈?”张健回头看看方芳,结果方芳摇摇头,她也没听过zhè gè 说法。

    “你们不知道?那你的异能跟古武是跟谁学的?”水行天好奇的问。

    “师父。”张健的回答让对方很无语。

    水行天就跟张健说了一下,异能者跟古武者之间的guān xì 。古武者讲究勤奋努力,任何人都有机会成为高手,哪怕你曾经只是一个普通人。

    但是异能者更追求血统,血脉传承就代表着天赋。当然也要勤学苦练,可是普通人则没有一点机会。

    双方理念不同,开始争论谁更厉害,也相互之间交手过多次,互有胜负。后来慢慢就变成了敌对guān xì 。

    现在虽然说guān xì 缓和了许多,但是绝对不能联合在一起。不能通婚,不能联手,甚至不能成为朋友。

    如果发现异能者跟古武者联手duì fù 异能者,那么异能者中的顶尖高手必然会出手,将联手的人全部诛杀;要是联手duì fù 古武者,同样,古武者中的几位泰斗,也会出手将这些人诛杀。

    水行天他们不知道张健的师父是谁,居然能同时掌握异能和古武。重要的是还找到了传人,这不是明显跟那些前辈对着干吗?

    他们跟张健说,你一定不能联系那些异能者出手,否则咱们就算是赢了,也在国内没有出路了,除非投靠政?府。

    并且张健跟他们战斗的时候,最好不要用异能,以免被别人传出去,给大家带来危险。

    张健很想问一句,内个驯兽师算是异能者吗?

    不过先这样吧,等蛤蟆精和方芳他们的毒药研制成功,到时候下毒或者直接雇佣枪手干掉他们。你们是古武者讲规矩,老子可不是。再说你们说的那些前辈什么的现在还活着吗?

    张健跟他们说,先养伤吧,然后站起来往外走,方芳跟在身后。

    “你就不怕我们拿了丹药后反悔?”水行天在身后追问了一句。

    “既然我敢给,就不怕你们反悔,你们大可以试试。”张健狂妄的说。

    张健离开以后,于长老问水行天:“门主,他的丹药会不会有问题?”

    “我也不知道,这样吧,huí qù 咱们大还丹和小还丹都先试吃一枚,万一有问题,一定找他报仇!”

    张健开车带方芳离开,方芳一路上都非常兴奋。大仇终于要报了,虽然可能还要一两个月,但是希望就在眼前。

    这几个叛徒竟然是为了丹药把她的家人都害死了,她绝对要手刃仇人。先让他们蹦跶几天,然后就用他们的人头祭奠家人的亡魂。

    回到冰城,张健让方芳自己打车huí qù 。他把车开到冰风车行,拎着一个提包到卫生间,把替身傀儡收了,变回自己的样子换上衣服,然后再开车回家。(未完待续……)

    ps:  求推荐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