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家之后,张健也看到嫂子穿着孕妇装,在客厅坐着看电视。她看到张健二人进屋,站起来过来帮忙拿东西。

    “诶呦呦,快放下,放下,你怀孕呢,能拿重物吗?张健,你怎么回事儿,这么没眼力价,箱子不会自己提吗?”张健妈忽然就冒出来,不是每次的欢迎,而是训斥。

    “妈,没那么严重,我这才不到一个月。”嫂子说道。

    “那也不行,别人都说了,前三后三最重要,你就歇着吧,有什么喊我和张骁。张骁,帮你弟弟把东西拿进去。”

    郑蕾非常懂事的扶着嫂子去沙发上坐下,怀孕第一个月就穿孕妇装的,她也是第一次见到。

    大哥跟张健进屋放好东西,然后对他说道:“看见了吧,我现在在家里的地位直线下降,以前爸妈还把我当个宝呢,现在可好,jiù shì 一个使唤下人。爸妈还说年后就不让你嫂子上班了,然后再请一个金牌月嫂。”

    “等等,嫂子这才一个月,现在就计划请月嫂了?”张健问道。

    “可不是嘛,咱妈说了,她不懂zhè gè ,再说在城里也不接地气,kōng qì 还不好,要多注意养生。一个金牌月嫂一个月要一万啊,老妈说请两年!”

    张健无语,这也太夸张了吧,有钱也没这么花的啊。

    到客厅一看,张健妈正在跟郑蕾说,让她劝劝嫂子,工作辞了算了。先把孩子照顾好,等生完孩子。过了周岁再去上班。也不是不让你工作。

    张健赶紧到旁边打了个电话给孙康。问了一下,京城有两个公司,还有几处房产物业,正好也需要专门的法务人员。张健直接拍板,再加一个法务主管吧,我这边订了,回头过了年让她去上班。

    “妈妈妈,停一下。我有个tí yì 。嫂子不是闲不住吗?简单,我有个朋友,在京城这边需要请一个法务主管,公司扩展,原来的法务主管忙不过来。别dān xīn ,事情不多,每天想去就去,想回来就回来,工资嫂子原来单位的两倍,怎么样?”

    “你安的什么心。你嫂子怀孕了还上什么班?”张健妈的手指都快戳到张健的脸上了,张健一脸的;。

    “妈。我觉得挺好。再说又不累,每天我车接车送,还能散散心。天天呆在家里,容易抑郁症,对胎儿也不好。再说老弟不是说了,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嘛。”张骁冲着张健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是啊,妈,您就让我去吧。天天在家您什么都不让我干,就这么闲着我会憋死的。”嫂子开口求了,张健妈最后勉强同意,但是要求她三个月以后才能去上班,安全第一,这可是张家的长子长孙。

    “妈,还不一定是儿子呢。”张骁说道。

    “谁说的,必须是,不是就再生,国家不是放宽二胎政策了吗?”

    “妈,您好像忘了,我不是独生子啊。”张骁;的说。

    “那就交罚款!”

    “妈,其实不用,不是还有老弟呢吗?让他生儿子就行,我觉得您应该多催催他,今年结婚,明年生孩子!”张骁非常不hòu dào 的转移火力。

    ……

    “喂?大黄,诶,对,我到京城了,你跟你老板汇报一下,我想今天下午去家里拜访一下王老爷子,问问行不行。”张健打电话给黄文轩。

    过了五分钟,黄文轩电话打回来,跟张健说随时欢迎,老爷子也想他。

    张健跟家里打声招呼,从大哥那拿了x1的钥匙,带着郑蕾出门。随便买了点水果,郑蕾还特意去花店买了一盆花,听说老人闲着没事儿都喜欢打理一些花花草草的。

    “王老,我们来给您提前拜个早年,过两天怕喝断片,忘了过来。”张健笑着说,“对了,zhè gè 是我未婚妻,郑蕾,在冰城当中学老师。”

    郑蕾看见王老,用手捂着嘴巴,半天说不出来话。

    “蕾蕾,叫王老就行,他不介意的。”张健十分随意的说。

    “啊,王,王老您好,祝您身体健康。”

    “hā hā哈,小姑娘很可爱,不要拘束,我这条命,还是小张救过来的呢。到这就像到家,晚上留下来吃饭。”王老的声音很洪亮,不知道的还以为只有五十岁呢。

    不一会儿,黄文轩跟王局长就回来了,看来今天也不用上班。然后王老的子女就陆续都回来了,似乎都是王老特意叫回来的。

    他们见到张健和郑蕾都很热情,怎么说张健也救了王老一命。而且听说,zhè gè 张健好像还是位异人,与之交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帮个忙。

    王老叫上王局长,带着张健一起进入书房,说是聊聊天。张健撇撇嘴,聊天需要背着人吗,肯定有事儿。

    “小张啊,我听说最近你们冰城那里不是很太平,甚至整个龙江都很闹腾啊。”王老闭着眼睛,躺在一张按摩椅上。

    “我不知道啊。”张健装傻充愣。

    “小张,我jiù shì 负责这方面的,只要他们不对普通人下手,一般我是不管的,但是那边最近好像失踪了不少人,你就一点风声都没听见?我怎么听说你的车好像还被人放了炸弹呢?”王局长点了张健一下,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想要糊弄我们。

    “我也纳闷呢,现在那个凶手还没抓住呢。怎么,是不是国家要管管,赶紧管,否则怎么保障我们这些小市民的安全啊。”张健说道。

    “我听说还有些外国人到你们那边活动?”王局长最后又问了一句。

    不过张健依然是摇摇头,打死也不说,jiù shì 什么都不知道。最后他们也;,总不能因为zhè gè ,就把张健抓住审问吧?

    王老深深的看了张健一眼,好像要把张健看透一样。然后他让张健谨记一句话,不管做任何事情,为别人也好,为自己也好,都要做到问心无愧。

    张健当然问心无愧了,如果不是该杀之人,他从来不会滥杀无辜。也没有仗着自己的异能或者妖精gù yì 欺负人。赚的钱多吧,但是捐款也多啊,除去灵葫空间任务的捐款,他这一年捐款也上千万了,有几个人说比他多的?

    最后在王老家里吃过饭,张健开车跟郑蕾回家。郑蕾在车行还是忍不住的jī dòng ,一个劲儿的问张健,怎么认识王老的,你该不会是什么红二代、红三代吧?(未完待续……)

    ps:  求订阅,求票票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