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我们打烊了。”

    晚上9点多,化过妆的张健打车带着方芳,来到一个饭店门口,被门童拦住。

    “听说你这里有挺多特色菜,我要点个猪手炖猪脚。”张健说出暗号。

    “猪手炖猪脚,zhè gè 可贵着呢。”

    张健拉开手包,从里面拿出两万块钱,递给门童。

    “我们俩的。”这是门票钱,就zhè gè ,把大部分浑水摸鱼的人就拦住了。

    门口看了眼方芳,然后冲着张健点点头,说:“那跟我来吧,今天主厨正好还没走。”

    进入饭店,门童把他们领到后面的杂物房。打开一扇门,传来刺耳的尖叫声,一个楼梯通往地下,一些烟草味飘了上来。

    跟着门童下去,下面是挺大一个地下室,看起来有几百个平米大小,跟地面的建筑一样面积。里面灯火通明,烟雾缭绕。方芳跟在张健后面,捂住鼻子。

    下来正对着的jiù shì 吧台,门童把两人带到这里。看了看服务员身后的价目表,一罐可乐居然要一百块,就知道该有多暴利。

    不过走到这里,发现kōng qì 好很多,抬头一看,上面有通风设施。烟雾都在头顶,他们下面还没那么呛人。

    再往前走,是一排排的看台,中间一个拳击擂台,现在上面一个人都没有。

    看台上倒是已经坐了不少人,男女都有,还有的肆无忌惮的搂抱在一起亲吻。张健转了一圈,然后走到吧台那里。

    掏出四百块。递给服务员。

    “两瓶百威。”

    张健递了一瓶给方芳。然后对着服务员说道:“哥们。跟你打听个事儿成吗?”

    “没问题啊,一个问题,一百块!”服务员笑的很奸诈。

    我擦,真tm是抢钱一样,一个问题一百块!好,你要是回答的不能让老子满意,看到时候给你好果子吃的。

    “前两天在这有个耍太极拳的老头你知道吗?”

    “知道。一百块。”

    我擦,这也算是一个问题!张健很;的递给他一百块。被他收到自己的口袋里面。

    “那个老头是跟谁打的?”张健问完,很自觉的递了一百块给他。

    “暴龙。”

    “今天暴龙来了没有?”又是一百块递上去。

    “来了。”

    “能安排我跟他打一场吗?”还是一百块。

    “等一下,我问问老板。”这次服务员没有接张健的钱,擦,是tm拳手啊,万一脾气上来,把自己k一顿怎么办?

    不到五分钟,服务员放下电话,然后冲着张健身后招招手。张健一回头,看见一个穿运动服的人走过来。

    “强哥。jiù shì 他。”

    “哥们,是你想要参加擂台赛吗?”

    “没错。但是我要跟那个打死老头的暴龙动手,你们能安排吗?”

    “没问题,今天本来就安排了两场bǐ sài ,加一场不是更好。你跟我来吧。”

    方芳也跟着站起来,强哥看到后,很诧异的看了张健一眼。

    “我的妹妹,跟来长长见识,顺便押我赢,赚点小钱花花。怎么,你们这儿拳手家属不能下注买自己赢?”张健随意的说道。

    “当然可以,一起来吧。”

    “老板,jiù shì 他要参加,点名要单挑暴龙那个暴力狂。”

    “哦?看你体格也不是很结实,跟暴龙打,会很惨的。听说了没有,暴龙这两个月已经打残了四个人,全部重伤不治死了,包括zhè gè 场子以前的老板。”

    “那又怎样,他今天,会被我直接打死在擂台上。”张健说的很平淡,但是听在他们耳朵里,就感觉张健无比的狂妄。

    “好,有信心是好事。那么我能问问你,为什么要挑战那个暴龙吗?”

    “因为我练的是太极拳!”

    “太极?你跟那个老头什么guān xì ?”老板本来靠着椅背的身体变得挺直,有些警觉的问道。

    “跟他学过一段时间拳法,今天来给他报仇。谁打伤了他,谁就要付出代价!”

    “好,跟他们说,今天第一场,jiù shì 暴龙对战我们这位,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太极。”

    “暴龙对太极,记住了,十点准时开始,让人下去收注,今天我们要大赚一笔,暴龙一赔零点三,太极一赔三,让人多多宣传太极。”

    zhè gè 老板非常精明,他越是这么宣传,买张健赢的人就越少。他就能大赚一笔,当然,张健要赢才行。

    看到张健上擂台,方芳也坐在擂台的一角,拿着一瓶矿泉水和一条白毛巾。

    “现场的各位朋友,投注jié shù 了。我们欢迎今天对战的两位选手。一位是大家非常熟悉的暴龙,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另外一位是今晚的挑战者,他叫做太极。”

    “下去吧,这小身板跟暴龙打,你会死的很惨的!”地下有人喊道。

    “太极,我买你赢了,一定要赢啊,赢了我重重有赏!”有买张健赢的人喊道。

    主持人在台上jì xù 说道:“大家可知道这位太极的身份吗?他是前两天被暴龙击败的那位老者的弟子,是来报仇的!带着仇恨,他能否取得shèng lì 呢?还是我们的暴龙先生,一如既往的ko对手呢?让我们拭目以待,我宣布,第一回合,开始!”

    主持人灵敏的从台上跳下来,要是晚一点,恐怕会受到拳手们的“特殊照顾”。

    “你是那个老家伙的弟子?他不是刚刚被我打死一个弟子吗,现在怎么又冒出来一个?怎么样,听说那个老家伙也死了,你也是来送死的吗?”暴龙一边往张健身边走,一边说道。

    zhè gè 暴龙身高在一米九以上,浑身上下肌肉块非常突出,有点像是西北高原的少数民族,因为他说话声音也怪怪的。

    张健看着暴龙的jiǎo bù ,不大不小,每一步迈出都能随时收回或者快速进攻,是一个非常有经验的拳手。

    可惜,他遇上的是张健,一个有着怪力的张健。更何况以暴龙的那些格斗经验,跟古武者比起来差远了。

    暴龙猛然踏出一步,然后一拳奔着张健的面门打过来。张健微微侧头,左手迅速抓住暴龙的手腕,向外一拽,然后用右肩狠狠的撞在暴龙的胸口。

    嘭,暴龙飞出去,跌倒在擂台上。

    刚才还闹哄哄的看台,瞬间变得安静。然后更大分贝的声音响了起来,还是有人买张健赢的,一赔三啊,万一买中了呢?(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