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你们敢打我,你们等着,我让你的药店今天就关门!”

    两个人爬起来,钻进车里开车离开。张健笑了一下,就这水平也敢来威胁人?你丫开一辆哈弗,能有什么本事?穿着打扮跟香江八九十年代似的,以为jiù shì 大哥了?

    duì fù 这种人,警察显然是不hé shì 的。他们敢来,自然在警察那边能搞的定。而且国内对于打架闹事处罚很轻的,有时候非常气人,但是别人最后道个歉,赔偿几百块就行了,没有什么太大伤害嘛。

    转天别人放出来,还来骚扰你。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张健也不是软柿子,轮得到这几个小子在他头上拉屎撒尿吗?

    因为要拆迁,所有zhè gè 街角根本没有摄像头,等到新楼盖起来,路面拓宽,摄像头才会装上。所以在这打架,绝对没问题,就看警察出警的速度了。

    “打电话,叫几个人过来,我们jì xù 搬家,他们要是敢来闹事,别打残,别打死就行,剩下的怎么疼,怎么难看怎么给我打。”张健冲着那个货车司机说道。

    货车司机点点头,然后打电话给其他师xiōng dì 。他们这些都是没什么文化,只能出来做一些保安、司机之类的活,有些本事的,去给那些夜总会看夜场,还有的更是一直当打手。shōu rù 不高,还十分危险。

    现在跟着方芳大姐大,jīng guò 介绍跟着张老板,每月工资五千不说,biǎo xiàn 好了还有增加功力的丹药。这要是能让他们更进一步。能够迈入暗劲。那可就厉害多了,给大老板当保镖,一个月上万都是轻松的。

    不过现在老板越来越难伺候,难得遇上张老板这样的人,一定好好干。

    这也是现在为什么武者越来越少的原因,练武要求每天至少八个小时,甚至十二个小时,那里还有其他时间学别的?考不上学。学不到有用的东西,就只会打架,到最后还是只能做蓝领。

    除非那些师出名家的,才能开武馆收徒,可是那样的武馆也越来越少了。现在人们讲究学习速成的东西,比如棒子国的跆拳道,为什么世界上流传最广,学徒最多?jiù shì 因为动作潇洒帅气,而且易学。

    他们这些学习古武的,先要练习内功。然后练习招式。招式还要配合内功,想要真正成为高手。没有个几十年功夫,怎么可能?

    你要是真有十几年就进入先天的,那必然是隐世的大门派,那样的人他还从来没见过,只是听说有这种人罢了。

    现在他们跟着在张健的公司做搬运、司机什么的,但是工资可没有一个低于五千的,干好了还有奖金。

    当然他们这些人,都不过是明劲而已,比一般人强很多,勉强能跟那些特警什么的比一下。方芳真正留在手里的,都是暗劲高手,这些才是能独当一面的高手,给那些管片镇场子绝对非常轻松。

    张健给方芳的规矩jiù shì ,可以涉黄,可以涉赌,但是不能涉毒,也不能杀人。可以打人,甚至严重的可以打伤打残,但是不能打死。遇到该死之人,报警就行了,交给法律制裁他们,免得脏了他们的手。

    这一次方芳收编整个龙江的古武势力,顺便划拉到不少武功秘籍,其中就有很适合方芳练习的内功和招式。

    方芳要是还用以前的内功,先天黄级jiù shì 她最终的成就了,要向到玄级,只有极品丹药一个途径。

    但是现在不同了,她有了hé shì 的内功修炼,只要坚持不懈,张健再辅以普通的丹药,或许用不了十年,她必然能进入玄级高手境界。

    方芳才二十多岁,要是四十岁之前,能够晋级玄级,那么此生晋级地级高手,也不是梦想,还真有可能实现。

    张健他们刚刚把东西搬到新的药房,就接到电话,说那两个人果然有去了,还带了十几个人,摆明是要闹事的。

    不过他们以为人多就能赢,结果张健这边虽然只zhǔn bèi 了六个人,但是却把那十几个人打了一顿。都是鼻青脸肿的,没有什么重伤,就算是闹到警察局,也不过jiù shì 普通的打架闹事处理,一人顶天赔五千块。

    张健很满意这处理结果,拿出两万块,让那几个人分了,让他们再保护几天,防止那帮孙子还来。

    当天半夜,他们果然又来了,不过没想到张健这边人也没走。这回可不是简单的jiāo xùn 一顿,而是下了狠手。好几个人都被打骨折了,不养个三四个月,别想好。

    第二天,这帮人居然又来了。张健都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想占便宜,还是来找揍的。

    不过这次他们没有闹事,而是弄出了一个调停人来,要张健这边赔偿医药费。

    张健到御药房的时候,看着那边一水儿的绑着白绷带,实在是憋不住笑。你们都这样了,还装什么黑社?会啊,有一点气势吗?

    再说现在什么年代了,最多jiù shì 普通打架敢明着下手,动刀子,不怕进去吗?真要是进去,张健这边有黄志航顶着,他们还是吃亏的份。

    “张老板,这么说吧,我们是做拆迁公司的,市里的拆迁活,大部分都是我们承包。今天你给个tòng kuài 话,这房子,你卖不卖!”

    “当然不卖了,我们跟政?府谈,该给多少,我们要多少,一分不多要。跟你们谈的着吗?你们算干什么的?”

    “那行,你的人打了我这么多弟兄,医药费是不是算一算?”

    “算?算你大爷!哪次不是你们的人先动手,怎么的,现在跟我装横?我们这叫正当防卫,在法律上,也是站得住脚的,你们呢?寻隙闹事,打架斗殴,要不要报警啊,我帮你播幺幺零好不好?”张健掏出电话,放在桌子上。

    “有种,你记住今天你说的话,会有你后悔那一天的。我们走。”

    “慢着,这地方是私人的,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昨天你们打坏了我们一个柜台,赔钱吧?”张健伸出一只手,冲着他们晃悠着。

    “你说什么?”

    “没听清?我说赔钱!一个柜台一千块,拿钱来,否则我报警了啊!”张健gù yì 恶心他们。(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