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谁是老板啊?”同样的场景再一次出现在御药房,不过这次的两个人没有上次那种傲慢,穿的也是正常的羽绒服,里面是衬衫、毛衣和领带。

    居然打了领带,穿的很正式的样子。恰好今天是二月一号,张健习惯性月初到各个店铺公司巡视一圈,颇有狮王巡视自己领地的感觉。

    “我jiù shì 老板,两位是?”张健掏出烟盒,弹出两根烟递给他们。

    “你好,我叫刘宏,这位是我同事向阳,我们是区政?府拆迁办的,负责这片土地的拆迁工作。先生是这栋房子的业主吗,有产权证没有?”刘宏接过烟说道。

    张健一看,果然,这两个人不是闹事的,这才是真正的拆迁负责人嘛,态度就不一样。现在什么年代了,又是在省会城市,还敢玩那些暴力拆迁不成?

    “没错,我jiù shì 业主,产权证当然有,在家保险柜放着呢,需要我现在拿来吗?”张健点着打火机,给他们点上烟。

    “不用不用,还没到签合同的时候,现在jiù shì 一个初步意向,我们也是来给你们宣传一下《拆迁补偿bàn fǎ 》。”刘宏摆摆手说道。

    “那请这边坐吧,我们别站在门口,挡了别人买药。”张健将两人引到里面坐下,天气挺冷的,还给他们倒了两杯热腾腾的普洱茶,驱寒效果很好的。

    “还没请教,你贵姓?”刘宏问道。

    张健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自我介绍呢。

    “hā hā哈,免贵,姓张。张健。小苏,抓两把莲子和核桃仁过来。”

    中药铺的药材,能当做零食吃的,还比较被大众所接受的,莲子和核桃仁最为广泛。

    “尝尝,都是去年入冬进的新货,店里也没其他什么吃的。两位别介意啊。”

    “客气了,客气了,这怎么好意思。这张纸是我们的《拆迁补偿bàn fǎ 》宣传单。你看一下,有不懂的可以问我,我马上就给你解释。当然,这只是比较常见的一些问题。你如果有新问题。也随便问,我们jiù shì 负责给您解释的。”向阳说道。

    张健拿过一张a4纸大小的宣传单仔细看了看,上面列巨了一些比较常见的问题。比如张健zhè gè 药房拆迁之后,可以给一比一面积的底商,然后按照建筑面积百分之十五补偿底商面积,或者现金补偿。

    房前门后土地使用证上面有,但是房屋产权证上面没有的地方,也可以给上面的楼层。按照楼层不同,价格不同。张健这么大的一块地方,能要两套楼层不太好的房子出来。

    怎么看都很划算,原地补偿,不用搬到其它地方去,这地段还不错,后面都规划好了,都是住宅小区,自己zhè gè 临街,到时候底商是自己用,还是租出去,都不亏。

    “我问一下啊,我zhè gè 药铺面积不小吧?你到时候底商规划成那种几十平米一个的小格子间,我这就不方便作为药铺了,那只能租出去,我这中间必然有些损失,怎么算?”张健问道。

    “你zhè gè 问题好解决,周围像是你这样的商铺有三家,一家水果店,一家蔬菜店,面积都跟你zhè gè 差不多。所以我们在临街这栋楼的一楼,正好能规划出来四个这么大的商铺,除了你们三家,还能开一家小超市,所以这点你绝对不用dān xīn 。”刘宏一边吃着核桃仁,一边给张健解释。

    “那我能问一下,那家超市卖给谁了吗?”张健追问道。

    “hā hā哈,你不是第一个这么问的,谁都知道,这片小区起来,超市肯定赚钱。不过晚了,那边几家店铺,都被一个老板收走了,他们要了那个超市的地方。不过说实话,四个店铺wèi zhì 差不多,到时候你们四家抽签,抽中哪个jiù shì 哪个。”

    张健皱起了眉头,那边几家店铺年前还看到有人营业呢,现在补偿条件这么好,他们怎么会卖掉呢?被一家买走了,会不会是惦记自己这家店的那一拨人?

    “那行,挺好,挺好的。那我要是不想要上面的住宅,我这房前屋后的空地,能否换成底商呢,差价多少我可以补。”张健问道。

    “zhè gè 原则上也是可以商量的,不过要看想要的人多不多,如果多,那就只能抽签决定,如果不多,那么没问题,肯定可以,但是你也明白,差价是一定有的,或者面积减小。”向阳解释道。

    “没问题,zhè gè 是应该的。诶,我还有个问题,你们这决定交给谁开发了吗?”张健忽然想起来,自己虽然手里有很多地块,但是现在有钱了啊,有孙大富zhè gè 土豪注资,同时开发几块地皮都没问题的。

    “交给谁?哪能这么说,我们是邀请一些比较有名的地产公司来投标,这块土地要规划成一个中小型的社区。张老板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hā hā哈,不瞒二位,我手里也有一个地产公司,而且资质齐全,以前从冰红集团手里买来的,然后自己又注资一些,现在加上股东最近又增加了一位,资产有十几个亿吧,我想我是不是可以来投标呢?”张健笑着说。

    “呦呦呦,没看出来,张老板居然是搞房地产的大老板。”

    “哪里哪里,我jiù shì 一个小股东,上面有两个大股东呢,混口饭吃。那我能问一下,dǎ suàn 什么时候招标,什么时候开发呢?拆迁工程是算作一起,还是你们单列出来?”张健问道。

    刘宏忙摆摆手,说道:“诶呀,张老板,你这可难为我们两个了,我们jiù shì 来宣传一些拆迁补偿bàn fǎ 的,你说的这些,我们也不懂啊。这样吧,我听说zhè gè 月底,就会招标,具体怎么回事,你看国土局的网站,上面应该有,或者你直接去咨询,到我们区里咨询也行,这也是今年的大工程。”

    “是啊,张老板,我们两个可不管这些。行了,你要是没有其他问题,我们就走了。”向阳说道。

    “小苏,赶紧包两包莲子和核桃仁,还有那蜂蜜,也拿两瓶,用袋子装上,给两位领导拿着。”张健喊道。

    “诶呦呦,这不hé shì ,我们哪能要你的东西呢。”刘宏摆着手说,但是眼神却一直盯着小苏装东西的手。

    “没什么不hé shì 的,两位就拿着好了,都是自家店里的东西,我们这不是马上就要搬走了吗,明年才有机会搬回来呢。这些东西搬来搬去也不方便,两位就当帮我消化消化。”

    “那我们给钱好了。”向阳装模作样的说。

    “诶,这玩意jiù shì 给两位平时吃着玩的,十块八块的东西,也不是什么贵重物品,算不上行贿受贿的,你们要是不好意思,下次见到我,给我颗烟抽就行。”张健说道。

    “那好吧,多谢张老板,我们过去了,回头要是有什么政策上的变化,我们再过来告诉你。”(未完待续……)

    ps:  京城过节人太多了啊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