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小岛君,你不是说这项链是你父亲亲手挑选东珠,亲手制作的吗?”福田大雄腾的一下站起来,冲着小岛一郎质问道。

    “我补充一下,我们交给那个死老鬼的东珠足够他制作三串项链,当初说好的,多余的可以送给他,但是你们现在把它全部当做是你们自己的,这跟抢有什么分别?或许按照你们的逻辑,zhè gè 好东西,本来就该是你们的?”张健讽刺道。

    “三串?”福田大雄眼睛一亮,回头冲着张健问道:“还没请教这位先生尊姓大名,我叫福田大雄,这是我的名片,如果先生有意出售东珠项链,还请务必联系我,我想在整个龙江省,没有人也没有公司能出比我们更高的价格,就算是在你们国家,我们的珍珠饰品,也是鼎鼎有名的。”

    张健压根就没接福田大雄的名片,冲他摇摇头:“我不缺钱,这东珠是我找来给我家人做项链的。原本说好,如果他手艺好,我以后还有委托,现在看来手艺怎么样我不知道,这人品嘛~~~”

    “不许你侮辱我父亲!”小岛一郎喊道。

    “啧啧啧,我侮辱你父亲?连一个做生意最基本的诚信都做不到,我这么说有什么错吗?或者说这不是你父亲的主意,而是你的?”

    小岛一郎支支吾吾,然后脸色涨的通红。看来张健猜对了,zhè gè 主意真的是小岛一郎自己的,那个老头这么多年的口碑还是不错的。

    “滚开!”

    张健走到他们跟前,把他俩都推到一边。伸手从桌子上把小岛一郎盖着的衣服揭开。一串非常漂亮的珍珠项链出现在张健眼前。

    我擦。这老家伙的手艺没的说。牛!那时候不算很圆,也不算太亮的珍珠,现在又圆又亮,太美了!

    “你放手,这是我的,是我的!”小岛一郎忽然扑上来,眼神狂热。

    张健一脚把他踹飞出去,要不是这家伙只是偷东西。张健刚才这一脚非得踹断他几根骨头不可。

    “你也不许走,这里是冰城,你要是敢出去,我保证明天你的店子就会莫名发生许多yì ;。”张健头都没抬的说道。

    本来还想趁乱离开的福田大雄停住了jiǎo bù ,然后一脸;的站在一边。你妹的,遇上坐地虎了。

    刚才从张健进屋,他就觉得此人不可招惹,好像有一股煞气。他们两个的交易不说多么保密,但是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被发现吧,此人的能量可见一斑。

    尤其是这里还是冰城。福田生意做得再大,也是外来户。而别人才是地头蛇。要是公司派来的忍者还在就好了,会怕他威胁?

    “小子,我问你,另外两串呢?”张健踩着小岛一郎的胸口,居高临下的问他。

    小岛一郎撇过nǎo dài ,不看张健,摆明了是要硬抗。张健嗤笑一下,就这怂样,还跟老子装什么硬汉。

    张健踩住他一只手,然后慢慢的碾,不到半分钟,小岛一郎就忍不住开始痛叫,然后不停的求饶,可是jiù shì 不说剩余的珍珠项链去哪了。

    张健的耐性也是有限的,更何况这货是岛国人。张健原本说不上对岛国人多么讨厌,现在大部分岛国人都是反战的,但是jiù shì 有那么一小撮人贼心不死。这就导致张健现在对岛国人的厌恶越来越深,除了那些德艺双馨的爱情动作片女演员。

    “我说,在一位忍者大人手里,不在我这。求求你,不要再踩了~~”

    “什么?”zhè gè yí wèn 不是张健发出来的,而是旁边的福田大雄。

    张健转头看了他一眼,好像他对忍者有些了解的样子。

    张健坐在沙发上,弹出一根烟,然后没用打火机,自己弹出一根手指头,直接冒出一股火苗,把烟点燃。

    福田大雄和小岛一郎都看傻了,这是魔术吗?还是他们zhè gè 国家传说中的仙术?

    嘶~~呼~~

    张健深吸了一口烟,冲着小岛一郎喷出一道烟柱。

    “具体说说吧,忍者什么的,是怎么回事儿?”张健指着小岛一郎吩咐道。

    小岛一郎趴在地上,都没敢站起来。他哆哆嗦嗦的说道:“那天我去父亲的工作室,看到父亲完成了一项作品。那是那么美的一串珍珠项链,他说这是极品野生东珠制作而成,别说是现在,jiù shì 在古时候,这么大颗穿成串都不多见。”

    “说重点,我问的是忍者!”张健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

    “马上马上,也jiù shì 那天,那位大人也来到父亲的工作室,似乎想让父亲帮他做些什么事儿。但是父亲jù jué 了,他很不gāo xìng的离开了。可是晚上的时候,父亲就忽然暴毙而死,还是他通知的我。”

    “等等,你是说你父亲死在工作室,你不是第一个知道的,而是他?这么说最后一个见到你父亲的人,可能是他?”张健问道。

    “是的。”

    “你tm白痴啊,这说明你父亲很有可能是他弄死的,你还tm把项链送给他?”张健倒是想看看,zhè gè 家伙到底怎么想的,就算那个忍者不是凶手,也跟凶手脱不了guān xì 吧?

    “你当我不知道吗?可是我又能怎么做?没有任何证据,父亲是心脏病突发死去。我要是告他,警察会受理吗?还有,他是忍者,是无所不能的忍者,我怎么反抗,难道要自己也被同样杀死,我母亲和妹妹怎么办?”小岛一郎喊道。

    “无所不能?怎么,你们国家的忍者这么厉害?”张健扭头看着福田大雄问道。

    “没有那么夸张,但是肯定能做到一些常人做不到的事情,有些甚至是匪夷所思。”

    张健点点头,每一个古武者和异能者,在普通人看来,都是匪夷所思的。你见过普通人一下子能跳上两米高的墙吗?你见过普通人能让枯木逢春吗?你见过普通人用手指头点烟吗?

    具体那个忍者有多厉害,张健没见过,不好发表评论。可是千不该,万不该,他拿了不属于他的东西,而zhè gè 东西的主人非常生气!

    “你还能联系上那个忍者吗?”张健踢了一下小岛一郎。

    “能,我母亲和妹妹还在他手中,我这项链不是给自己卖的,而是卖了把钱给他,他才会放了我的母亲和妹妹!”小岛一郎哭诉道。(未完待续……)

    ps:  昨天跟新晚了,居然忘记定时,老四的错,抱歉抱歉。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