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健感觉有些不对劲,zhè gè 忍者的胸部……我擦,怎么是女的!

    “小妹?!”小岛一郎忽然喊了一句。

    喊完这句话,他就后悔了,但是张健已经知道zhè gè 女忍的身份,居然jiù shì 小岛一郎的妹妹。

    小岛一郎不是说,他的母亲和妹妹,被那个忍者抓走了吗,那么zhè gè 又是怎么回事儿?

    “zhè gè 是你妹妹?你敢骗我?”张健狞笑道。

    “没,没有,真的有一个忍者抓了我的母亲和妹妹威胁我。我也不知道小妹怎么会出现在这儿,穿这样的衣服,我没说谎,没骗你!”小岛一郎看到张健那不善的眼神,拼命的解释。

    “是吗?那这么说,你妹妹有很多事情瞒着你啊。”张健拽过来电话线,把zhè gè 女忍的双手绑在后背,然后狠狠的一巴掌抽在zhè gè 她脸上,把她给打醒。

    嗯~~

    小岛芳爱幽幽转醒,睁开眼看到的是大哥的面孔。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在这里?不对,自己刚才应该是被电击了,任务失败了!

    “小妹,你怎么在这儿,怎么穿成zhè gè 样子,母亲呢?”小岛一郎用力的摇晃小岛芳爱的肩膀。

    “哥?我回头再跟你解释,你先告诉我,他们是谁,干什么的?”

    “我们啊,简单,你哥卖的那个珍珠项链,jiù shì 用极品东珠制作的项链,是我的。现在你明白了?”张健玩味的看着她。

    “你的?你是孙康?”小岛芳爱脸色大变。

    “呦,还知道老孙呢,可惜你猜错了。我是孙康的朋友。这么说你应该很清楚。zhè gè 珍珠项链是属于谁的。又是谁允许你们,卖掉属于我的东西?还有,你哥说的那个忍者在哪儿?”张健低下头,瞪着女忍,语气越来越不好。

    小岛芳爱扭过头去,一副我jiù shì 不说,你能拿我怎样的态度。张健笑了一下,然后冲着方芳招招手。

    “卸了她的手脚。然后把小岛一郎从窗户推出去。”

    小岛一郎大惊失色,怎么就要把自己推出去啊,这是二十多层啊,掉下去可能没摔死,他就先吓死了。

    “小妹,小妹,救我,救我啊。”这句话是张健猜的,因为小岛一郎说的是岛国语言。

    张健这才恍然大悟,她该不会是听不懂汉语吧?

    “大雄先生。来,过来帮我翻译一下。别dān xīn 。只要你老老实实的,我会放你走的。”张健笑的很bsp;làn ,但是在福田大雄的眼里,这jiù shì 赤luo裸的威胁啊。

    一连串的岛国语言从福田大雄的嘴里说出来,而那边小岛一郎已经在不停的祈求妹妹,快说吧,别挺着了,一会儿你哥我就被人扔下楼去了。

    “我懂汉语,不用翻译。”很标准的普通话从女忍嘴里说出来,张健愣了一下,然后大怒。

    我擦,你丫是诚心耍老子是吧,我就说小岛一郎都会,你没理由不会。好,你想玩,那就陪你玩玩。

    蜘蛛怪虽然不在,但是张健觉得用蜈蚣精来逼问也是不错的手段。

    张健忽然蹲下,蹲在女忍的面前,然后左手在地上好像抓起来什么东西,拎起来一看,居然是一条十几厘米长的金色蜈蚣。

    方芳都吓的退后一步,然后想到大师兄和二师兄都能控制一群妖兽,这蜈蚣应该也不算什么吧。jiù shì 跟上次她见过的那个大蜈蚣好像不太一样,会不会是亲戚?

    “见过这么毒的蜈蚣吗?咬一口,可以控制你什么时候毒发身亡。比如五分钟,比如五个小时,或者是五天。我先给你表演一下五分钟的,把小岛一郎给我压过来。”

    方芳一招小擒拿,踢了一下小岛一郎的腿弯,小岛一郎就跪在张健面前。他不断的挣扎,想要后退。

    蜈蚣精很配合的亮了一下口器,小岛一郎的裤裆忽然传来yī zhèn 骚臭味。

    擦,这货吓尿了!不过这样效果更好,张健很满意。

    “别,别碰我哥,我说。”小岛芳爱终于是不忍心看着对自己很好的大哥死在自己面前。

    方芳一松手,小岛一郎快速的往后挪了一米多,靠在沙发上,瑟瑟发抖。

    福田大雄更是在张健拿出金色蜈蚣的时候,就靠在窗户边上,蹭到墙角抱住nǎo dài ,一副不关我事,我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

    “那个忍者是我的老师,我是他学生,跟他学了十年的忍术。没想到今天遇上你们,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你们学的这是你们国家的忍术吗?”

    “我这是古武,跟你们的忍术不同。”方芳淡淡的说道。

    “这么说我的珍珠项链,还在你老师手里?那你又知不知道,你父亲是怎么死的?”张健gù yì 问道。

    “心脏病突发啊。”

    “你què dìng 吗?那为什么你老师先知道的?那你又知不知道,你老师已经把你父亲的名声全给毁了,你父亲用一辈子积攒的名声啊,啧啧啧,你那个老师对你还真好!”张健讽刺道。

    “不许你说我老师,老师是好人,他是为了我们伊贺流的发展,父亲也是伊贺流的人!”

    “伊贺流?听起来倒是很厉害的样子,不过你们拿我的东西卖钱发展你们的组织,你不觉得有些强盗逻辑吗?把你老师叫过来,我跟他谈谈,如果他识相的话,我可以给他一笔钱,发展你们伊贺流,当然,交换条件jiù shì 以后你们要为我做事。”

    张健忽然觉得,如果安插一根钉子,到岛国去,似乎也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不可能,伟大的伊贺流忍者,是不可能为你做事的!”女忍很坚决的说道。

    “你没问,怎么就知道不行呢?没有任何事是没有价格的,只要我出的价,足以打动他的心,那就成了。如果你不马上联系你的老师,那么你的哥哥,马上就会从zhè gè 房间的窗户跳下去。相信我,这里是冰城,我说他是自杀,他就一定是自杀!”张健威胁道。

    “你~~”女忍的双眼充满了愤恨。

    “去,把他丢下去。哦,对了,免得他死不了,半死不活的更痛苦,先让我的蜈蚣给他来一口,保证他死的时候一点疼痛都感觉不到。”

    “不要啊,小妹,救我啊,救我!”小岛一郎不断的挣扎,但是依然被方芳轻易的拖着往张健身边走过来。

    “住手,我打电话!”小岛芳爱眼角滑落一些泪水,一边是老师,一边是哥哥,她难以抉择,只能选择相信老师,老师一定能处理好这件事。

    “聪明,早这样不就行了,还要我费口舌。你来给他们表演一下你的牙口。”张健把蜈蚣精放倒女忍刚才丢在地上的小刀上面,蜈蚣精不到半分钟,就把比它身体还大的小刀咬碎吞下去,看的他们都是后怕不已。(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