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方芳,你在家没?在家呢,没事儿,我弄了瓶好酒,我去你那,咱们喝两杯?”张健问道。

    “行啊,我炒两个素菜,你带两个荤菜过来吧。”方芳一听有好酒,也很gāo xìng。

    “统领啊,看家啊,回头我兑一些,给你也尝尝。”张健拍拍鳄鱼统领的nǎo dài ,然后拎着酒瓶子出门。

    找了个饭店,随便弄了两道招牌菜,一点钟zuǒ yòu ,张健到了方芳家。

    还是那个小房子,张健跟方芳说让她换个大点的,最少也弄个三居室吧,你现在怎么说也是冰城龙头老大,在龙江都是古武者第一人,这住的地方也不能太寒酸了。

    方芳说反正一个人,要那么大干嘛,收拾起来还麻烦,zhè gè 地方她住着就挺好,还dǎ suàn 买下来呢。

    张健没再坚持,等自己公司的楼盘起来,送她一套大三居算了,到时候她愿意住哪随便。

    张健把酒拿出来的时候,方芳拿着酒瓶仔细看了看,不jiù shì 十年陈酿的五粮液吗,这也不是什么好酒啊,市面上就有得卖,还没多贵。

    看到方芳那怀疑的表情,张健解释道:“这酒里面我加了药液的,弄不好这一瓶,能把咱们两个都放倒。我好长时间都没有喝醉过了,这次说不定能体会一下。”

    方芳眼睛一亮,药液?那是不是能增加功力啊,一会儿可得多喝一点。

    当瓶塞打开的时候,方芳就闻到yī zhèn 香气,这绝对不是五粮液的wèi dào !这种香味儿方芳没闻过。但是感觉特别的醉人。现在她忽然有种迫不及待的感觉。

    张健给两人各倒了一杯。方芳家里都是二两半的白酒杯,这一下,半瓶酒就下去了。

    “来,尝尝。也感谢你为咱们葫芦门做出的贡献,喝一口。”

    两人碰了一下杯子,张健喝了一口,仔细的品品。

    香、甜、纯,回味无穷啊。

    方芳喝了一大口。然后仔细的体会了一下,果然是好酒,她感觉她内力的运转速度,好像都加快了一些,里面必然添加的是极品药液。

    两人一边喝酒吃菜,一边聊天,不知不觉,一杯酒已经下肚。两人都有些意犹未尽,方芳盯着张健手里的半瓶酒。

    “都喝光?你还行吗?”张健问道。

    方芳狂点头,然后抢过张健手里的酒瓶。给两人满上。她还特意没给张健倒满,这样剩下一点。她直接对着瓶子吹了。

    张健有些无语,这酒jiù shì 再好,也没你这么喝法吧。算了,反正他那瓶千日醉感觉怎么也有几百上千滴,不差这点。

    还别说,zhè gè 千日醉还真有效果,平时张健喝酒,根本就没有醉意,最多jiù shì 能喝出一些酒香味儿。这次不同,张健第一杯下肚,就跟以前喝啤酒感觉差不多,这喝完第二杯,怎么也有以前喝白酒的感觉吧。

    方芳越喝越兴奋,然后开始跟张健倒苦水。她小时候在姥姥姥爷身边生活,然后姥姥姥爷过世,她一个人东躲西藏的,靠着当初他们给留下的现金,到是没饿着。

    可是她没上过学,别说义务教育了,小学都没上过。她是通过买来的书本自学完小学初中课程的,再往上,自学就非常吃力,索性放弃了。

    后来钱快花光了,她才十几岁啊。看着同龄的孩子都穿的花花绿绿的裙子,兴高采烈的上学、玩耍,她只能靠街头卖艺翻跟头,赚一点点钱。

    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一个中介人找上她,问她愿不愿意赚钱,赚大钱。

    幼小的方芳拼命点头,她想赚钱,赚好多好多钱,花不完的钱。

    也因此,她加入了青衣楼,zhè gè 她以后一直卖命的杀手组织。

    靠着青衣楼zhè gè 中介人的培养,方芳学会了枪械使用。再加上她从小就解除一些药材,还能配制出一些毒药。古武修为虽然进境不高,但是在近身格斗的时候,她的水平已经算是非常高的了。

    张健听着方芳絮絮叨叨的说她这些年的痛苦,没有朋友,没人关心。直到遇上二师兄和大师兄,他们对自己非常非常的关心。

    bāng zhù 自己提升实力,bāng zhù 自己报仇,现在还把这么大的地盘,交给自己打理。

    “二师兄,师妹我没什么能报答你的,唯有以身相许!”方芳说着,就走到张健身边,坐到张健的腿上。

    方芳那身材,没的说,该凸地方凸,该凹地方凹。重要的是张健看过她半luo的样子,那皮肤,那身段,啧啧。

    “咳咳,方芳,师兄跟你说过,你不要这样,我帮你不图你回报的。”张健有些艰难的说道。

    方芳忽然搂住张健,然后嘴唇就吻了上来。

    这感觉,根本停不下来啊!

    张健也不知道怎么了,以前方芳也zhǔ dòng 要为他献?身的,但是张健都抵挡住诱惑了,今天为什么感觉抵抗不住呢?

    张健下面已经有了fǎn yīng ,当方芳抓住他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的时候,张健感觉nǎo dài 里腾的一下窜出一股火焰。

    他拼命的想要压制,他要站起来,把方芳推开。

    但是方芳伸手在下面一捞,张健就再也走不动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的衣服就都扔在地上,而张健则把方芳放在沙发上,一下一下的冲击着。

    似乎很久都没有这么爽快的感觉,这才是下午,也算是白日宣yin了,张健非常的兴奋,状态也出奇的的好。

    方芳跟八爪鱼一样,紧紧的缠着张健,任凭张健一下一下的冲击,发出无意识的呻?吟。

    战场从沙发,到浴室,再到卧室,一直到天黑,两人才沉沉的睡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健醒过来,揉了揉nǎo dài ,睡得好舒服啊,天怎么是黑的,自己睡了多久?

    不对啊,这不是自己家,这是在哪儿?张健再一低头,看到睡在自己身边的方芳。他小心翼翼的把被子掀开一点。

    我擦,都没穿衣服。在看看自己的小xiōng dì ,他很què dìng ,自己昨天做了些什么。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呢,这千日醉这么厉害,居然把自己喝断片了!

    可是怎么就跟方芳gun床单了呢,这该怎么办啊!(未完待续……)

    ps:  不小心把方芳推到了~~~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