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手机看了眼时间,我擦,居然已jīng guò 了一天一夜,这千日醉还真tm够劲儿!

    起床去洗了个澡,到厨房给自己用弄了点面条,这么长时间都没吃东西,还真有些饿。

    就在张健吸溜吸溜吃的正开心的时候,方芳打开门走出来,然后好像没看见张健一样,走进卫生间去洗澡。

    张健嘴里的面条都忘记咀嚼,直接被他咽下去,差点被噎死。赶紧喝了口汤压下去,然后张健又快速的煮第二碗面。

    方芳围着浴巾走出来,张健还在煮面。她坐到刚才张健的位子上,拿起张健吃了两口的那碗面jì xù 吃。

    “诶,那碗面,我吃过的。”方芳看了张健一眼,他的声音就越来越小。是啊,该发生,不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拿着张健用过的筷子,吃他吃了两口的面又有什么。

    张健快速的往锅里再打了几个荷包蛋,等方芳吃完半碗面的时候,张健新煮的面也出锅了。

    他把荷包蛋留了一个,其余的全部放倒方芳的碗里,然后才坐下,低头吃面,都不敢看方芳的眼睛。

    大爷的,当初别人送上门,你装的多么高尚啊,现在怎么着,把别人灌醉了上了,怎么说都感觉有些禽兽。

    “我是第一次。”方芳忽然说道。

    “咳咳咳~~~~咳咳~~~”张健一口面条呛到了,直接从鼻子里喷出一根面条。

    方芳看到zhè gè 情景,也终于是笑了。鼻孔里冒出一根面条。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内个。内个。我会对你负责的。”张健想了想说道。

    “负责?你怎么负责?你和郑蕾的婚期都排好了,所有人都知道你们两个要结婚,你想怎么办,把她踹了娶我?”方芳看着张健问道。

    张健摇摇头,这怎么可能!

    “哦,那你的意思jiù shì 给我一笔钱,让我远走高飞?”方芳又问道。

    张健还是摇摇头,他有些舍不得让方芳离开。

    “那是什么意思。让我给你当小的?别说,我还真hé shì 。无父无母,无亲无故,不怕我家里人bi婚,也不怕家里人找你麻烦,你是zhè gè 意思吧?”方芳笑盈盈的,看不出她到底什么态度。

    张健bsp;mò 不做声,算是mò rèn 了。能这样当然最好,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多少男人的终极梦想啊,可惜大部分都在他们可怜的shōu rù 和可悲的身体上满足不了妻子。最终闹的分道扬镳,妻离子散。

    “那行,就这么说定了,我给你当小的,以后你养我。”方芳低头把面吃完,然后绕过张健去刷碗。

    张健狂点头,然后大口大口的吃面,完全不顾这面条还很烫的事实。不到一分钟,这一碗热腾腾的面就被张健吃光,然后走到方芳身边,帮她一起刷碗。

    张健的眼睛开始不老实了,方芳的浴巾围得也有点低,张健一直都盯着那道沟看着。

    “好看吗?”方芳忽然问道。

    张健点点头,又马上摇摇头,最后在方芳眼神的逼问下,还是选择说实话,嘿嘿一笑,点点头承认了。

    方芳把塑胶手套摘下来,冲着张健说道:“来,帮我换床单被罩。”

    “哦。”

    张健赶紧洗洗手,擦干,然后进房间帮这一起换床单。看到床单上那些痕迹,张健在脑海里不断的回想,昨天到底是几次,怎么量这么多呢?

    擦,该死的千日醉,醉的也太彻底了,弄得自己都跟断片儿了一样,昨天是啥感觉,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呢?

    换好床单被罩以后,方芳撅着屁股在拖地,一个不小心,浴巾没有系紧,开了。

    张健正好看到自己所有想看到的,下面蹭的一下又撑起来了。不得不说,被铁档功强化过的小xiōng dì ,战斗力jiù shì 强,跟十六七岁的小伙子一样,yu望也比较强。

    md,既然都说开了,还装什么孙子!

    张健一咬牙,快速站起来走过去,一把将方芳横抱起来,然后丢在床上。

    张健也跟着扑了上去,嘴里说道:“昨天没记住感觉,今天趁着清醒,我们再试试。”

    方芳也热烈的回应着,一把将张健的内裤撕烂,让张健的小xiōng dì 得以解?放出来。

    前戏什么的就不需要了,张健伸手一摸,直接上马。

    两人这才是干柴遇烈火,噼噼啪啪的。

    “来,换个姿势,zhè gè 姿势我在电影里看过,一直就没试过。”张健把方芳都快给折叠了,不愧是练古武的,这身体柔韧性,太好了!

    不到半个小时,张健一泄而出。

    不应该啊,自己的战斗力,平时都是半个小时以上的,肯定是太刺激了!不行,这不是给自己丢人吗,必须再来一次!

    方芳战斗力居然也如此的惊人,张健再次在她身上驰骋的时候,她居然还能配合。力道什么的恰到好处,真是有天分啊。

    当第二次完事以后,张健抬头看了眼墙上的钟表,很悲哀的发现,居然又tm不到半个小时!不应该啊,第二次的时间应该是第一次的一倍才对啊。

    不过这感觉,爽啊。看方芳的意思,似乎也很满足,紧紧的抱着他的胸膛。

    张健从床头柜上拿起烟盒,点燃一根烟,美美的吸了一口事后烟。他这才忽然想到,好像没上措施,我擦,不会怀孕吧?

    md大老婆还没怀孕呢,小老婆先怀孕了,这~~~

    似乎是看出来张健的顾虑,方芳笑了笑说道,这两天是安全期。再说就算不是安全期,武者、异能者什么的,怀孕的几率比普通人小太多了。实力越强,几率越低。

    因为他们的后代,会遗传他们的血脉,天生就被别的孩子天赋好很多。这样的孩子要是容易出现,那现在人类早就全部是异能者血脉和古武天才了。

    张健松了口气,这样就放心了。

    “你很dān xīn 我怀孕吗,就算是我怀孕了,孩子也跟我姓刘,不会给你带去麻烦的。”方芳有些倔强的看着张健。

    “咳咳,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是不是换个大房子,这里环境不太好,你就听我一次,换了吧。”张健赶紧转移话题,把老问题又拿出来说。

    “那我搬回以前的家,我自己买的房子。当初被三河门那几个叛徒追杀,一直就没huí qù 。现在他们不在了,我huí qù 也不用再dān xīn 什么。对了,我没车。”

    “我明天就给你开过来一辆,你喜欢什么车?”

    “跑车吧,两座的。”

    “没问题,正好有一辆保时捷,红色的行吗,不行我让他们换你喜欢的。”

    “红色的正好,过两天我去开车。你今晚是住我这儿了吧,那再来一次?”

    这正合张健的意思,还说什么,掐灭烟头,翻身上马!(未完待续……)

    ps:  各位书友有推荐票,赏老四一些行不?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