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健转身返回方芳家,按了下门铃,让方芳把门给他打开。进去之后,张健也不问方芳什么,等着方芳自己跟他说。

    “二师兄,zhè gè 给你看看,你觉得我该不该去?”方芳把一封信递给张健。

    张健抽出信纸,甩手打开。

    “míng rì ,上午十点,飘香阁,兰花厅,不见不散。”落款是白山宗大长老,韩阳,日期是今天的。

    白山宗大长老,看样子应该是个先天高手,并且至少在玄级以上,否则敢到冰城地盘见冰城大姐大方芳?

    “去,为什么不去?冰城是我们的地盘,你代表我们葫芦门,怕他什么?当初白水门和三河门我们都没怕过,面对两位地级高手,我们不是一样获胜了?明天我有事儿,我请大师兄过来给我们镇场子。”

    方芳点点头,然后问张健留下吃饭吗?张健摇摇头,今天又要huí qù 放血,替身傀儡耗血太快了。

    看着张健转身离开,方芳有些失望。一旦心有所属,在回到一个人的生活,就会感觉孤独。但是她清楚的知道,一旦她要张健娶她,必然jiù shì 张健离开她的时候。

    现在这样也不错,自己平时想做什么做什么,张健从来不会干涉。偶尔张健白天能过来,吃个午饭,一起睡个午觉什么的,似乎也不错。

    张健huí qù 给替身傀儡吸了不少血,按照时间估算,至少三天没问题。明天白天,替身傀儡会代替张健到各个公司上班转悠。晚上张健如果回来的早。就收了它。要是回来的晚,那替身傀儡还要代替他回家睡觉什么的。

    第二天,张健化身成为张丹,来到方芳家里,跟方芳一起去飘香阁,倒要看看那个白山宗,打的什么主意。

    十点钟,张健和方芳几乎是踩着点进入的兰花厅。没迟到,但是也没提前,估计也让白山宗的人等了好半天。

    进入之后,张健看到他们屋里也没几个人,两个人守在门口,暗劲巅峰而已,估计jiù shì 打杂的。桌子旁坐着两位,岁数大的应该jiù shì 那个韩阳长老,岁数小的这位是谁,不过暗劲巅峰而已。也有资格坐在这里吗?

    “老夫白山宗大长老韩阳,旁边这位是我少宗主邓雨桐。这位想必jiù shì 冰城龙头刘方芳。旁边这位是?”韩阳站起来给大家介绍,但是旁边那位少宗主邓雨桐并没有起身。

    “这位是我大师兄,张丹。”方芳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张健开口嗤笑了一下:“叫什么?邓雨桐?光听名字,还以为是个小丫头片子呢!”

    “张丹xiōng dì ,zhè gè 玩笑可不好笑。”韩阳脸色一变。

    “xiōng dì ?你跟我称兄道弟,那这位就应该是晚辈吧,见到长辈都不站起来,太没有礼貌了,你们白山宗一点规矩都没有吗?”张健gù yì 找茬。

    “咳咳,这位是我们少宗主,老朽可不敢称的上是长辈,我们平辈论交好了,张xiōng dì 莫要再开玩笑。”韩阳有些尴尬的说道。zhè gè 张丹怎么伶牙俐齿的,不过好像看不太清楚他的深浅。

    听说白水门跟三河门都栽在zhè gè 葫芦门手上,要说他们只有表面上方芳这么一个先天高手,谁都不信,那可是两个地级高手啊,就算是他们两败俱伤,韩阳自认也不敢去杀了他们两个,谁知道有没有什么最后一击之类的绝招。

    “点菜了没有啊?”韩阳刚想说今天的来意呢,张健就来了这么一句话,擦,你小子还真以为来请你吃饭的?

    算了,既然你要吃,那就请你一顿吧。他冲着门口的一个人挥挥手,那个人出去,估计是喊服务员点菜去了。

    他们这些人点菜,不点对的,只点贵的,不管好不好吃,吃不吃得完,一定要多,吃的jiù shì 个面子。

    菜还没有上来的时候,场面一时之间有些冷清。张健忽然觉得有些不对,他猛然抬头看了一眼,我擦,zhè gè 邓雨桐怎么一直直勾勾的盯着方芳,丫什么意思?

    张健咳嗽了一下,提醒对方注意点,你妹的,男人也要矜持一点好吧,我们现在还不是朋友。

    “啊,hā hā哈,喝茶,喝茶。”韩阳亲自给张健他们倒了两杯茶。

    张健从怀里摸出一根雪茄,这玩意wèi dào 可比香烟还冲。虽然张健抽不惯,但是今天用来膈应白山宗这几个人,还是挺有意思的。

    方芳掏出一个金属打火机,帮张健把雪茄点燃。张健快速的吸了两口,然后喷出几个烟圈,冲着邓雨桐飘过去。

    韩阳一皱眉头,右手轻轻挥动,烟圈反又飘回来。这人到底是不是古武者,居然还抽雪茄?

    “行了,我看饭也没必要吃了,你们直接说什么事儿好了。”张健右手夹着雪茄,冲着韩阳指指点点,一点都不客气。

    韩阳没气死,刚才是你说要吃饭的,我叫人去点菜了,你现在又说不吃?是,一顿饭钱,就算是满汉全席,他们也不会皱眉头,但是这不是钱的事儿,你这不是耍人玩吗?

    “张xiōng dì ,还是边吃边聊吧?”韩阳笑的很勉强。

    “还是先谈谈吧,万一谈崩了,一会儿掀桌子我也不会太犹豫。”张健很清楚的表明自己的立场,一旦谈不拢,随时动手!

    “呃~~既然这样,那我就说了。少宗主,你看呢?”韩阳愣了一下,这是什么奇葩啊。

    他征询了一下邓雨桐的意见,邓雨桐依然一声不吭,但是轻轻点了一下nǎo dài 。擦,要不是张健盯着他看,根本看不出来他那是点头。

    “我们白山宗,邻省唯一的古武门派。宗主邓康义,地级高手,下面四大护法,都是玄级高手,另有玄级长老六人,黄级长老十七人……”

    “停!”张健伸手摆出了一个暂停的手势,然后说道:“你这是要跟我说你门派的历史啊,我问你今天来干什么,别那么多fèi huà ,不谈我们就走了。”

    韩阳忍了又忍,要不是怕坏了少宗主的好事儿,就冲你一直这么多话,老子就先跟你“切磋”一下。

    “好,那我长话短说,今天我和少宗主前来,jiù shì 打听过方芳女士似乎还未婚配。你与我少宗主年岁相仿,不如我们结为秦晋之好?”

    张健大惊,我擦,是来求婚的!(未完待续……)

    ps:  求推荐,谢谢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