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哗啦啦。

    一张实木桌子被一巴掌拍散架,散落在一个灰杉人的脚边。

    “欺人太甚,小小葫芦门,居然敢于扣押我们白山宗的人,传我命令,乌长老、章长老、冯长老、史长老带领风雨雷电四个堂口,去冰城把人给我带回来。”邓康义沉声发令。

    “宗主,只是把少宗主和韩长老救回来吗?那个葫芦门,我们不顺便铲平了?”冯长老有些迟疑的问道。

    “能不动,尽量不动。以威慑为主,能和谈就和谈,可以赔偿他们一些东西,这样吧,一会儿你们再带上一些礼物。”

    四位长老有些面面相觑,不对啊,看这意思,宗主是要服软了?难道是因为少宗主在他们手上,dān xīn 少宗主的安危,有些投鼠忌器?

    可是刚才他们几个听得清清楚楚,对方是要宗主亲自过去领人啊,这宗主不去,对方会不会真敢把少宗主干掉啊?

    四个人脸上都露出一副苦瓜脸,然后去库房领一些比较少见,又比较贵重的礼物,希望葫芦门的人看在礼物的份上,不会对少宗主下手。

    否则就算他们把葫芦门铲平了,估计宗主也会迁怒于他们四个人,下场可想而知。

    风雨雷电四个堂口,全部由暗劲巅峰的高手组成,每一个手上至少都有两条以上的人ming案。每个堂口执勤人数不多,只有十二个人,再加上他们四位长老。一共五十二人。四辆越野。四辆依维柯,往冰城驶去。

    此时张健正让蛤蟆精它们研究zhè gè 邓雨桐呢,看看他这门功法到底有何神奇之处,怎么一个明明至于暗劲巅峰修为的小子,内力强度却跟地级高手差不多呢?

    蛤蟆精他们研究了好半天,都是摇摇头,表示不清楚。蛤蟆精最多jiù shì 懂得炼丹,蜈蚣精也jiù shì 擅长用毒而已。zhè gè 应该是擅长医道的才行。

    据说大姐蛇精就比较精通医道,等到她出现以后,就不用再dān xīn 这些事情。

    等她出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抽得到呢。再说了,难道zhè gè 小邓就一直扣押在这里,那可是白山宗啊,比当年的白水门还要强势,张健真要把别人惹急了,不说大军压境,随便请几个地级高手一起过来瓜分龙江。葫芦门这边除了张健自己。没人能逃脱的掉。

    张健这次不过是gù yì 这么做,表示葫芦门也不是软柿子。你们白山宗跟我们葫芦门井水不犯河水,莫要捞过界。

    至于白山宗带来多少礼物,张健倒是不dān xīn 。这礼物说白了jiù shì 交换邓雨桐和韩阳的筹?码,你带少了,张健接了,岂不是表示他们两个不值钱?

    韩阳只是一个长老,但是邓雨桐可是少宗主,按照他们的说法,将来是必然能进入天级高手行列的。

    可是张健非常想问,到时候你都是五官失觉,难道就凭借风的流动,来跟对手交战吗?那样局限性不是太大了,别人在你的饮食里面下毒,你看不到,闻不到,也尝不出来。跟你交战的时候,要么选择大风天,要么选择下雨天,一身实力能发挥出三成就算多的。

    这样的功法,要是换做张健,是肯定不会练的。真不知道那个邓康义是怎么想的,让自己儿子练这种傻×功法,到时候怎么继承宗派,怎么管理?还是说zhè gè 邓康义只是把邓雨桐当做棋子,有他控制,别人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月底了,张健去冰信地产签了一大堆的文件,最重要的jiù shì 工资表,一二月份的工资和三月份的要一起发放。

    几个项目经理也都回来,除了去年已经接到工程的,其余的都要投入到冰信地产自己开发的楼盘里面来,这也是检验他们水平的时候。

    这回业主jiù shì 冰信地产,自己的公司施工,张健就怕里面有一些人情什么的,到时候质量不好,开不了口怎么办?

    所以张健给他们规定,安全第一位,质量第二位,进度是第三位,第四位才是成本控制。这次开发的jiù shì 西城区的那栋双子写字楼,反正孙大富已经预定了,并且连经营计划都zhǔn bèi 好了,就等开发完成。

    张健这边也发了狠,十一之前,必须整楼装修完成,投入使用,如果没能完成,那么项目经理就负责吧。

    按照一般的进度,他们九月份就应该能完成,两个项目部齐头并进,一人一栋楼,从基建到最后的工装,全部是自己人管理。如果哪项进度落后,及时招标新的施工方。

    至于那一块儿小的地块,则不用太着急,随便调一个以前的项目副经理过去练手就行了,那么小的一栋楼,你要是都干不好,以后也别想升项目经理了,也就永远别想真正的管理绩效。

    张健给他们项目经理定下的管理绩效非常高,纯利润的百分之八,你干得越好,拿的越多。这一栋楼干完,怎么也能拿个一百多万,要是赚少了,那是你自己管理不善。

    其他一些地块,还不能转给那些跟他用物业置换的公司,冰信地产必须再捂上一年。所以就组建几个小项目部,进去做一些平整场地,搭建施工营地等简单的工作。

    这样市里不会处罚他们,他们也能让地块再一次升值,明年后年开发,这利润可就更高了。

    第二天,四月一号,从国外传过来的愚人节,在国内发展的十分迅猛。很多人都借机在今天耍老板或者表白,一旦被戳穿,就说是今天是愚人节好了,能迅速磨平尴尬。

    张健就接到好多下属的投诉,说什么的都有,只有郑凯打电话,说看到张健跟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才把张健吓了一跳。

    难道他跟方芳的事儿,被别人看见了?自己很小心的啊,不应该吧。两人都没有一起在外面逛街看电影什么的,最多jiù shì 吃顿发,这没什么问题吧?

    要是真的被发现了,怎么解释?说是师妹?他们信不信啊?要是换做自己,恐怕难以相信。

    最后张健试探的说今天愚人节,我不上当。郑凯这才hā hā大笑,说吓着你了吧?张健长出了一口气,还真tm吓死老子了!(未完待续……)

    ps:  呃,被警告了,说我擦边了,老四zhè gè 憋屈啊,这也擦边?好吧,写那个的时候,我可能是刚刚看完小电影~~~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