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台太小,怕你们施展不开,就这里吧,先说说怎么算赢,万一我没收住手,砍断你们手脚怎么办?”张健一副老子赢定了的mó yàng ,把六位长老气的啊。

    “兵器落地、身上出现伤口就算败了。”

    “那兵器要是毁了呢?”张健gù yì 问道。

    六位长老非常得意,就等你这句话呢。

    “兵器毁了跟落地一样。”

    张健看着他们的表情,感觉他们认为占便宜了,不由得想笑。你们那兵器能有多锋利,咱这虽然用的是刚柔阴阳剑,不是更高级的翠绿玉簪,但是就这把剑,刺穿钢板跟切豆腐似的,看来这又是送上门的shèng lì 啊。

    “好了,我没问题了,你们上吧。”

    张健走到zhè gè 空旷的场地中间,右手持剑,左手背后,剑尖斜向下指着地面,摆出一个李慕白的造型。

    六位长老也没客气,zhè gè 房间足有一百平米,他们六个很轻松的围住张健。然后同时把剑抽出,剑鞘扔在一旁,剑尖指向张健。

    六个人围着张健转圈游走,忽然同时进攻,好像商量好了一样,时间拿捏的刚刚好,不分先后,同时攻击张健的四肢和胸腹六处要害。

    方芳站在墙角,一点都没有为张健dān xīn 。这刚柔阴阳剑的锋利,她可是见过的,也亲自使用过,对上这六位长老的剑,必胜。

    张健猛的冲向面前这位长老,长剑向上撩起。对方用手中的剑挡了一下,这么慢吞吞的剑法。也想伤人?本来这样他只要再延迟张健两三招。其他长老就能瞬间刺中张健的后背。

    事情并没有按照他们的剧本发生。而是他手中的宝剑,门派请高人锻造的宝剑,竟然连一下都没挡住。要不是他躲得快,现在身上肯定已经留下伤口。

    手持半截断剑,他飞快的后退。其他长老愣了一下,这六?合阵法瞬间就被张健打出一个缺口,顺利的冲出来。

    其他六位长老还以为这位长老手里的剑恰好有个缺口,被张健无意间击中呢。否则这宝剑怎么可能一剑就断了,就算是宗主的佩剑,也没有这么锋利啊。

    张健的剑法跟这些白山宗的长老相比,果然是太差了一些,连续两剑都没能在对方身上留下任何一点痕迹,反而是后面的五位长老,就要刺中他了。

    张健回身jiù shì 一剑横扫,五位长老全部选择横剑抵挡。

    当当当当当。

    五把宝剑同样变成断剑,剑尖落在地上的声音,像是打在他们的心口。

    怎么可能。他手里的真是绝世宝剑?我们这宝剑竟然连一下都挡不住?五位长老愣住,张健可是早就料到会是这种结果。马上趁机刺向离他最近的一位长老的手臂。

    张健也不dǎ suàn 跟zhè gè 白山宗闹掰,只是显露自己这边的实力而已,要是死人了,事情可就闹大了,到时候白山宗就算是不想跟张健这边动手都不行,否则难以服众啊。

    六位长老五位愣神,但是有一位可是已经猜到了这种结果,他马上手持断剑,当做匕首短刃一样,划向张健的屁股。

    张健猛的一跳,从六个人的包围圈里跳出来,然后长剑指着六位长老,笑眯眯的说道:“你们认输吗?剑都断了,拿什么抵挡我下一次攻击?万一我收不住手,你们很有可能会变成残疾啊。”

    六位长老互相看了看,不能认输。上次四位长老败了,宗主就很不gāo xìng,这次他们六个都来了,还带着宗门配给的宝剑,要是都没挂彩就认输huí qù ,不用想,就算宗主忍了,他们六个在宗门也会变成xiào huà ,以后还怎么做长老?

    反正六?合阵法就算是用拳脚施展,也是非常厉害的一套合击之术。更何况他们六个手里还有断剑,比拳脚更能给张健带来伤害。

    张健一看他们的眼神,就知道他们并不dǎ suàn 认输。马上抢攻一剑,将长剑抡成一个圈,同时罩住他们六个人。

    六个人齐齐后退,然后四个人从张健的头顶跳过去,再次将张健包围在中间。

    吃过了一次亏的六位长老,进攻更加小心。张健挥剑过来,他们都是躲避,再也不想着抵挡。虽然因此可能降低他们的攻击力,但是同样,张健那半吊子水平的拙劣剑法,也被他们找到各种破绽。

    六位联手攻击,张健的长剑不但没有增加威力,反而让他手忙脚乱。他现在早就不吹什么太极剑法了,随手乱砍乱刺,反正怎么抡,只要速度够快,他们都要躲的嘛。

    场面顿时僵持住了,张健也打不到他们,他们也打不中张健。这长剑也太tm长了,他们根本无法近身啊。

    “师兄,快点吧,别玩了。”方芳在角落忽然喊道。

    六位长老没气死,合着你的意思,他一直在跟我们玩呢,还没使绝招是吗?

    方芳想让张健使用异能,随便水火哪一种,都能瞬间打破他们的阵法,然后自然就赢了。

    但是张健不能用那些异能啊,否则任务就失败了。不过张健还是dǎ suàn 给他们一个惊喜,先废掉一个人在说。

    张健的长剑刺向左侧一位长老,那位长老侧身就躲过去。哪知道张健手中的长剑忽然抖动一下,划出一个惊人的弧度,竟然瞬间在他脸上划了一个口子。

    我擦,他zhè gè 还是软剑不成?

    张健顺着zhè gè 方向跳出战圈,然后剑指他们,大声说道:“剑断了,还受伤了,这么说你是败了?你们五个组不成刚才那种合击阵法了吧,还要打下去吗?”

    回答张健的是另外五位长老扑上来,他们不打不行啊,要是一个个都没挂彩就huí qù ,怎么跟宗门jiāo dài ?

    软剑的招式jiù shì 防不胜防,要是他们的剑能格挡一下,还不会这么狼狈,但是根本一下都挡不住啊。

    不到一分钟,五位长老就剩下最后一位还没挂彩,咬着牙冲着张健冲过来。md,那几个长老太不hòu dào ,居然一个个都gù yì 撞上去受伤,自己晚了一步啊。

    这位长老也不过跟张健比划了三下,然后就被张健在手臂上划了一个小口子,很tòng kuài 的退下认输。

    “我们败了,这件事儿我们会跟宗主禀告,告辞!”

    六位长老十分干脆的拿着残兵离开,都没给张健放狠话的机会。不过听他们zhè gè 意思,是还dǎ suàn 来啊。

    张健在他们身后高声喊了一句:“下次来记得还带上‘诚意’啊~~~”(未完待续……)

    ps:  今天五更,大家不要漏订,情节会接不上的。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