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早上,张健和郑蕾开车到机场,上午十点多的飞机,两个小时到魔都。没bàn fǎ ,他们想去玩的地方——苏?州,根本没有机场,从魔都过去比较方便。

    从魔都下飞机,早有田伟文安排好的人员接待,一辆奔驰商务,直接从机场接他们到苏?州,一个多小时以后,到达他们早就定好的香格里拉大酒店。

    “张先生,二位是先休息一下,还是现在就出去玩?”司机只是一个普通人,会开车,知进退,对本地很熟悉。

    “蕾蕾,要休息一下吗?在苏?州玩几天,时间充裕的话,还能去无?锡等地方。”张健说道。

    郑蕾歪着头想了想,说:“直接出去玩,今天一天,明天一天,后天去其他城市。”

    从博物馆开始,到拙政园和狮子林,这三个地方真是非常有特色,尤其是拙政园,苏州园林,果然名不虚传。

    也幸好张健提前把相机电池充满、照片清空,否则根本不够用。

    傍晚的时候,跑到观前?街去,那里的小吃还真多,什么蟹黄汤包,什么生煎包,都让人回味无穷。

    “蕾蕾,你尝尝zhè gè 生煎包,真的很好吃。”张健不断的把美食推倒郑蕾面前,郑蕾很为难。已经吃了那么多了,还想吃,可是真的很好吃啊。

    几个人从桌子旁走过,碰到了郑蕾的胳膊,包子直接掉在郑蕾的腿上,沾了不少的油。张健本以为他们几个人会停下说声抱歉。哪知道他们明明看了一眼。就跟没看到一样。jì xù 往里走。

    张健蹭的一下就站起来,想要跟他们好好谈谈,要么道歉,要么就也拿包子弄他一身。

    司机一看张健站起来,赶紧拉住张健,说:“张先生,张先生,坐下。快坐下。这些人惹不起,您别生气。”

    “什么意思?”张健皱着眉头问。

    “这些都是来收份子钱的,能是什么好人。他们啊,jiù shì 一群小流?氓,比真正的恶人还让人讨厌。警察来了吧,没什么大事儿,关两天就出来了,然后再找你麻烦。要不这些店铺哪家没有点钱,可是花钱也摆不平这种事儿啊,万一他们晚上来点你的店子呢?”

    我擦。还挺嚣张啊,这些蛀虫。有手有脚的,干点什么不好,学人家收保护费!

    要是换在别的地方,张健根本不会管,因为葫芦门和田家也都是这么干的,不过更加高端,弄一点管理股什么的。

    可是他们不该刚才撞了郑蕾,不该不道歉,不该又瞪了一眼!

    死罪到不至于,但是不jiāo xùn 一顿,张健总觉得憋气。看看郑蕾冲他摇摇头,张健心想还是算了,今天是出来玩的,心情好,不理他们。

    哪知道这几个人收完钱出来,gù yì 走到张健身边,然后轻蔑的看了张健一眼,发出“嘁”的一声嘲讽,回头还冲郑蕾吹口哨。

    “美女,来旅游啊,要不要导游啊,免费的,我们还包住宿哦~~hā hāhā hā。”

    郑蕾脸上露出厌恶的神色,但是并没有害怕。她可是知道张健的本事,真要打起来,这几个人绝对不用dān xīn ,张健可是超级高手来着。

    “道歉,然后滚蛋。”张健阴沉的说道。

    “呦喝?姘头出头了啊。我们不道歉,也不走,你能把我怎么着?”一个染着黄毛的小子笑着说。

    “jiù shì ,跟你们聊天,是看得起你们,免费导游,也没你们两个的份儿,我们只给美女当导游。”旁边一个更非主流的小子说道。

    “老板,加几张凳子,我们拼个桌子。”另外一个更狠,直接拽了把椅子,坐到张健的旁边。

    司机吓坏了,赶紧站起来给几个人道歉,然后掏出一包苏烟,给几位分别递上一根。

    “几位xiōng dì ,我朋友不是那个意思,几位另开一桌,算我的。”

    “怎么着,我们吃不起饭啊,要你请?烟不错啊,你挣得不少嘛。”

    “坐下,不用插手。”张健冲着司机说道。

    “小b样子,啊是要吃生活哉?”一着急,他们冒出一句本地话。后面的张健没听懂,前半截肯定是骂他。

    本想出来旅游,开心最重要。但是你们既然不让我开心,那我也不让你们tòng kuài 了!

    张健一把抓住黄毛的右手,一拧一抖,黄毛的右臂就脱臼了。旁边几个人小子都愣住了,没想到zhè gè 东北佬这么狠,他们两个男的,居然敢跟自己这边五个人动手!

    另外几个人马上想要上来帮忙,张健照葫芦画瓢,每个人都卸了一个膀子。这还是跟方芳学的最为基础的手法,他现在也就能卸掉别人的两个肩膀,用来制服别人,非常好用。

    五个人都捂着右肩膀,居然还有一个人哭了。周围的食客都赶紧跑了,老板也追出来,还有几桌没付钱呢。

    “老板,那几桌算我的,你到里面去,先不要出来,砸坏什么东西,也算我的,报不报警,随便你。”张健大声说道。

    老板看了一眼,早就看这几个小子不顺眼了,报警?报警哪有看着他们被打一顿解气。再说警察来了不是保护了他们这几个人?渣吗?

    “小子,你敢打我们,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吗,我们是五花堂的人,你小子找死是吧?”

    五花堂,jiù shì 梅家对外的堂口。梅花一般为五瓣,所以叫做五花堂。

    “五花堂?我好怕啊,五花堂会有你们这种垃圾?什么时候五花堂沦落到连这种小饭店也要收钱的地步了?”张健拍着他的脸问道。

    黄毛脸色一变,糟糕,zhè gè 人似乎知道什么。没错,他们来收钱,不过是仗着五花堂的名头,充实自己的荷包。梅家就算是没落了,也不会连这种小饭店的钱也收。

    “招子放亮点,别给自己找不自在。滚蛋,自己找个中医大夫,给你们把胳膊接上吧,下次让我看见你们,把你们全废了!”

    张健看到五个人站起来跑了,眼睛眯了一下。梅家这是出了什么事儿,管理竟然松懈到如此地步。按说这种小混?混,警察不管,正是他们这些地下龙头该管的。

    如果这种人太多,谁还愿意来这里做生意。没人愿意来,他们的那些黄、赌、毒等bsp;yè 怎么赚钱,还有其他外围bsp;yè ,都会受到影响。

    要么是梅伯平是个脓包,根本管不了梅家,要么是出了什么yì ;,否则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未完待续……)

    ps:  感谢葫芦仙儿的再次打赏,谢谢。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