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他们jì xù 出去玩,枫桥、虎丘、寒山寺什么的都逛了一遍。但是

    在寒山寺的时候,张健莫名的感觉到一种压抑,似乎zhè gè 寒山寺里面有什么让他感觉到危险的东西。

    不愧是千年古刹,虽然传说jīng guò 多次火灾,但是在原址上翻修,依然能这么香火鼎盛。

    尤其是藏经楼的一楼,居然有整个石板雕刻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张健看过之后,总感觉nǎo dài 、双腿和胯间传来丝丝温热之感。nǎo dài 和双腿也就算了,这胯间万一突然来了fǎn yīng ,这么多游客,多尴尬啊。

    不过离开以后,张健倒是觉得jiǎo bù 更加轻快了,头脑也更加的清醒,说不上是顿悟,但是也能算是渐悟吧。

    在看天下第一佛钟的时候,张健看钟体上面所刻的《大乘妙法莲华经》,似乎又有所感悟。差点有一种要遁入空门的感觉,张健赶紧dǎ duàn 这种想法,傻×才有着美娇娘在旁陪伴,还要剃度出家呢。

    在张健离开寒山寺以后,寺庙后面的一间静室中,传来一声叹息。

    “可惜可惜。此子有慧根,将来可成大智慧,可惜,可惜。”

    如果张健此刻站在他面前,肯定要吐他一脸口水。可惜你大爷,你丫愿意当和尚,就以为谁都喜欢当和尚呢?你有你的信仰,我有我的追求。我们道不同,最好别有什么交集。

    晚上回到酒店之后,张健跟那个司机说,明天去下一个城市。是他开车送去。还是那边派人来接。让他问问田伟文怎么安排的。

    嘀铃铃铃~~~

    房间的电话响了,客房服务?五星级酒店,也有这种事儿?

    张健接起电话,电话里传来一个沉稳的男声:“昨天你打了我的小弟,今天你是自己出来斟茶道歉,还是要我教教你规矩?”

    我擦,昨天放了那五个小子,今天这是找大哥来了?这次又是打着梅家的旗号。还是真jiù shì 梅家的人呢?

    “既然知道我住哪间房,那你们过来吧,看看是我给你们道歉,还是你们跪下给我斟茶赔礼。”张健强硬的回答。

    “蕾蕾,一会儿有人过来,你在房间不要出来。窗户关上,窗帘拉好,我不叫你,别开门出来。”张健冲着卫生间喊道。

    “啊?什么意思?”郑蕾探出nǎo dài 问道。

    “昨天那帮子小鬼,找了个大哥跟我谈谈。别dān xīn ,我在这边也不是没有朋友。再说了。打架我怕他们啊。你洗白白,在床上等我,最多半个小时,我肯定搞定他们。”张健笑眯眯的说。

    郑蕾啐了张健一口,然后jì xù 洗澡,张健则从卧室出来,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幸好是个套间,否则还真不能叫他们上来。

    郑蕾的安全,张健则不太dān xīn ,蜘蛛怪在那个小瓶子里面待着呢,有人敢闯进去,就等着变成它的口粮吧。

    房门被敲响,然后有人推开门进来。刚才张健就把房门打开了,就等着他们过来呢。居然还知道敲门,似乎素质比那黄毛几个小子高啊。

    张健一抬头,看到进来三个人,走在最后面关门的那个,jiù shì 昨天那个黄毛小子。

    “大哥,jiù shì 他。”黄毛指着张健控诉,像极了那种被同学打了找家长出头的小孩子。

    “这位朋友,不知道怎么称呼?”打头那位大哥坐在沙发上,看着张健。

    “谁跟你们是朋友,你们算干什么的?五花堂的你是?我看着不像啊。”

    张健发现zhè gè 人似乎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居然这么狂,还要自己给他小弟斟茶道歉。一会儿看看是谁斟茶。

    “既然知道我们五花堂,你还这么嚣张,是有所依仗?但是我告诉你,这里是苏省,不是你们东北。就算你是龙,也得给老子盘成条小蛇,是虎,给老子变成一只乖猫。小心我挖个团团,把你给埋了!”

    这位用手指点着茶几,说起话来很有气势,一套一套的。不过张健嗤笑了一下,你看田伟文他们,谁展现实力的时候,跟别人啰嗦这么多了?

    真正用言语威胁别人的人,都是纸老虎。高手从来不需要威胁,你不服,打到你服!

    比如张健现在,就不dǎ suàn 再听他啰嗦。

    啪的一巴掌,呼他脸上,直接给他扇了一个跟头。旁边的两个小弟吓傻了,这人还敢动手,这里是苏?州啊,我们的地盘。

    噗,嘴里吐出两颗带血的牙。

    “把我埋了?你倒是给我出了个好主意,我倒是想要问问梅伯平,我把你们都埋了,他敢不敢有意见。”张健狞笑道。

    他说什么,梅伯平?听着耳熟呢,我擦,那不是家主吗?zhè gè 人认识家主,能跟家主对话?

    md,zhè gè 死黄毛给老子惹了什么麻烦,要不是你妹妹还不错,老子可得愿意管你。你tm今天害死老子了,回头要你好看,如果老子能活着离开。

    “这位大哥,小弟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您原谅。黄毛,赶紧给大哥斟茶道歉,要跪下,知道吗?”

    他先爬起来,跪在地上给张健磕了个头,然后冲着黄毛吼了一嗓子,把黄毛也给吓傻了。

    踢到铁板了,大哥也搞不定他?

    黄毛跪着给张健敬茶道歉,张健也接了过来。现在正好问问他们梅家的事儿,免得过几天收拾梅家的时候,搞不清楚情况。

    这小子也不过是苏?州话事人手底下的一个小弟,不过算是正式的小弟,每月都有钱拿的那种。不像黄毛,jiù shì 自己往自己脸上贴金,然后骗点钱花花。

    梅家果然是出了一些状况,最近听说从过年以后,梅家就没消停过。先是几个城市的堂口不断受到外来势力的冲击,然后又有内部发现叛徒,内耗严重。

    好不容易在曹家的bāng zhù 下,平定了叛乱,但是当曹家人离开以后,变得更加混乱。梅家连管理这些地盘的人,都不够用。以前的那些打理生意的经理人,也走马观花的在换来换去。

    从上个月末,他们老大就再也没出现过。这边账户里面的钱他们动不了,但是没有花销怎么办,就只能鼓动这些小弟,通过敲?诈勒?索等手段,弄些钱来给他们花。

    张健明白了,那个话事人要么是死了,要么是叛变了,要么是在梅家待着呢,总之,梅家现在掌控zhè gè 省,有些力不从心了。

    这可是好消息,也可以通知梅淑萍那边,把梅家这些钱,能弄走的,都弄走吧。(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