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弘,你敢上来与我一战吗?”一个洪亮的声音传入张健的耳中,他zuǒ yòu 看了看,都是墙壁。这已经是他卖药的第三天上午,这两天生意还真不错,弄到不少的极品药材。

    张健从帘子后面走出来,崔氏xiōng dì 还在摊位前忙活。即使没人路过,他们也没有坐下休息,这一点,让张健很满意。

    “你们两个看着摊子,我出去转转。吃饭上厕所什么的轮流去,摊位前一直要有一个人在啊。按照我jiāo dài 你们的,凡是来置换丹药的,全部约在下午三点以后,爱买不买。”

    “知道了,前辈。”

    张健点点头,鼻子里传出一声嗯,表示满意。

    jiāo dài 完毕,张健就急匆匆的赶往声音传来的那个方向。嚯嚯嚯,听那意思,好像是擂台挑战啊。

    免费武侠片,张健最喜欢了,可惜没带瓜子汽水。

    有些擂台是开放的,有些擂台在一些房间里面,外人看不到。当然,那些在房间里面的擂台,会收取一部分的使用费,而zhè gè 费用,又是吓死人的数字。

    zuǒ yòu 看看,没找到蓝护法他们这些熟人,张健索性就自己溜达。

    诶,那边的擂台最热闹,围了好几圈人啊,是不是那个挑战公孙弘的,赶紧过去看看。张健最喜欢看热闹了,尤其是这种热闹。

    当张健好不容易到擂台跟前的时候,人群居然散了。怎么回事儿?张健拼命往前挤,丹还是被挤出来了。

    “朋友。怎么回事儿。人群怎么忽然就散了?”张健拦住一个把他往外挤的人问道。

    “打完了。自然就散了,还有什么好看的?”这人一副你是白痴的样子。

    打完了?我擦,千辛万苦的挤过来,一眼都没看呢,就打完了?这tm也太快了吧。实力悬殊这么大,也好意思上擂台。

    “你想看,去那边。没发现人群都往那边挤吗,那边是柳家铁砂掌对王家开碑手。都是手上的硬功夫。”zhè gè 人在张健身边又说了一句,然后快速往一个方向跑去。

    铁砂掌对开碑手?听起来就很有看头!

    张健也跟着人群往那个方向跑去。这次特意快跑了几步,总算是挤在前面。双手yī zhèn 胡乱扒拉,总算是挤到最前排。

    擦,失算了,仰着脖子看,这要是看时间长了,脖子还不得扭了。

    诶,怎么是两个暗劲的中年人啊,不是先天高手吗?张健看的索然无味。一点都不激烈。两人jiù shì 马步一扎,然后双手yī zhèn 乱打。一点都不激烈。一点也不刺激。

    张健又挤出去,这有什么好看的,还没看电视上的散打过瘾呢。

    几个台子都转了一遍,全部都是暗劲高手比拼。速度快的几分钟完事,速度慢的都打了快半个小时了,居然还在打,体力还真好。

    先天高手呢,老子要看精彩的,不要看这些。

    张健内心在不断的吐槽,眼神中透漏着浓浓的失望。算了,还是huí qù 打游戏吧。要不打电话跟郑蕾聊聊天,现在刚好是中午放学时间嘛。

    嘭,张健没注意,一下子把人给撞倒了。

    “抱歉抱歉,xiōng dì ,没摔着吧?”张健伸手想把他拉起来。

    “小子你敢推我?找死是吧,上擂台,老子削死你。”躺在地上这位脾气还真火爆,不过张健一眼就看出来,不过一个初入暗劲的小子,自己一招就能放倒他。

    “我说xiōng dì ,说话客气点。就你这样的,上擂台有意思吗?一脚被人踹下来,脸上好看啊?”张健不屑的说道。

    “你说什么?你瞧不起我。上擂台,来啊。”

    张健很无语的看着这位,你倒是先从地上爬起来再说啊,地上躺着特别舒服是吧?上擂台,看你那穷酸样,明显是哪个没落小家族的传人,穷文富武,没钱学什么武?上擂台,这普通擂台的费用,你付得起吗?

    张健索性也不管他,你愿意在地上躺着叫嚣,那就jì xù 躺着吧,老子不奉陪了。张健拍拍手,转身就走。地上这位以张健没fǎn yīng 过来的速度,迅速抱住张健的大腿。

    “你撞了人就想走,赔钱!”

    我擦,这种集会,居然也有碰瓷的?

    张健算是涨了见识了,堂堂一个暗劲高手,干点什么不能挣钱啊,最次去当个保镖,一个月也能有几万块吧?你居然碰瓷,还碰到老子头上了?

    “滚开,再不放手,我就把你的手脚都dǎ duàn !”张健声音忽然变冷。

    “不行,你必须赔我一些丹药。至少五颗增源丹。”

    张健这才明白,这小子是看到自己从摊位出来,盯着自己呢。增源丹,五颗?倒是真敢狮子大开口,脸皮还真厚。

    “我再问你一遍,你放不放手?”张健低头看着他,慢慢的问道。

    “放手也行,你不给我丹药,那就收我为徒!”

    我勒个擦,这也太奇葩了吧。这小子脑子怎么长的,就你这人品,老子也不会收你的。再说了,收了他,自己教什么?

    自己那两下子,连内功都学不会,完全是凭借异能才变成高手的。除了一套连环腿能拿得出手,就没什么出彩的地方。

    张健整个人忽然旋转,然后嗖的一下跳起来,几个起落,就消失在人群中。

    张健可不是怕了这小子纠缠,而是忽然感觉左手灵葫印迹有些温热。这五月份他的任务可一个都没接呢,这时候是不是来随机任务了?

    跑回房间,拉上窗帘,放出蛤蟆精守卫警戒,张健快速进入灵葫空间。

    那几个月初出现的任务张健直接跳过,都是坑爹的任务,只有一个有一丝的可能完成,张健留作备选。

    任务:宿主收一名弟子,传授弟子内功招式。要求弟子年龄十五岁以下,暗劲以上,男女不限。此任务为随机任务,宿主可选择是否接取。任务完成,奖励抽奖三次。

    张健看完zhè gè 任务,也有些无语。不到十五岁的暗劲,哪个不是大门派的核心传人?会拜张健zhè gè 名不见传的人为师?

    还要传授给别人内功招式,内功倒是有,方芳现在练的那套白水门门主的内功,品级就很好,至少能练到地级巅峰,有一定的机会,进入天级高手行列。

    招式,素女剑法,适合女性,连环腿,男女不限。还有jiù shì 从白水门三河门那边收缴来的秘籍,有些也不错,可惜张健都不喜欢,他等着从灵葫空间再抽取功法秘籍呢。

    zhè gè 任务接不接,张健很是犹豫。按说这次武者集会,肯定是个好机会,人多嘛。但是想要收别人为徒,太难了。(未完待续……)

    ps:  感谢各位支持正版,谢谢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