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出去转转,看看有没有适龄的小孩子再说。如果对方没到暗劲,想bàn fǎ 把他提升到暗劲应该也可以吧。

    张健摸出电话,打给蓝护法。他们地头熟,找人肯定比自己快。要是哪家有这种有天赋的孩子,说不定他们还真知道呢。

    “什么?你想找一个不到十五岁的暗劲孩子收徒?张先生,十五岁的暗劲啊,哪个不是大宗们的bǎo bèi ,会让你做他的师父吗?”蓝护法摇着头对张健说道。

    “蓝护法,你先别这么说,帮我找到这样的目标,明劲巅峰也行,我自己去试试,万一别人想多学一些功夫呢?”张健说道。

    “好吧,我帮你打听打听,晚上吧,晚上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再跟你说。”

    等到张健离开,蓝护法才嗤笑一下。净想好事儿,那种天才怎么可能拜你为师?你才多大岁数,就想收徒弟?

    转念又一想,这小子不到三十,就已经有地级的实力,要这么想,那些大势力的晚辈,应该抢着往他这送。如果自己有儿子,肯定也让他拜张健为师,可惜自己就一个女儿,都已经嫁人了,外孙还在吃奶呢,张健肯定看不上。

    “呦,这不是李老头吗,怎么,有空带你孙子来玩啊。今年要不要再跟我们上擂台较量一下,你儿子的伤好点没有?”

    张健回头,去看看谁说话这么讨厌。一个四十多的中年男人,带着两个手下,正拦住一对祖孙。老头大概五十多。那是武者是不能通过面向看岁数的。说不定人家已经七八十了呢。尤其zhè gè 老头给他的感觉,跟方芳差不多,是个先天高手。

    老头带着一个小孩子,看起来像是一个小学生,十来岁的样子,不过zhè gè 孩子天赋可真不错,太阳穴已经开始往外鼓,这是要迈进暗劲了啊。

    诶。zhè gè 孩子不就挺hé shì 的,给他一枚合气丹,足以让他进入暗劲,然后让他拜师,任务不就完成了?

    张健在不远处看着,这对祖孙如何应对。

    “刘宏,你不要欺人太甚!老头子若是拼命,你也好不了!”李老头涨红了脸说道。

    “拼命?你拼命要是死了,你那半残的儿子怎么办?你这还上小学的孙子怎么办?hā hā哈,拼命。来啊,上擂台。我们手底下见真章。”刘宏身体前倾,张健都能看到他的吐沫星子崩到老李头的脸上。

    这也太欺负人了,别人已经示弱了,还上杆子去踩,这是有多大仇啊。不管以前谁对谁错,现在zhè gè 小孩子,要变成张健的徒弟,那么zhè gè 刘宏,jiù shì 敌人,这叫帮亲不帮理,甭管谁有理。

    张健快步走过去,然后jīng guò 刘宏身边的时候,gù yì 用肩膀撞了刘宏一下。刘宏本来已经侧身躲避,这人这么多,磕磕碰碰难免的。但是当他感觉到对方肩膀上的力量之后,就明白,这是gù yì 的。

    “站住!”刘宏一把抓住张健的肩膀。

    张健右手反抓住刘宏的手腕,轻松掰开。

    “拿开你的爪子,我跟你认识吗,拦住我干什么,要打架啊!”张健很不讲理的冲着刘宏吼道。

    刘宏这次已经完全què dìng ,这小子jiù shì gù yì 找茬的。

    “打架,好啊,你想怎么打,上擂台,还是怎么的?”刘宏这脾气也上来了,先天武者,有几个是怕事儿的。

    “上擂台?你这老胳膊老腿的,让我打折了怎么办?再说了,没彩头的事情,我从来不做,上擂台,你能拿出多少彩头?”张健上下打量着刘宏,然后撇撇嘴,一副不屑的样子。

    “小子你说什么呢,知道我们是谁吗,河间刘家,你招子放亮点。”刘宏身后一个跟班冲着张健吼道。

    “管好你的狗。”张健冲着刘宏微微一笑,说道:“一个亿的彩头,有就打,你敢不敢?”

    刘宏脸色一变,一个亿,对方好大的口气。一个亿他不是拿不出来,而是被对方这毫不在乎的样子所震到。再联想刚才对方撞自己肩膀时候的力道,难道是某个大势力或者隐世家族的高手?

    旁边李老头祖孙两个都看傻了,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刘宏,现在怎么好像被人掐住脖子一样。

    “爷爷,他是不是怕了啊?”小孩子一开口,刘宏脸色就迅速变成黑锅底。

    居然被一个小毛孩儿鄙视嘲笑了,重要的是,zhè gè 小毛孩儿还是李家的。不就一个亿吗,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好,我跟你赌了。一个亿,我要废了你!”刘宏瞪着张健说道。

    “我说的可是美元啊,你别用日元什么的糊弄我。”张健又补充了一句。

    什么,一亿美元?你小子耍我呢吧!刘宏指着张健,不知道说什么。要是说没有,显得他们刘家没钱,要是说有,他现在能调用的还真没那么多,难道要跟三哥借?

    张健心里暗爽一下,耍够了zhè gè 小子,然后摆摆手,一副大度的样子。

    “算了算了,rmb总行吧,瞅你那穷酸样,来来来,找个公证人。”

    “老夫给你做zhè gè 公证人如何?”一个老头大步流星的走过来说道。

    “蜀山南长老做公证人,最好不过,我没问题,你呢?”刘宏拱拱手说道。

    “我也没问题。”张健点头同意。

    “就zhè gè 擂台吧,现在不是空着吗,别说我欺负你,我让你三招。”张健说完,嗖的一下跳上擂台。

    刘宏气得火冒三丈,什么时候我刘宏跟人切磋,需要别人让三招了?你当自己是谁?

    李家祖孙二人也在擂台边站着,要是能看到刘宏被打败,那多开心啊,要是被打残了,那就更好了。

    刘宏上来冲着张健抱拳拱拱手,说道:“河间刘家,刘宏,请。”

    “冰城葫芦门,张健,请了。”张健也拱拱手说道。

    刘宏愣了一下,冰糖葫芦,不是,冰城葫芦门?好像自己都没去过冰城,怎么可能得罪过他,这小子到底是因为什么跟自己搭茬的?

    刘宏晃晃nǎo dài ,先不想这些,打败了他,自然就能从他口中知道dá àn ,不管是谁敢背后阴刘家,都要zhǔn bèi 接受刘家的怒火。

    刘宏大喝一声,双手不断地在张健眼前晃动,让张健分辨不出到底是攻击什么wèi zhì 。不过张健虽然招式上差了一些,经验也一般。但是脚下功夫非常不错,他几个错步,就闪开了刘宏第一招,而他的双手一直背后,似乎真的是要让刘宏三招的意思。(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