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招。”张健躲过刘宏的第一招,还特意开口强调一遍,这把刘宏气的啊。

    刘宏马上变招,双手撑地,双脚不断向前踢,你不是躲得快吗,我就攻击你的下盘。那个李老头的儿子,jiù shì 败在这一招上面。

    哪知道张健这次分明已经闪不过了,居然就不躲不闪,马步一扎,任凭刘宏连续在他腿上踢了四五脚。

    “第二招。”

    擂台下面看着的人以为张健是gù yì 不躲呢,这是表示让刘宏第二招,果然是高手风范。

    刘宏也没想到,明明连续踢了他好几脚,还有一脚是踢在腿弯处,zhè gè 人居然一点事儿都没有。就算是不疼,你总要晃悠一下吧。

    刘宏一咬牙,也不顾什么江湖道义,右脚直接上翻,在张健的裤裆狠狠踹了一脚,看你还说让三招。这一招,就废了你!

    哪知道他以为必胜的一脚,明明踹中了,zhè gè 人居然还是一动不动,马步扎的zhè gè 劳啊。

    “三招已过,你是自己跳下去认输,还是我把你扔下去?”张健趁着刘宏愣神的功夫,老神在在的说道。

    这下子不止是刘宏,就连其他人都看傻眼了。

    下体、眼睛、喉结算是男人最容易被攻击的弱点,而且都有一旦被击中,会迅速失去战斗力的效果。

    zhè gè 年轻人被踢中下体,不闪不避,还面带笑容,这是传说中的铁档功?可是那种功夫不是只有从来不用那玩意儿的少林和尚才练习吗,他也不是和尚啊。

    南长老眼睛眯了一下。跟旁边的弟子耳语了几句。让他们去调查张健的身份。这是他们蜀山派的地盘。不管是谁,只要蜀山想要调查,五分钟就够了。

    刘宏呆呆的看着张健,他的内心已经有些惧怕。这人双手背后,不闪不避,自己都拿他没bàn fǎ ,要是他真的出手,自己能挡住三招吗?

    这tm到底哪儿冒出来的怪物。干嘛找老子麻烦,我招你惹你了?但是他赌了一个亿啊,还有他刘家的面子,让他认输,根本不可能。

    老子就不信了,你下盘练得很好,那就攻击你的上半身!

    刘宏的策略是正确的,可惜张健也不是什么讲究人。三招过后,张健刚刚说完威胁的话,就趁着刘宏愣神的功夫。猛然踹出一脚。

    这一脚直直的奔着刘宏的胸口,不刁钻。也不古怪,堂堂正正的,反而让刘宏不好闪避。无论他往哪个方向闪躲,张健都能瞬间变招,还是要踹在他身上。

    索性刘宏也不躲了,双臂一合,双腿站稳,zhǔn bèi 硬抗下这一招,然后趁机抓住对方的脚腕,或者近身攻击对方的脖子。

    刘宏想的很好,但是没想到这一脚力量竟然会如此之大。

    刘宏感觉自己被一头疯牛装上了一样,本来以为站稳了,居然被一脚踹飞出去。

    没错,刘宏jiù shì 飞出去了,直接从擂台的护栏上越过,飞得很远,很远,掉落在旁边那个擂台上面。

    旁边那个擂台还有两个人在比斗呢,忽然上面掉下来一个人,他俩都愣了一下,然后同时dǎ suàn 将刘宏先扔出去。

    刘宏在怎么说也是先天高手,虽然被张健踹飞出来,也有他最后为了保护双臂,没有硬抗的guān xì 。所以他落到zhè gè 擂台上的时候,还是双脚落地的。

    猛然看到两个人奔着自己来了,他本能的低头,出拳。这两个倒霉的暗劲青年,就被刘宏同时放倒。

    这下子两个青年的长辈不干了,我们两个小辈切磋,输赢是我们的事儿,你上来算干什么的?

    先天高手,我们也是,怕你啊!

    于是这两个青年的师门长辈也跳上擂台,不给刘宏解释的机会,联手围攻刘宏。可怜刘宏现在双臂还发麻呢,本来动作就不太灵活。

    再加上这两位跟他实力差不多,两人围攻他一个,不到三招,他身上就挨了一拳一脚。要不是南长老他们这时候赶过来,刘宏会更惨。

    “住手!几位住手,误会,这是误会。”南长老作为那边擂台的公证人,居然跑到这边擂台上面,他自己都感觉有些奇怪。

    这二位一看,是蜀山南长老,于是停手,然后去看看自家的晚辈怎么样。刘宏也没下重手,两个晚辈不过受到轻伤而已,休息一两天就会没事儿。

    “南长老,你来得好,这人为什么跳上擂台,殴打我的侄子?”

    “对啊,南长老,你来评评理,跟他什么guān xì ,他凭什么打我外甥!”

    嚯,一个是舅舅,一个是叔叔,难怪这么生气。看到亲属晚辈被打,第一时间就冲上擂台,都不先问一声怎么回事儿。

    “二位,息怒息怒。这是河间刘家的刘宏,刚才在旁边那个擂台跟这位张先生赌斗,被张先生,呃~~~一脚踹飞过来的。”南长老自己都觉得zhè gè 解释有些牵强,要不是他亲眼所见,他肯定不信。

    果然,那两位也不相信。骗谁呢,两个擂台隔着十米远呢,飞过来?当他是地级高手啊,轻功了得?水平也就跟我们差不多,说不定还不如我们呢。河间刘家的怎么样,我们也不是小门小户!

    张健看的非常开心,更开心的是那李家的祖孙俩。这刘宏被人给打了,尤其是踹那一脚,鞋印现在还在胸口呢。

    “刘宏,那场擂台赌斗,你败了,一个亿你是出支票,还是什么东西?”南长老冲着刘宏问道。

    旁边两位一听,什么,赌一个亿?我擦,大手笔啊。个人赌这么多的,还真不多见。就算是有,也是进入那些关上门的小擂台,没有在这种开放式的大厅赌斗这么多的,难道他真的是被人踹飞过来的?那得有多大lì qì 啊,遇上横练高手了?

    “姓刘的,站那么高干什么,下来给钱。南长老公证的,你别想赖账啊。先明说,转账支票什么的都行,珠宝首饰就要专人评估了。要是不动产什么的就算了,我没兴趣在河间留几套房子。”张健冲着刘宏招招手,生怕刘宏赖账似的。

    刘宏的脸色变了又变,这下子丢大人了。输了一个亿,这不丢人,被人打飞,这也不丢人。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人打飞,又输了一个亿,还在落在另外一个擂台上,又被人给打了一次,这可就丢大人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