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健忍痛刷了一千三百万,是一千三百万啊!要不是他刚刚赌斗赢了一个亿,晚上肯定睡不着觉。

    让你嘴贱,答应徒弟看上什么随便买,结果呢,这小子还真敢要啊,他是对钱没概念是吧。

    李跃鹏很兴奋的将暗器囊绑在腰间,他要是再瘦一点,zhè gè 暗器囊都绑不上。

    “你学过暗器手法吗?平时上学可别带着,也不准对同学用啊,猫猫狗狗的也不行,野鸟什么的你要是试试,也找没人的地方……”

    张健开始头痛,这孩子有向熊孩子发展的趋势啊,这要是上学腰间绑着这玩意,遇上两个小流?氓劫道,他上去就扔两个飞刀,弄不死也弄伤了,这可就算摊上大事儿了。

    “我jiù shì 在家玩玩,平时不用的。暗器手法倒是没学过,不过我自己能练。”李跃鹏挺着小胸脯说道。

    “好吧,那回头我教你一些简单的手法,你先拿硬币练习,硬币平时可以带着,用的时候也方便,还不算凶?器。”张健跟方芳学的半吊子扔硬币的手法,早就想在别人面前炫耀一下了,现在有徒弟了,正好可以装成高手。

    “谢谢师父。”李跃鹏一跳老高,看起来很gāo xìng。

    “行了,跟师父没那么多客气讲。走吧,再去逛逛,看看你还有什么喜欢的。”张健很满意小徒弟的态度。

    等到张健他们离开以后,刚才那个卖刀具的摊主迅速将摊位收起,然后打包离开。回头乔装改变一下。再去卖匕首短剑什么的。说不定还能遇上这种冤大头。成本一百多万的东西。卖了一千多万,他这可是最便宜的摊位,一天才一百万,这生意不要太好赚~~~

    “站住,你jiù shì 那个姓张的?”三个人拦住张健师徒,指着张健很不客气的问道。

    “我是姓张,我们认识?”张健有些纳闷,自己在这没认识几个人。也没得罪谁吧,这人有病啊。

    “我叫刘达,听说你刚刚从我堂弟刘宏手里赢了一个亿?”

    “叫啥?溜达?是溜达鸡的那个溜达吗?”张健掏了掏耳朵,凑过去问道。

    刘达身后两个人一听张健这么说,就想上来动手。但是刘达伸出手双臂,把他们拦住。口舌之利算什么本事,再说就这俩跟班,上去不是送菜啊。一点眼力价都没有,看清楚对方什么实力了吗,你来就要上。

    昨天刘宏已经说过。zhè gè 张健身法不错,而且至少下半身没有弱点。lì qì 大的惊人,怀疑是横练高手,罩门应该在上半身或者足底。

    刘达本来比刘宏就强一些,刘宏是先天黄级,而他是先天玄级。刘达的功夫以缠为主,多半用巧劲,借力打力,跟太极有异曲同工之妙。并且刘达的身法也远超刘宏,不怕在这方面吃亏。

    所以刘达才敢来挑战张健,横练高手,没感受到一点内力,了不起也就相当于先天黄级,自己是玄级高手,功夫又正好克制他,有什么好怕的?

    “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

    “我凭什么要接受你的挑战,没兴趣。”张健拉着李跃鹏转身,前面走不过去,我们走后面。

    “我用两个亿,对赌你一个亿,就你从我堂弟刘宏手里赢的那一个亿,怎么样,敢不敢?”刘达在张健身后大声说道。

    一赔二啊,听起来很划算的样子。不过张健可不想在明面上跟人动手,要打可以,包一个小厅吧,我们关起门来打好了。

    “小厅打,可以。”刘达也不què dìng 自己赢了之后,会不会非常狼狈,只要出来的时候,自己是站着,他是躺着,别人就知道是自己赢了,刘家的面子也就回来了。

    “慢着,不管输赢,小厅的一百万一个小时的费用,你出。”

    本来都是赌斗赢得人付钱,比如跟刘宏在外面打的时候,十万擂台使用费用,jiù shì 张健付的。

    但是那是十万,zhè gè 是一百万,能一样吗?

    “你~~好,我付。反正赢了你的一个亿,不差这一百万,我们现在就去。”刘达咬牙也答应了。

    “等等,我先把我徒弟送到我的摊位上去,我那边可还忙着呢,jiāo dài 点事情。”

    张健不紧不慢的领着李跃鹏溜溜达达的回到自己的摊位前,又有几个人下定金,因为张健定死了只要这上面规定的药材,其他药材除非是绝世奇珍,否则一盖不理。百年人参?对不起,我们不缺,每个月跟白山宗换来的百年长白参,都用不完。

    “崔学刚,zhè gè 是我徒弟,今天让他在这儿待一会儿。我跟zhè gè 溜达鸡,对不起,是刘达去切磋一下,半个小时不到就回来了。”

    刘达在张健身后眯着眼睛,半个小时不到就能回来,从这走到擂台那边,都要十分钟,你的意思是,十分钟不到就能赢?狂妄!一个卖药的,谁知道有什么副作用,居然这么狂,不知道横练的一般都不长寿吗?

    “大师要去切磋,是跟你们吗?你们两个可愿意跟我们xiōng dì 对赌?”一听张健要出去跟人切磋,他俩顿时就来了兴趣。师父蓝护法可是告诉过他们,zhè gè 人的实力,或许能比肩宗主大人。

    宗主可是地级高手,对面zhè gè 刘达了不得就跟师父差不多,绝对不是大师的对手。

    张健一脸黑线的看着崔氏xiōng dì ,拿老子赌钱?md,原本看他俩还挺不错的,dǎ suàn 回头送他俩一人一颗增源丹,一颗小还丹,三颗合气丹的,现在减少一颗小还丹。

    刘达身后的两人看了看刘达,刘达点点头。

    “我们赌了,你说赌多少?”

    崔氏xiōng dì 商量了一下,然后伸出两根手指说道:“两千万!”

    我擦,这俩小子挺有钱啊,两千万也能拿得出来?白山宗真的那么富有吗,一个护法的弟子,不过暗劲修为,随俗便便都能拿出两千万。

    这下子刘达身后两个跟班有些傻眼了,他们以为也jiù shì 几百万的事儿,他们两个也能凑的出。哪知道一上来jiù shì 两千万,他们手里没这么多钱啊。

    刘达也不能看着自己的手下尴尬,他从手上褪下一个玉扳指,明朝的古董,至少只两千五百万,现在作价两千万,跟他们对赌。

    当然,赌本是刘达出的,不管输赢,他们都是一人一半,这是规矩。(未完待续……)

    ps:  额,昨天定时更新居然没更,老四晚上才发现,抱歉抱歉,白天出去了。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