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无聊的张健正开着游艇在江中钓鱼,没有个人陪着,一个人钓鱼也很无聊。其实钓鱼并不无聊,无聊的是张健的钓鱼水平,真心是半个小时都未必能钓到一条鱼。

    下午五点zuǒ yòu ,郑蕾打来电话,说晚上他们同事一起出去吃饭,让张健找他的朋友去潇洒吧。

    张健有些无语,潇洒,上哪去潇洒。这都五点了,还怎么约人啊。张健试着跟黄志航打了个电话,别人现在天天回家吃饭,没空。

    孙康和孙大富总在一起吃饭,没什么聊的。打给方芳吧,她又去外地了,说刚从青衣楼接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任务,要过几天才能回得来。

    找个人吃饭都这么难?要不去找公司那些下属?

    张健正好开车路过一个小烧烤店,索性停车,下去吃东西。

    一个人边吃边喝,吃完的时候已经六点了,天也开始有些黑。

    扑棱扑棱~~~

    张健听到yī zhèn 拍打翅膀的声音,他抬头一看,没看出是什么鸟。鸟,对啊,咱晚上可以遛鸟去。

    张健说的可是真真正正的遛鸟,呃,蝙蝠精应该算是鸟吧。不算吗,就当它是吧。

    上一次骑在蝙蝠精的背上,是在当初三河门的山庄,都没体会出什么感觉,今天正好再试试。

    张健把车开到江北,下桥之后,jiù shì 一片江边的柳树林。车靠边停下,张健zuǒ yòu 看看,没人路过。

    左手一伸。一直小蝙蝠出现在他掌中。蝙蝠精嗖的一下飞起来。在天空中盘旋一圈。然后落回到张健手上。

    “主人,什么事儿,周围很安全。”这货还以为在野外出现,又是打架呢。

    “没什么事儿,jiù shì 想上次在天空中飞翔的感觉。”张健盯着蝙蝠精说道。

    蝙蝠精顿了一下,然后跳到地上,迅速变大,都跟张健开的车差不多大小。才停止变化。

    “主人,上来,我带您飞一圈儿。放心,保证又快又稳。”

    张健很满意蝙蝠精的态度,瞧瞧,jiù shì 比蛤蟆精强。蛤蟆精每次做事都偷奸耍滑不说,还总是在自己面前装可怜。蝙蝠精这样的,才是好妖精,回头给他弄点吃的补一补。

    嗖~~~

    蝙蝠精轻松一跳,煽动几次翅膀。张健就感觉地面越来越远,那辆小汽车变得跟玩具一样。

    要是换做别人。就算是能骑在蝙蝠精身上,在zhè gè 季节,在这种gāo dù ,也必然会被冻僵。

    可是张健的身体素质,寒暑不侵,这点寒冷,他根本就不在乎。冰城的冬天,零下二三十度,张健还不是一身单衣单裤。

    zhè gè 秘密只有郑蕾和方芳知道,其他人可没见张健脱衣服的样子。

    就连郑蕾,现在也比以前身体好很多。大冬天的,只穿一套普通的线衣线裤就行,要是以前,怎么也得再套上一层保暖啊。

    “这边这边。”张健在蝙蝠精的身上胡乱指挥,想去哪边,就让蝙蝠精往哪个方向飞,玩的是不亦乐乎。

    可惜再好玩的玩具,只有一个人,也会觉得孤独。下次带郑蕾来试试,她能接受吗?万一吓昏过去怎么办?

    还是算了吧,未知的东西,总是感觉很恐惧,这是人之常情。

    找个人聊天还不容易,左手一晃,蛤蟆精出现在张健前面,同样骑在蝙蝠精的背上。

    “诶哟,蝙蝠精,你飞的挺高啊,快一点,再快一点。”

    蛤蟆精咋咋呼呼的,似乎玩的非常兴奋。张健有些无语,老子是叫你出来陪我玩,不是让你自己玩来着。

    真是一个白痴,一点眼力价都没有!张健恶狠狠的瞪着蛤蟆精的后背,真想把它推下去看看,能不能摔成死蛤蟆。

    蛤蟆精似乎感觉到张健的目光,扭头偷偷看了张健一眼,然后讨好的爬到张健肩膀上,开始溜须怕马。

    我擦,不知道你们要是发现一只癞蛤蟆趴在肩膀上什么感觉,反正就算张健明知道这是蛤蟆精,也膈应的不行。

    还好这货没有口臭,否则张健真想掐死他。知道适应蜘蛛怪趴肩膀张健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吗?那还是因为蜘蛛怪变小以后,张健根本看不见。

    可是这么大一只癞蛤蟆趴在肩膀上,看不见的是瞎子。再说蛤蟆精还在不停的跟张健说这说那,没把张健给烦死。

    远处出现一个小黑点,吸引了张健的注意力,总算是不用总盯着蛤蟆精那张恶心的脸。张健已经骑着蝙蝠精飞出了城区,周围也没有灯光,看不太清是什么鸟。不过能飞的这么高,肯定是野生鸟类。太好了,今天打点野味儿尝尝。

    发动千里眼,张健看清楚之后愣了一下,我擦,怎么是这玩意儿,别说能不能吃,就算是能吃,张健也没法吃啊。

    “嘿,蝙蝠精,那是你亲戚吗?”张健看清楚之后,不知道怎么说,但是蝙蝠精越飞越近,蛤蟆精这时候也看清楚了,出言打趣。

    “滚蛋,臭蛤蟆,是不是天下间所有的癞蛤蟆都是你亲戚啊。”蝙蝠精骂道。

    “没错啊,天下间的所有癞蛤蟆,都是我亲戚。不止是癞蛤蟆,青蛙什么的也算啊。”蛤蟆精jì xù 气蝙蝠精,据美女妖说,这俩货在灵葫空间里天天也这么吵来吵去的,不让人,不对,是不让妖消停。

    “飞近点,飞近点,我看看是不是母的,抓huí qù 给你当压寨夫人。”蛤蟆精的臭嘴jì xù 说道。

    张健有些无语,这蛤蟆精也太贫了吧,以前不这样啊,可能是因为跟蝙蝠精zhè gè 最好的朋友在一起,才露出本性吧。回头跟它在一起,必须把它嘴巴缝上,要不肯定烦死。

    我擦,蝙蝠精也是个闷sao货,还真的飞过去了,追在那只蝙蝠的身后。诶,不对啊,蝙蝠精飞行什么速度,怎么拉不近距离呢?这小蝙蝠这么能飞,不可能吧?

    再说这是什么gāo dù ,蝙蝠能飞这么高吗?还有蝙蝠不是群居动物吗,怎么单独的一只出现了,变异的?

    “主人,我知道这是什么了,上次杀了咱们人的那些家伙!”蝙蝠精忽然大声喊道。

    上次杀了咱们的人,我擦,是吸血鬼!会不会是白志刚请来的,看它飞行的方向,正是冰城,难道是要去白尚文那里?

    “追上去,拿下!”(未完待续……)

    ps:  新的一卷,更加精彩,求推荐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