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在一座山庄古堡中,白志刚正在来回踱着步。

    “白,你要不要休息一下,着急也是没用的,你进去也帮不上忙。我们请来的都是最好的医生,有过上千例成功案例,无一失败,你不用dān xīn 的。”

    “我知道,我都明白,可是我jiù shì 着急啊,我坐不下去。都进去那么久了,怎么还没动静,会不会难产,我就说直接剖腹产算了。”

    原来今天是李明月和白志刚孩子出生的日子,白志刚他们没有选择送李明月去医院,反而是在古堡里直接布置了一间产房,一间无菌婴儿房,就在古堡里,请来产科医生,给李明月接生。

    为了让父亲提前知道zhè gè 好消息,白志刚还请了一个朋友帮忙去送信给白尚文。他不敢打电话,也不敢发邮件,生怕被警察监控。

    但是此时替白志刚送好消息的信使,已经被张健和他的妖精手下截获,正在想bàn fǎ 拷问点消息出来呢。

    “你要去哪,见什么人,做什么事儿?”张健问道。

    “我要去冰城白家,秘密见白尚文,告诉他,他的孙子今天出生。”吸血鬼说道。

    “什么?白志刚的儿子今天出生?你要去见白尚文,那你以前可见过白尚文?”张健心中一惊,不是因为白志刚的儿子出生,而是zhè gè 吸血鬼要见白尚文,可白尚文并没有通知他,难道蜘蛛怪的催眠失效了?

    “我以前没有见过他,也没联系过他,只是帮白志刚送个口信。送到就离开。白志刚说电话网络什么的都不安全。容易被人截获。顺藤摸瓜,找到他的住址,所以才请我帮忙送个口信。”

    “他请你帮忙?你凭什么帮他?”张健不相信的问。

    白志刚不过一个普通人,凭什么又是狼人,又是吸血鬼的来救他,还帮他办事。

    “也不是他请的我,是沃尔夫家族请我帮忙,回头他们会送给我两个美丽鲜嫩的处?女。”

    “沃尔夫家族?干什么的?”

    “沃尔夫家族。是一个没落的狼人世家。但是家族中近些年出现好多天才,上升很快,就要中兴了。”

    狼人,果然又是狼人!这白志刚居然真的是跟狼人混在一起,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那些狼人分明都比白志刚强,还不是在冰城,白志刚怎么有那么大的能量,让狼人为他做事呢?

    “你可知道现在白志刚住在哪里?”

    “住在沃尔夫家族的一个古堡中,你给我地图。我可以指给你看,那是两个城市的交界处。”

    “那么你又是属于哪一个家族。叫什么名字?”张健又问道。

    “我叫克里斯?奎恩,属于血族中最伟大的德库拉世家。”

    “等等,你叫克里斯?奎恩,怎么是德库拉世家的?”张健dǎ duàn 克里斯的话。

    “好吧,我是德库拉家族的仆人,属于低等血族。但是我总有一天,会变成最高等、最强大的血族,到时候我就能建立自己的奎恩家族。”

    “停。我没兴趣听你的伟大计划,我想知道,如果我让你把白志刚杀掉,你能不能做到?”

    “啊?那怎么可能,白志刚一直就在古堡中居住,那个古堡是沃尔夫家族的大本营,我根本没有bàn fǎ 下手,就算拼命也不行。”克里斯摇摇头说。

    “那你告诉我,你还有什么作用,我凭什么要放过你?”张健玩味的看着克里斯,吸血鬼研究,很多人都有兴趣吧?用大蒜和十字架试试,它到底怕不怕。

    “大人,请您千万不要这么做,我还能为您做事,比如我可以把沃尔夫家族的事情告诉给您。”克里斯十分tòng kuài 的说道。

    “不够,德库拉家族的事情我也要知道。”张健晃动着手指,忽然觉得zhè gè 克里斯,简直jiù shì 上天送过来,给自己了解西方黑暗势力的机会。

    “不行的,大人,我的血脉中有家族的诅咒,家族的一些秘闻我要是说了,也会死的。”克里斯很坚定的摇摇头。

    我擦,居然还真有诅咒这么一说吗?这货该不会是骗人吧?

    张健一脸怀疑的样子盯着克里斯,克里斯非常紧张。真的有诅咒啊,说了肯定是会死的。他就亲眼看到过,他幼时玩伴,jiù shì 因为想要跟自己吹嘘他见过的一些家族秘闻,结果才说第一句,忽然血脉就干涸了,变成一具干尸。

    看到克里斯那一脸回忆后一脸恐惧的样子,张健选择暂时相信他。不过这事儿不是还可以折中吗。

    “家族不让说的秘闻,我就不听了,但是我想听听关于白志刚的事情,和德库拉家族的一些普通事情,这些不会也不能说吧?”张健语气渐渐加重,给克里斯看来,jiù shì 张健要生气了,生气的后果,可能jiù shì 干掉他。

    “能,挺多都能说。”

    “那好,你先跟我说说德库拉家族是怎么回事儿吧。”

    “德库拉家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十四世纪初,是伟大的德库拉伯爵建立的家族……”

    “那你们的弱点呢,阳光、银器、圣水、大蒜、十字架?”

    “阳光和银器只能伤害我这种初级的血族,像我们家族的那些子爵、男爵就不害怕。这些在我们那边,很多人都知道,所以不是秘密。圣水对我们有很大的杀伤力,可是真正的圣水有多少呢?十字架,也是误传,只有真正的教廷神职人员手中的十字架,对我们才有效果,普通人拿着有什么用?至于大蒜,它的wèi dào 在我们闻起来,就相当于你们闻到了粪便。用粪便能杀死您吗,但是绝对能让您非常的恶心,所以我们都会选择避开。”

    “你说子爵,男爵,那你是什么爵位?”张健好奇的问。

    “呃~~,我是勋爵,刚刚从血仆进化而来。”

    “进化?你们能不断的进化,那么进化的源泉是什么,血液?”

    “高等级的血族血液对我们来说当然是非常好的养料,还有jiù shì 气血充盈之人的鲜血,尤其是处?女,对我们进化都有很好的促进作用。比如大人您要是给我一点点您的鲜血,我就有可能进化到子爵,最少也是男爵。”

    嘭的一脚,张健将zhè gè 克里斯踢出去老远。居然还想要吸老子的血,你现在是什么身份,还不清楚是吧?(未完待续……)

    ps:  毅腾降级了,我擦,还好我不是死忠球迷,唉~~~楼上zhè gè 闹腾啊,居然还哭了,老四表示不能理解。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