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保险起见,张健最后把蝙蝠精和蜈蚣精全部留在那里,看守克里斯的血茧。万一这小子要是跑了,前面这些功夫也全白忙活了。

    回到家里,郑蕾还没回来呢,估计是跟同事们在唱歌什么的,张健赶紧去洗了个澡,把脏衣服都丢进洗衣机。

    十点多钟,郑蕾才回来,而此时张健已经在装模作样的看电视,电视上是他最不喜欢的新闻节目。

    第二天,郑蕾去上班,张健找的装修工人也来了,都是自己公司出的设计图和技术员,所以张健很放心。

    一个白天,别墅里需要改动的地方就全部完事。也没动水泥什么的,jiù shì 一些家具地毯壁纸什么的换了换,最大的工程,jiù shì 装修郑蕾要求的书房。

    张健还记得白天那几个装修工人惊愕的表情,把家里装修成办公室的样子,还真有想法。这有钱人啊,脑子跟正常人都不太一样,要不怎么别人有钱呢?

    晚上吃晚饭以后,张健正在看电视,郑蕾忽然打开书房的门,喊张健过去。

    我擦,小西服,白衬衫,齐膝短裙,肉色丝袜,黑框眼镜,高跟皮鞋。

    这还用说什么其他话吗,张健顿时化身野兽派,制服诱惑,我喜欢!

    第二天郑蕾去上班了,张健还在回味昨晚的激?情。zhè gè 书房还有zhè gè 效果,谁教她的,太棒了。

    拿出魔镜查看一下白志刚,还是看不到,应该还是窝在那个古堡里面。上百年的古堡了。质量弄这么好干嘛。怎么没塌呢?

    再用魔镜看了看蝙蝠精,这货居然躺在沙发上在看电视!我擦,还tm挺会享受的。再看看蜈蚣精,它在血茧前趴着,原来是轮班。

    去城西那块地皮看看,两栋楼的地基都已经完成,照zhè gè 进度,九月底封顶不难。加上屋顶防水和内部装修什么的,或许十一月份,就能招租了。

    不远处jiù shì 去年他们公司承建的那个小区,今年杜光辉的项目部还在这里jì xù 施工,张健也顺便过来转转。

    一切进展的都很顺利,业主也比较照顾,材料什么的都优先供应,施工进度怕是又要提前了。

    张健正zhǔn bèi 中午在工地吃一顿饭,看看工地伙食怎么样,怕项目经理太吝啬。结果电话响了,孙康请他过去一趟。

    那算了。中午就不能在这吃饭,孙康没事儿是不会给他打电话的。

    “老孙,什么事儿,非要jiàn miàn 谈?”张健喝了口茶问道。

    “我们贩卖古董的几条线,都被人给断了。”孙康说道。

    贩卖古董的线路断了,这什么意思,有人截胡?这可是孙康手里比较赚钱的买卖之一,每年的利润轻松上亿呢。

    “谁干的?”张健沉声问道。

    “应该是曹家,目前的证据,也都指向他们。”

    “曹家。”张健眯了眯眼睛,“我让田伟文回头来联系你,你们好好商量商量,如果真的是曹家,那我就亲自走一趟。”

    “知道了,老板。新茶到了,老板要拿一些吗?”孙康问道。

    张健点点头,被孙康带的,现在偶尔也喜欢喝两杯茶。主要是酒他基本尝不到醉的感觉,那么一点点千日醉,他可不舍得随便喝,得留到重要节日纪念日什么的再喝。

    再说千日醉一喝就多,张健可不敢睡得那么死,西方这些人可能就要有行动了,自己这边要随时提防。

    第二天,田伟文来到冰城,跟着张健,一起见了孙康。他们也算是老熟人,当年都在梅振涛手下做事,现在又是跟着同一个老板。

    “老孙,怎么的,我们的生意让曹家给搅和了?”田伟文一jiàn miàn ,就焦急的发问。

    “嗯,现在基本已经què dìng ,jiù shì 曹家干的。只是我们派出去走镖的人实力不行,不但镖丢了,人也没回来。”孙康点点头说道。

    田伟文啪的锤了一下桌子,来回走了几步,然后说道:“老板,不如我约战曹澜月,以前我是不如他,但是现在肯定不比他差,说不定还在他之上。只要我战败了曹澜月,他们还敢动我们的生意?”

    张健摆摆手,这种方法不行。你也说了,实力只是不比别人差,但是未必能够取胜。如果要立威,就要给别人一种秋风扫落叶的感觉。

    “你给曹家家主写封信,让他们把东西和人都送回来,双倍赔偿我们损失,如果我们的人死了,他们必须要有人陪葬,给他们一星期的时间。要是他们敢不照我说的做,我亲自去走一趟,给他们一些shēn kè 的jiāo xùn !”

    “老板,曹家势大,不可力敌啊。您的实力,自然不怕他们,但是像您这样的高手,我们才有几个?曹家可不止是家主曹澜月,他们一直还有一个隐藏的大长老,叫做曹海月。您一个人去,能行吗?”田伟文问道。

    擦,曹家竟然有两个顶尖高手。这他倒是没想到。难怪当初雄心勃勃,要吞并梅家呢。要不是后来古武者和异能者的势力都看他不爽,再有个十年八年,他还真就站住脚了。

    “没事,我一个人足以。万一不行,我再找人帮忙。曹家为什么要断我们的生意,你们可找到原因?”张健问道。

    “呃~~是我们做生意的时候,路过他们的地盘,没有拜访。以前给梅家做事的时候,是不用拜访的。”孙康解释道。

    啧,张健嘬了下牙花子。这是踩过界了啊。以前是梅振涛比较强悍,为人也霸道。属于那种你敢惹我,那就拼命的人,自然没人愿意招惹他zhè gè 疯子,更何况梅振涛的精神异能,神鬼莫测。

    现在梅振涛不在了,他们也都知道,孙康的这批手下,都叛变,跟了田伟文。田伟文是什么人,以前jiù shì 梅振涛的头号手下。虽然实力不错,但是跟梅振涛比起来,还是差一些的。

    他们这也是试探,你田伟文当老大了,也没来知会一声,这是不把我们曹家放在眼里啊。田伟文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老子终于当了老大,你都不说送份礼物过来,等有机会一定要收拾收拾你。

    田伟文现在仗着有张健的丹药帮忙,战斗力等提升不少。平时跟跟他差不多的,真正打起来,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现在终于有机会,他当然也想试试,到底现在能否干的过曹澜月。(未完待续……)

    ps:  宿醉果然是难受啊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