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老弟,干嘛呢,这两天忙不忙?”五月三十一号,张健正在各个公司转悠呢,看看公司的财务报表什么的,就接到了黄志航的电话。

    “不忙不忙,啥事儿,喝酒还是打麻将?”张健很gāo xìng啊,这两天正无聊呢。方芳也没回来,郑蕾这两天还不方便。

    “喝酒,晚上出来吧,我有点事儿找你帮个忙。”黄志航说道。

    张健跟郑蕾打了个电话,晚上跟黄志航喝酒,不带家属,让她找同事一起吃饭,或者回她父母家去。

    正好这两天郑蕾也没回父母家,今天huí qù 吃饭。

    晚上六点钟,张健开车到约定好的小饭馆。别人市局副局长吃饭,不说星级酒店,怎么也得是一些大饭店吧,黄志航每次请客,都是这种小店。

    还好wèi dào 都不错,张健也不挑,干不干净无所谓,反正他有百毒不侵的体质,也不会拉肚子。

    就他们两个人,一个小的杀猪菜馆,靠里面墙角的一桌,拆骨肉、血肠、猪头肉、花生米和一个五花肉炖酸菜锅,半箱冰城啤酒,两个人就喝上了。

    “说吧,啥事儿。”一瓶啤酒喝完,张健问道。

    黄志航点燃一根六块钱一包的长白山,递了一根给张健,也不管张健桌子上放的是六十块一包的龙烟。张健也接过来,他抽烟也jiù shì 个习惯,基本上什么烟都能抽。当初在工地上的时候,民工给的两块钱一包的烟他也点上抽完。虽然那时候他已经抽的是十几块一包的黄鹤楼。

    “猫脸老太太的事儿听过吗?”黄志航吐出一口烟说道。

    “啥玩意儿?猫脸老太太,没听说过啊。”张健一脸的茫然,要不是黄志航说的慢。他都未必听清楚是这几个字。

    “也是,你以前不是冰城本地人,没听说过也正常。我以前也没听过,后来还是翻看卷宗,才听说的这件事儿。”

    黄志航娓娓道来,关于猫脸老太太的传说。张健听的很认真,好像挺玄乎啊。又是诈尸,又是死而复生什么的,què dìng 不是编故事?

    张健现在已经相信很多前几年都不相信的事情。比如有的人腹中能存水,听说超过一升。有的人无缘无故身体会带电,无论站在哪里,光着身子。手拿灯泡就能亮。还有的人会莫名其妙的燃烧起来。水都泼不灭。

    这些现在张健都行,他能吐出来的水已经超过一吨,何止是一升。灯泡他拿在手里,会瞬间亮一下,然后就烧了,这还是张健控制的结果。那身体燃烧的现象,张健估计jiù shì 体内有火焰异能的种子,可惜不会控制。或者控制失败。

    但是这些都不是死而复生啊,你这死而复生的事儿。张健可从来没见过,太玄乎了一些吧。

    按照黄志航的说法,是在1995年,有一户老太太,和儿媳guān xì 不太好。因为那时候穷嘛,磕磕碰碰的事情就比较多。有一天儿子下地去务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因为一点口角,婆媳二人竟然还动上手了。

    老太太肯定不是年轻力壮的儿媳对手,晚上回来跟儿子说,儿子也不信,结果就想不开,上吊自杀了。

    当时还没有强制火化的说法,尸体停在堂屋,zhǔn bèi 放一晚上,第二天天亮,找人挖坑下葬。因为不是病死,老太太的死法也不好说出口,总不能说是被儿媳逼死的吧?主要也是因为穷,没钱风风光光的大办。

    当天晚上天有些阴沉沉的,老太太又因为是上吊而死,舌头还露在嘴巴外面,嘴巴也合不上,眼睛半睁半闭,死相十分骇人。

    晚上儿媳害怕,不敢守孝,就回了父母家去住。儿子一个人也熬不住啊,就找了大胆的邻居一起帮忙守灵,还能说说话什么的。后半夜的时候,因为有些冷,邻居就有些瞌睡。

    儿子也迷迷糊糊的,靠在墙上打瞌睡。这时候,老太太养的一只黑猫忽然跑进来,跳上老太太的遗体,落地之后,就不动了。

    而此时,老太太的尸体忽然坐了起来。老太太的儿子猛然惊醒,大叫着往外跑。跑的时候,还亲眼看到老太太把邻居给抓死了。

    老太太的儿子一路奔跑,跑到村子口的一家人家住下,他们家是砖房,门口是大铁门,看着比较安心。

    还有一点让大家觉得奇怪的是,村子里很多条狗,要是换做往常,老太太儿子这么大喊大叫,那些狗早就叫唤上了。而且狗有一种习性,那jiù shì 一条狗叫,全村的狗都会跟着叫,可是当天居然没有一条狗叫,而他的邻居家,就有一条大狗啊。

    第二天一早,他们纠集了十多个爷们,手里拿着铁锹等家伙事儿,一起回到老太太家。

    家里已经没人了,邻居躺在灵堂的地上,胸膛开了一个大洞,心脏不见了。

    后来老太太的尸体也没找到,但是村子里的家禽家畜总会莫名的消失,第二天找到的时候,已经是干瘪的尸体。

    而且村子里人发现,耗子成群结队的在搬家离开。要是往常,肯定是好事,少了它们祸害,能省不少粮食。但是如果一想那个因为猫诈尸的老太太,就让人不寒而栗。

    再后来,村子里的小孩也会莫名的消失,这就引起领导的重视了。层层上报,大领导派来了异人调查,最后说是抓走了老太太,村子也huī fù 平静。

    按说这事儿早就过去了,大家也都没当真。可是前几天,冰城的郊区发生了好几起杀人案,死者都是被利爪抓死,开膛破肚。

    本来大家也都没往猫脸老太太身上想,但是当他们又发现一具干尸的时候,有位老警察忽然想起了猫脸老太太的案件,就跟黄志航说了。

    而且案发现场,除了一些模糊的动物脚印,也没发现其他明显足迹。zhè gè 老警察一说,让所有人都毛骨悚然。

    黄志航本身是不信这件事儿的,但是查看了一下当年的卷宗,对比了一下当年的照片,还真是有七八成相似。

    他知道,张健是奇人,肯定有一些常人做不到的手段,否则怎么寻人找物就这么厉害?他想请张健帮帮忙,找到zhè gè 凶手,不管是人也好,是鬼怪也好,总要抓出来,给市民一个jiāo dài 。(未完待续……)

    ps:  你们听过zhè gè 传说吗,老四当年听说过,不过那已经是过去好多年了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